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碧落无声  

2011-07-07 16:59:11|  分类: 散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家名作]

 

 

 

 

碧落无声

 

                                                    碧落无声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晋夫子的用户头像

                                   作者:相见欢       编辑:晋夫子

 

朝七晚九,为生计禁锢,文海畅游竟至如梦;忙得星月无光,无一位亲人来入梦,甚至年迈的母亲。

时光荏苒,人生风景无数,浮光掠影居多,却总有一些东西是刻骨铭心的。比如某一特别时段,12月14日便是这样的日子。

                                                                                  ——陈柔荑

 

主管收发的小美眉斜挂背包碎步而来,放下一摞报纸,盈盈一笑,都市报、中国青年报、参考消息、人民日报、本市党报,小山似地堆在桌上,相见欢从故纸堆里缓缓抬头,与小美眉相视一笑,道一声“谢谢”,美眉碎步离去。望着她的背影,望得牙齿发酸,无来由艳羡小美眉,时间可以自由支配,任由她宰割任由她作践,我们一干劳苦大众,披星戴月,忙得眼圈发黑......唉,一声叹息!泡电视的惬意,写博的甜蜜,纷纷向后疾驰,所有舒心的爽意的消遣浓缩为眼前的一摞报纸——聊胜于无,实录当天天气:我市将迎来入冬以来首场暴雪,降雪量5至10毫米,积雪深度5厘米左右,16日早晨极端最低气温将下降到零下3度左右,有冰冻天气。 

暴风雪前一天的午后,陈家幺妹磨磨蹭蹭离开午睡的被窝,洗漱完毕,准备启程找“活路”。突然,电话不设防地响起来,“俊子说,妈去世了。”老幺猴哥(绰号)哽咽着说了七个字。难以置信!寄希望这是儿时骂人的戏语,电话反拨回去,一阵盲音。无需再问。

儿时与人口角,不管对方如何赖皮,只要那句最毒最具杀伤力的“你妈死了”一出口,那人一准暴跳如雷;上学时,一所并不老旧的学校却有不少破凳子,坐上去,不是被突然冒出的钉子划破裤子就是被分成两半的凳子夹着臀部,占着好凳子的调皮男生为防别人偷换,往往在凳子底部大书特书“换凳死妈”四个大字。确凿无疑,母亲去了......

                                                                              

质本洁来还洁去。洁白的雪花,将载着我那柔顺的母亲归去。千山万径变坦途。

也曾青春靓丽,穿着合体的粉色旗袍,娇小玲珑着摇曳在通往外婆家的路上——老姐的母亲;短发齐耳,轻言细语,协助父亲打理一切——老哥的母亲;被榨干乳汁、永远花白着双鬓——我和老幺猴哥的母亲,衰老于是成了天下母亲的的标签。

风一更,雪一更,扑到家门口,大门洞开,堂屋正中晾板上,母亲油尽灯枯,一身老衣,脸覆黄纸,身材瘦小如七八岁的孩童,是非恩怨,跌落尘埃。双腿一软,长跪不起。

寒风呼啸,做了若干年司药的老哥坚持敞开母亲身前所住的厢房,北风穿堂而过,门窗被夹着雨雪的朔风吹打,发出闷响,倍增凄凉。突然,一团“雪”落在母亲厢房床头上,那是陪伴母亲度过弥留之际的小白猫,瘦瘦小小的,母亲通常把她的宠物饲养得与她的所有儿女一样苗条。

拆开的取暖器横在大门口凳子上,暗红的灯管散发出微微的暖意,俊子玄衣玄裤,轻声抽泣,单薄的小身子瑟缩着,煨着仅有几丝暖意的取暖器守灵,见了我,眼皮轻抬,一双清澈的大眼泪光闪闪,打了招呼,小身子突然像小猴子一样灵便,一忽儿倒水,一会儿整理冥币。满地狼藉,杂物横陈,我拿起笤帚,刚挥了一下,嫂子悄无声息跑过来夺下笤帚,异常严肃地说:“赶快放下,这是在扫财!”我愣怔了一会儿,见俊子哧溜着清鼻涕,顺手将大门阖上。俊子说话了:“不能关门啊,门一关,婆婆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我一凛,满脑子的唯物论被俊子这句话击打得四分五裂,急速将大门敞开,垂手肃立,耳边隐隐传来母亲的呼唤:“冬妹诶,回来吃饭咯!”

黄角树下,枇杷树旁,菊花圃里,竹林边....满是母亲的身影,耳旁充盈着母亲的声音,山鸣谷应,天下母亲的呼唤伴着乳香,形成强力磁场,专吸儿女。

在油菜花里追逐蝴蝶的陈家幺妹,在桑树下仰头贪吃桑葚的幺妹,在河滩撬小蟹的幺妹,在包谷地里饱吸甜滋滋包谷杆的幺妹,放学后在操场疯玩的幺妹,闻声敛步,扭头欢笑着扑进母亲声音的乳香里。

母亲还有话说,说一些我已经忘了的童年,忘了的那些沉默。

老屋的窗外,蓝色的星空底下,母亲常常站在那里,拖声摇气呼唤:“冬妹诶!冬妹诶!”冬妹与院里伙伴躲猫猫,冬妹藏得隐秘,伙伴一个一个散去,留下的黑与冷与母亲呼唤的温暖交织在一起。

 

 

碧落无声

 


 


 

 

http://mouzi.789.blog.163.com/blog/static/24862251201103383681/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