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壮哉 西部的军垦汉子们 作者:红尘客  

2014-09-07 00:42:33|  分类: 散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作品☆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   http://q.163.com/zgzjxh/ 

 

2014年08月16日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壮哉 西部的军垦汉子们

  

 

壮哉 西部的军垦汉子们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壮哉 西部的军垦汉子们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红尘客             编辑:清莲仙子

 

....

 

 

提起远在大西北的新疆,你可能马上会联想到“大漠孤烟起,长河落日圆”、“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头走”那些苍凉空旷、悲壮,黄迹斑斑的诗句。你耳畔似有游丝般从千年之前传来的叮叮咚咚驼钤声。你眼前或许还会朦胧地蜿蜒出一条流沙与野风跳着苍狼之舞的丝绸之路,并小心翼翼地带着几分景仰与敬畏,触摸过去商贾旅人的艰辛。

抑或,你把镜头从历史深处轻轻拉回,你会看到天山南北广袤的土地上,百万千亩疏密有致、排列有序的良田中,雪裹棉钤、麦翻金浪。如果你乘上飞机在一万多米的高空鸟瞰这片大地,你会看到片片绿洲中那一百八十多个军垦农场星罗棋布。假如有一条颀长的丝带把它们连缀起来,你会生发奇想,它是不是瑶池西王母颈上的一串翡翠项链?

你会想到雪莲的清纯和冷艳,还会想到咬一口哈密瓜嘴角流淌蜜汁的满口生香和葡萄的玲珑玉润……

实际上你看到的是一幅漫长的历史画卷,一幅历史与现实交织在一起的画卷。它的一端是沉重、苍凉,岑寂和久远,一端是汗水与艰辛孕育出的绚丽与灿烂。而涂抹这绚丽图画的大手笔,则是四十多年前最早来到这片荒原的拓荒者。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由一群血性的军垦汉子组成。

还是共和国大业奠定之初,王震将军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六军飞越祁连山,数千里河西走廊长途奔袭,红旗指处所向披靡,新疆迅速和平解放,一代伟人毛泽东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向进疆的人民解放军发出了“屯垦戍边”的号令。

于是,在昆仑山、天山和阿尔泰山之间的准噶尔、塔里木盆地上。在万古沉寂的西部荒野上,在凛冽寒风呼啸的雪原上,在烈日暴晒下泛着刺眼白色的碱滩上,在芦苇蔽天遮日蚊虻扑面的沼泽里,在奇冷奇热一览无余的戈壁上。常常有这样的一群人:几尽褴褛、千疮百孔褪色的黄军装上散发着汗臭和硝烟味,握过南泥湾开荒镐头青筋暴突的双手老茧犹在。在这样一群战场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血性汉子面前,千万年的枯树古藤杂草蒿蓬在熊熊大火中化作了土地的养料。于是一种最原始的工具“二牛抬杠”和坎土曼划破了千年沉睡的处女地。他们引来天山雪水,滋润脚下土地,第一次把带着希望的种子植入地母的子宫里。 

壮哉  西部的军垦汉子们 - 红尘客 - 红尘客de blog

        你常常会看到夕阳下血色的漠野里,劳作一天的汉子们,每人分到二两盐水煮囫囵麦子,他们正大嚼大咽这一天的晚餐。帐篷、篝火、交叉支架的步枪与坎土曼,勾画出了中国西部屯垦戍边苦涩悲壮的图画。那图画的情景与细节远比达·芬奇的油画《最后的晚餐》庄严肃穆千百倍。耶稣和他的信徒们活在神话里,而他们则活在现实中。

年复一年的耕耘,戈壁荒漠有了绿色,地窝子上空有了袅袅炊烟,他们也拥有了最初的玉米和小麦。

常常,在月华如水的夜晚,帐篷边上劳作一天的汉子们背对背席地而坐,火星明灭间带着咝咝声响,品吸着莫合烟,大碗喝下自己酿造的七十多度的白酒。那时候青年或壮年汉子的血液在血管中立时沸腾奔突起来,一团不可名状的东西蹩在喉咙里不吐不快。他们对着空旷的原野大喊大叫,亦如喷薄欲出的朝阳。

一位将军敏感到乾与坤的同在,阴和阳的调谐才能成其为世界。他深情地说,如果他有妹妹,一定动员她到新疆来,与汉子们结成夫妻生儿育女。于是,他成为当今中国最负盛名的月下老人。他把一根根、一缕缕看不见的红线系在他和她的脚踝上。她们从山东来,从湖南来,从关内各地来。于是戈壁荒原上有了最原始的洞房——地窝子。于是地窝子里便有了石破天惊的一声声生命啼叫。血性的军垦汉子们有了他们的第二代。

在天山北麓的准噶尔盆地里,奎屯河的河水灌溉着奎屯垦区数百万亩耕地。然而奎屯河又是一条桀骜不驯的河。每当山洪暴发,这匹不羁的野马便挟带着成千上万吨的泥沙石头向下游排山倒海袭来,成千上万人用血汗筑成的引水渠,有可能在几十分钟内被它毁坏殆尽。而当冬日,它千里冰封,似乎罩上了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其实在厚厚的冰层下面,依然是湍湍的急流。有时它挣破头顶上厚厚的冰层,发出山崩地裂的咆哮,破裂的冰层立时在河道里堆起一座冰山。为了渠系的安全引水,四十多年来,军垦汉子们顶着冬季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破冰引水。冰冷的河水先后吞噬了七十多条鲜活的生命。奎屯河两岸兀立的悬崖峭壁无声地见证了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一些壮美生命灿烂和消亡的全过程。

壮哉  西部的军垦汉子们 - 红尘客 - 红尘客de blog

 而今,那些军垦汉子的第二代、第三代又默默地依然扎上祖辈父辈曾经扎过腰的麻绳,抡起传下来的十字镐,破冰上止。

有一桩事最使人难忘的。顺着河道走上一百多公里崎岖的山路,在那深山峡谷里湍急的河流边,我们看到了一座简陋的小房子,门墙上钉着一块木板,上写“乔尔玛水文站”。在它的房后有一条倚着峭壁凿出来的通往南疆的盘山公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里不知驶过了多少军车。当年开车的小伙如今已成为解放军某师的师长,他看到当年来水文站工作的小伙,和他一样双鬓已经染白。三十五年来,他就默默无闻地守着这个水文站,记录着那些枯燥的数字。奔腾不息的河水悄无声息地带走了他的青春,他没成家没有娶妻。如今他虽办了退休手续,却不愿下山。他要把接他班的年轻的军垦汉子扶上马送一程。

那时候,每当夜晚,月光静静地照着哗哗的河水,有一个老人坐在屋前的河边上,默默地吸着烟,悠悠地哼一首比月光下的荒原还朦胧的歌,歌声诉说着一个梦。

在祖国版图的西北角,中蒙边界的青河县,那里有农十师一个独立营。那里地表土层只有几厘米厚,几乎是不毛之地,长长的冬季那里积雪的厚度都在一米以上。为了守住那一方国土,五十年代便有一批军垦汉子屯垦戍边在那里。四十多年过去了,他们有了儿子,儿子又有了儿子,而他们其中的一些人竟终身没有离开过他们为之镇守的那一片贫脊的土地。那里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一位老军垦最后弥留之际,嘴唇不停地嗫嚅,人们用耳朵贴着的他嘴唇,才含含糊糊听到两个字:火车,火车。原来老人一辈子没出去过,更不知火车是什么样子。老人去世以后,子女便用秸秆扎成铁轨,用纸糊个火车祭奠老人,愿他在天之灵冥冥中乘上一次火车。

我有时喜欢在暮色苍茫中徘徊于农场郊野那一片墓地里,看那一块块沉重的水泥墓碑,似乎看到那一张张曾经年轻的脸。我的心感到无比寥阔静洁与敬畏,硝烟纷飞的战场、拖拉机开荒造田的隆隆声以及荒原的火光已然离他们远去。似乎一天紧张的劳作之后,他们睡得那样的甜熟,已至没有一息鼾声,我只得轻敛脚步。墓地里没有你想象中的苍松翠柏,没有花岗岩或大理石制作的墓碑,只是一片大小不等的土堆,平凡自然的如同夕阳下一片沙丘的剪影。

于是我想,生命这东西轰轰烈烈也好,默默无闻也罢,归根结蒂都不过是一种悲壮的过程而已。正是因为他们也同样具有了这样的悲壮过程,生命便具备了本质和终极的意义。因此,我心头经常这样呼唤着:壮哉,西部的军垦汉子们。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广乐高速之路就在前方!  作者: 曉易之 (117期散文)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文地址:http://ktycy.blog.163.com/blog/static/121006138201473043417586/
  评论这张
 
阅读(59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