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溪流上的木屋 作者:中鑫  

2015-11-25 15:02:09|  分类: 散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http://q.163.com/zgzjxh/
 

2015年11月08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溪流上的木屋  


  作者:【散文】溪流上的木屋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    鑫     编辑:【散文】重返曾经眷恋的故乡 作者:枫桥夜泊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木子叶寒

 


        起初,木屋只是一个窝棚。

  汶川大地震的当天,村里好多人家的房屋都变形了,我家的也不例外。好的是,父母当时在天津的大哥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一阵惊恐之后,乡亲们不约而同地开始搭建简易帐篷。我家因为没料,我就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去年搭建的那个窝棚。我向父母报个平安,便开始帮邻居搭建帐篷。

  傍晚时分,我告别了众乡亲,独自向窝棚走去。

  窝棚位于村口以北半里地的瓜地旁,那是一处向阳的缓坡。远远地,就见窝棚若无其事地矗立在那里。让人费解的是,村里大多数砖木结构的房屋都变形了,唯独这简陋的窝棚却安然无恙。

  世间的事往往就是这样,简陋的东西不一定就不结实。我猜想,也许是因为窝棚的重量较轻,也许是因为它是三角形结构,总之,它经受住了这次考验。

  不用再往前走了。看到窝棚完好无损,我便开始掉头往回走,准备晚上再到那里过夜。

  黄昏时分,我夹着铺盖卷,来到了窝棚。

  奇怪的是,身临窝棚时,却发现有一股溪流从窝棚底下穿过。我有些纳闷,原先这儿是没有溪流的。仔细端详,发现溪流中夹杂着一些橙黄色的泥沙。我紧忙扔下铺盖,溯源而上,却发现坡脚处多了一个泉眼。我推断,它一定是地震诱发的。

  一阵余震突然袭来,大地开始颤动。顿时,阔沟弥漫了尘土,碎石也随之而下。轰隆隆的余震过后,一切趋于平静。这时,我发现溪流的流量变大了,还伴随着哗哗的流水声。渐渐地,涓涓溪流将展曳曳的坡地冲出一道浅浅的沟槽。沟槽中,湿印渐渐扩散开来,将周边的黄土侵染成黄褐色。我惊喜万分,一会跑到山脚捧捧山泉,一会又回到窝棚摸摸水面。一小时过后,原来表面固结的坡地已被我踩出了一条小路。小路像一个感叹号,将我的足迹层层叠加起来,悄无声息地嵌入了大地。尽管泉水并不清澈,但它毕竟是一重大发现。在泉边,我一边踌躇,一边思索。我见泉水咕咕地冒着气泡,仿佛在倾诉着什么。放眼小路和溪流,它们像两条平行的直线,一条伸向康河,一条通向窝棚。两条直线一长一短,相互比肩,仿佛承载着无边的憧憬,又仿佛凝聚着未解的风情。也许,这就是造物主的神奇之所在,它能在半日之内,派生出了多个互为因果的事物。

  月亮升起了,溪流也清澈了许多。清凉的月辉从月牙中倾泻而下,将坡地染成一片银白色。望着月色,听着水声,我突然想起了王维的一句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此刻,这里虽然没有松林,但清泉毕竟就在床下流淌。野宿荒郊,我又想起了陶渊明的“昔在高堂寝,今宿荒草乡”的诗句,这时何等的惬意!原来,老天爷为我关闭了一扇门,却又为我打开了一扇窗。地震,使我失去了家园;溪流,又使我得到了情趣,我是不是该感激这次地震呢?

  躺在窝棚里,我翘起二郎腿,仰望着尖尖的窝棚顶,我想起了父母,又想起了兄嫂。这时,我给父亲拨个电话,说我住在窝棚里。父母闻言,担心这里蚊子多,又担心会有毒蛇。我说,蚊子有什么可怕的?至于毒蛇,我都几年没见过了。父亲还是提醒我不要大意,我很不耐烦地说,知道了。

  其实,在我们通话时,我听见嫂子在一旁不断的问这问那,她好像非常赞赏这个窝棚。

  这一夜,我很晚才入睡。我之所以难以入眠,是因为我一直在酝酿一件事,那就是如何将这座窝棚改造成一间房子。

  等父母和兄嫂回来的时候,已是两个月之后。在这期间,我放下自家即将倒塌的房屋没收拾,却自作主张地将窝棚改造成了一间木质结构的房子。远远望去,整个房子悬空于地表之上,好像一座单层的吊脚楼。而涓涓溪流倾泻于木屋之下,俨然一条浓缩的河道。嫂子见了,她挺着大肚子,打趣地说,这个窝棚真有诗意,我从小就憧憬潺潺水声,我要在这里生孩子。

  果不其然,临产前,她执意不去医院,而是住进了这间木屋。母亲阻拦说,窝棚里漏风,不宜生产,可嫂子主意已定。生产的那天晚上,大哥急得在窝棚外团团乱转,我却在泉边不断地撩着溪水玩。父亲责怨我说,真像个孩子!

  后来,嫂子说,生产的时候,她一听床下的流水声,就感到肚子不那么疼了。原来嫂子对于这间房子的热衷程度,已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没几天,她将孩子取名为水生。

  水生出生后,嫂子就一直住在木屋里。她整天笑呵呵的,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两个月后,每逢水生拉屎拉尿,嫂子就揭开木板,任凭潺潺溪流将排泄物冲向瓜地。而水生见到溪流,便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个中缘由,我不得而知,但小家伙的异常表现,令我想起了地震当晚的情景。如果说,我改造窝棚是一种冲动的话,那么,他们母子钟情于木屋就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

  嫂子回天津后,木屋自然就成了我的居所。有时,文友来了,常常在这里聚会,陶渊明所言“登东坳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是常有的事。在这里,文友们也好像找到了创作的灵感。聚会时所诞生的诗文,往往都能见诸于报刊。

  后来,水生断奶了,嫂子有意将他送回了老家。奇怪的是,水生一进老宅,他就哭个不停,但只要一进木屋,他就不哭了。无奈之下,我只好将木屋让给了父母和水生住。如今,水生已上小学三年级了,他好像也不想念自己的妈妈,却对这间木屋情有独钟。我一直盼着他能早点长大,以期我能回到本属于自己的木屋……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7期 总第32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5年05月19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址:http://zzw83025482.blog.163.com/blog/static/1340612162015102183054572/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