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石磨传歌 作者: 桃源文竹  

2015-06-16 23:21:37|  分类: 散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5月29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石磨传歌 

        

石磨传歌     作者: 桃源文竹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石磨传歌     作者: 桃源文竹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 桃源文竹             编辑:清莲仙子
             

 

石磨传歌(原创散文) - 文竹 - 桃源文竹


 

 

    穿过时空古道,传来吱吱扭扭磨盘转动的声音,碾出那久远的记忆

                                                                               —                                         —题记

 

校园的墙边有一排高大的垂柳,总是随风婀娜,也是吸引我驻足的地方。那日,无意中瞥见垂柳的脚下有两盘石磨,上面沾满了尘土,柳叶投影处显得斑斑驳驳。两块石磨东一扇西一扇躺在墙角,好似一个被时代丢弃的孤儿。

我蹲下去,抚摸它粗糙的石体,查数圆盘上的每一道凿痕,忽然生出一种岁月沧桑的感觉。眼前浮现出儿时最熟悉的画面,心里有说不出的亲切。

吱扭吱扭,两块圆圆的磨石重合,转动,石磨眼里的苞米黄灿灿地扭成漩涡。两块石磨相接的缝隙处,饱满的苞米粒瞬间粉身碎骨。碾碎的苞米碴子和苞米面,随着石磨的转动刷拉拉地落下。
     人工推磨,弯腰曲腿,两手握住磨得十分光滑的磨杆儿,推着它绕着磨道艰难前行。磨盘上堆的米面多了,磨眼也空了,方肯停下脚步喘口气,伸手抹去头上沁出的细密汗珠儿。然后把磨好的米面从磨盘上扫下来,装到一个深口的簸萁里。
     姥姥扭着小脚从屋内走过来,很熟练拿过来一个直径约一米的圆形锅盖,那是用麻绳和长莛杆一针一线穿成的。把锅盖平放到一口水缸上,上面安放一个四条腿两条横杠的木制工具。爷爷是木匠,这是他亲手制作的。使用时间久了,横杠已经磨得十分光滑,露出木头本身的年轮。姥姥叫它箩门挂,妈妈嫌麻烦,干脆直接叫它筛子架。
    姥姥把箩筛放到筛子架上,从箩筐里舀出两瓢米面,一只手扶住筛子架,一只手把住箩筛的一端,用力均匀,前后拉动,黄澄澄而又细滑的苞米面便从筛网里洋洋洒洒落下来。一层覆盖着一层,不久就会堆成小山丘的模样。
    推一次石磨,那些用箩筛分好的米面,就足够吃一周。姥姥再用剩饭掺到苞米面里发酵,团好之后,在大铁锅里,贴一圈儿香甜的苞米饼子。现在想起来,还会馋得直流口水。也不知为何,现在的苞米面饼子无论如何变换花样,就是没有那时的好吃!所以时常猜想,是因用石磨磨出来的就好吃?还是因那苞米面里流着人工的汗水?答案无从知晓。

最喜欢观看推水磨的情形,那些泡好的豆粒或者苞米粒胀鼓鼓的,加上两瓢水放到石磨上推。没走几步,就可以看见汤面从石磨的缝隙间均匀地流淌出来。那时,要想吃到新鲜的豆腐、美味的酸汤子都离不开石磨。

人们喜欢把那种单调枯燥而又重复费力的劳动,称作“驴拉磨的活儿”。细想起来也有几分道理。可当时并不是每家都有驴拉磨的,更多的时候是人工推磨,这是我小时最熟悉最常见的一种生活。
     自从引进了电磨以后,石磨便因为它的笨重、费力、落后而被逐渐淘汰了。现如今,能见到石磨的地方已经不多,它们大多被丢弃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任凭风吹雨打。
     我认真望着石磨,不知它是否也会叹息:岁月的变迁和科技的进步,彻底改变了它和同伴们的命运。
     不管怎样,它毕竟在人类的历史生活里存在了几千年。正是因为它,人们才吃上自己加工出来的细米面。石磨在过去那个时代,对人们改善生活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今日我驻足沉思,它尽管被丢弃在角落里,没人去清洗关注它,但它无丝毫怨言,仍是那样从容大方,微笑着静数日出日落。有人用诗句这样描述它:“采自深山凿数千,磨穿岁月历辛艰。而今久被人遗弃,乱草丛中度晚年。”仔细想一想,还略微有一些伤感呢!
     敬你,石磨!让我重温了一次有关故乡生活的记忆!一圈又一圈,吱吱扭扭——仿佛听见那盘石磨又唱出一曲久远的歌!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7期 总第32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5年05月19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石磨传歌(原创散文)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