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惊心动魄的壶口 作者: 枫桥夜泊  

2015-09-08 21:06:46|  分类: 散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http://q.163.com/zgzjxh/

 

 

2015年08月27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走近惊心动魄的壶口  

 

 

走近惊心动魄的壶口     作者: 枫桥夜泊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湖畔鸟鸣   作者:郭进拴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 枫桥夜泊                编辑:清莲仙子
                    
          


(原创)走近惊心动魄的壶口 - 枫桥夜泊 - 枫桥夜泊的心灵笔记


     走近壶口,让人感到灵魂震撼,惊心动魄。

     远远地,就能够听到轰隆隆的响声,接着,便看到水雾腾空。一行人不由自主并且兴冲冲的加快了步伐。此时,已经是日暮时分,夕阳如血、天色向晚,留给我们的时间,也就只能是匆忙一望,浮光掠影罢了。而为了这一望,我们自西安出发,途经黄陵,再折向西北,整整地驰行了六个多小时,终于进入陕西宜川境内。当蜿蜒曲折的黄河近在眼前的时候,处于春夏之交季节里的母亲河,不肥不瘦,不疾不徐。两岸连山夹着一道奔流,款款而行。那浑黄的河水随着山势打出了一个弧度十分优美的大弯,峡谷的风推送着细细的波浪。黄河就仿佛一个饱经沧桑的哲人,显得深沉而自信。

我曾经有机会在许多地方浏览欣赏过黄河。甘肃兰州的黄河,是一位急匆匆赶路但脸上始终挂着甜美微笑的年轻母亲;宁夏中卫的黄河,则是一位健壮粗犷并且非常豪迈的西北汉子,河面上翻卷起的浪涛,就如同他们胳膊上绽起的一块块肌肉。

黄河,就是这样自信而欢快地流着,出青海、穿甘肃、奔宁夏、进内蒙……它带来了丰沛的河水,滋润了大河两岸厚重广阔的土地。银川平原、河套平原也因为河水的灌溉,成为“塞上江南”。但黄河的北进遭遇阴山阻挡之后,来了一个大转弯,带着一股彪悍之气直下晋陕。于是,黄土高原被河水深深地切开一条通道。然而河水前行的道路却并不总是那么顺坦,宽平的河床上忽然出现一块犁状的巨石,是为孟门山,传说中大禹治水之处。是孟门山挡住了黄河的去路。《淮南子》载:“河出孟门之上,大溢逆流。”河水咆哮,四处夺路,淹没了周围的村舍农田,成为洪患。这是黄河第一次寻找生命的出路,是氏族首领大禹帮助了它。四千多年前,正是大禹率领他的部众用最原始的工具,凿开了孟门山,为黄河疏通了一条道路。而今,大禹的石雕像高高的伫立在孟门山上,正深深地俯视着这条关乎华夏生命的河流。

黄河虽然通过了孟门山,却又一下陷入到了险境。就在五百米开外,河床突然的坍陷,失去了河床的黄河变得惊恐万状,汹涌澎湃的河流止不住脚步,顿时纷纷跌落,跌入一个陌生的逼仄而狭长的空间,那一刻,河水能不叫嚣吗?随着一声声雷鸣般的怒吼,不甘随着河流一道坠落的水花纷纷腾起,形成漫天雨雾。水花的抗争激烈却无力,它们一生都只是大河的一部分,它们只能追随大河的命运,与大河共沉浮。

仅仅三十米的落差,仅仅数十秒的过程,黄河便不再叫做黄河,被叫做壶口瀑布。坚岩锐石的壶口改变了黄河的命运,也改变了黄河的性格。

如同一只只不甘驯服的猛兽,挣扎过了,抗争过了,甚至以最激烈的方式从崖上跳下,还曾经悲愤地仰天激啸,但最终还是被收服,无可奈何的流入一个窄窄的水道。于是,纵横天下的黄河,恢宏壮阔的黄河,就这样萎缩成了一条小水沟。

河道虽然狭小,崖岸却非常坚实。一层又一层巨大的岩石,如同铜墙铁壁般紧紧地扼守着这条水道。命中注定,黄河难过这一劫。

不过,让我吃惊的是,刚才还汹涌不屈、叫嚣不止的河水,进入这条小水沟后,竟一下就平静下来了。再没有拍崖的惊涛,也不见裂云的水雾,河水只是顺着沟道急急地横行。它们似乎明白命运是不可改变的,于是只能俯视贴耳,顺应时势,仿佛一群群驯顺的绵羊,在一道无形的鞭子下跟着走。此时,河水叠着河水,波浪压着波浪,我看出它们走得很痛苦,走得也很憋屈,但它们居然连一声叹息也没有。天下黄河啊!

就在同一个圆点上,只是一个转身,景象竟然大异。人们都蜂拥在瀑布前拍照。不是拍那条已经奔流了一千多公里,接着还要继续东流入海的大河,而是拍那道只有三十多米高、数十秒流程的瀑布。几乎没有人回过头去看一看瀑布之后的河流,更没有人愿意为这条已经委屈成小河沟的黄河留下照片。天下黄河啊!

暮色四合,我最后望一眼瀑布,离开时脚步竟有些沉重。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7期 总第32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5年05月19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创)走近惊心动魄的壶口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