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说)牛缘 作者:浩然  

2016-11-16 18:00:54|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22期 总第184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小小说)牛缘??  作者:浩然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浩然     责编:小说备用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莎


2014年02月18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小小说)牛缘  

 

/ 浩 然

 

      

      “大叔!大叔!不好了!牛掉进苹果地的水井里了!”生产队的来顺,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饲养院,来找俺父亲。闻听此话,父亲端着的一碗煎饼碴子,重重摔碎在地上。拽开半掩的院门,父亲的上衣被弹回的门猛扯了一下,一个趔趄,甩出去老远,迅疾爬起来,不顾嘴角的泥与血,尾随着来顺,发疯似得去了苹果地。苹果地距饲养院不远,一路跌跌撞撞,当父亲强力睁开汗水迷离的双眼时,看见苹果地的中央,围了好些人。父亲双手奋力拨拉开聚拢的人群,挤了进去。人群的中间,有一个塌陷的土井,井不深,一头老牛半跪在井下,身子被井壁散落的泥土,掩埋了半截身子。周围围观的人们,惊慌失措,人声嘈杂。这个说,借井绳,那个说拿辘轳,一时不定主意。父亲一时半跪在井旁望望井下的牛,一时急切的抬眼望望围观的人群,唉声连连。没等人们缓过神来,父亲一个疾步跳到井下。他用双手边奋力的拂去牛身上的泥土,边向井上还在热议的人们高声嚷嚷:“快回队里拿工具!光咋咋呼呼的顶屁用!”人群里听到喊叫,就有人飞奔而去,一袋烟功夫,救急工具备齐,大伙儿通力合作,架辘轳的架辘轳,放绳的放绳,井下的父亲,接住放下来的绳索,仔仔细细的拴住牛的四条腿儿,开始起吊。井上的队长高声喊:“大叔,先拉你上来吧!井下不安全!”“别啰嗦了,我闪在一边儿,没事!先拉牛上!”听口气有些硬邦邦,更有些气呼呼!几番起吊,并不显效。老牛身子重,架子车承重小。人们的呐喊声,架子车的吱吱嘎嘎声,父亲井下的惊叫声,此起彼伏。临到最后,父亲果断的站到微吊起的老牛下,用他瘦削的双手奋力托举着老牛的腹部。几经努力,老牛终于被救上地面。等到父亲回到地面,看他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就像刚从泥浆里提出来的一个泥娃娃。顾不得这些,父亲飞快的绕牛四周转了一圈儿,看牛并无大碍,气冲冲地瞪了犁地的来顺一眼,一瘸一拐的牵着老牛回了饲养院。


    经过这次伤牛风波后,父亲的牛脾气开始有增无减。每次队里有犁地的活儿,他都要亲自过问犁地的的人是谁。凡是不待见牲口的人,他死活不让出耕。有时队长出面,他也不领情。“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人,牛拉慢一点,有什么碍事儿,不就多干几天吗?扯着鸭子嗓子喊,甩着牛皮鞭抽,它就能多干活吗?人累了不也得歇歇嘛。牛也通人性,要好好调教,不要动不动乱吼乱打。哼!来顺这臭小子,看我改天不教训你?!”在父亲的眼里,凡是不待见牛的人,就是来顺,来顺是他的头号敌人。因为来顺吼得似乎不是牛,而是父亲,那一记牛鞭,抽得父亲,彻骨的疼!


    娘说:你爹这辈子就跟牛有缘。一次,一头母牛头胎产子无奶,父亲不知从哪打听来的偏方,把娘坐月子舍不得吃的红糖偷偷拿去给牛用。这次还没折腾完,又生一出。一天傍晚,几天没回家的父亲,风风火火的进门就翻箱倒柜。娘说:“陪你的牛好了,还知道有个家?回就回吧,东翻西翻的,发哪门子神经?”父亲并无气恼,仍旧东找西寻的。见一时无果,父亲抬眼问娘:“咱家的棉花呢?”“哪来的棉花?这几年连床新棉被都做不起,棉絮硬的石板是的,一年接一年的!找它干啥玩意儿?”“别提了,有一头牛肚子涨得厉害,不吃不喝的。问兽医说,怕是误食了铁钉儿什么的,没啥好法,说是用棉花沾上豆油,看能不能裹住铁钉儿排出来?”“没棉花,要用,就把被里的棉絮扯块吧。”父亲见娘这次爽快,没有唠叨,独自乐的孩子似的,抽身就要出门,娘把他喊住了。“这么些天你也不顾家,家里摊的煎饼吃的差不多了,大刚周末回家捎饭,瓜干面还没碾,咱家老的老,小的小,就知道张口吃饭的多,干活儿顶用的少,趁天黑,没人知道,牵队上的牛用用?即使有人知道,看在你没白没黑照顾牲口的份儿上,人家还能说啥?”“那是队上的东西,你当是自家的?!再说,来年春耕,牛的用项大着呢,别分不清大小来!”父亲阴沉着脸,口气硬邦邦的回敬着娘。一摔门,走了。娘看也不看一眼,自顾自的说:“好啊,你就当你的老好人吧。我不是神仙下凡,我叫你一家老小一天三顿吃水煮 地瓜,到头儿看谁顶不住。”娘坐在炕沿儿上直掉眼泪。


    牛是指望不上了,气话归气话,活儿还得干,饭还得吃。从此,我开始恨那笨重的石碾,恨固执迂腐的父亲。这种隔膜变得愈来愈深。一年夏天的周末,骄阳似火,鸣蝉聒噪,了无睡意。邻居小庆,趴在东墙头上邀我套蝉。偷偷出门,撒欢奔向柳树林。柳丝不动,蔫的水煮似得,枝条上的蝉,一只挨一只糊在那里,懒洋洋的,惹得眼热。一时兴起,我和小庆找来高粱杆儿,准备套知了。杆儿是有了,可是线呢?一时发愁,还是小庆有办法。说:到牛棚去拔些牛尾巴毛来,准好用。说到做到,我俩直奔饲养院而去。小庆望风,我去牛棚拔毛。刚接近院门,听到父亲的呼噜打得山响,我一阵儿高兴地心花怒放。蹑手蹑脚的来到牛棚,追着转来转去的牛尾,好不容易拔了几根,然后悄无声息的退出院门,乐不颠的的奔向柳林。整整一个中午,我和小庆大获而归,足足套了五六十个知了。心想,这个夏天可要一饱口福了。谁曾想,事情到底没有瞒过父亲,因为,邻居小庆,放在西墙的套杆儿,让回家的父亲瞧见了。我被气急的父亲训得昏天黑地。


     爱牛如子,视牛如命。瞥见挂在土墙上的蓑衣,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激动。那件蓑衣,是父亲放牛时,从山岭上割来长长的茅草,亲手编制的,无论风里雨里,他都随身带着,赶着他那难以割舍的牛群,走过春,迎来秋。有时,队上农活紧张,耕牛归圈晚,他就披星戴月的晚牧,一定在第二天出工前,让牛吃的肚儿浑圆。冬季休耕时,早早地备足饲料,趁着天气晴朗,把秸秆儿晒得干干爽爽,用飞快的铡刀轧的细细碎碎,然后再用细竹筛,仔仔细细的晒去尘土与杂物,烧一锅热水,等凉好了,饮给牲口。为了保住麦糠里那点儿仅剩的麦粒,他起夜架丝网驱赶偷食的麻雀,用水缸洒上麦糠捉拿贪嘴的老鼠,通过一个冬天的精心照料,来年,牛儿个个膘肥体壮!


    父亲在世的时候,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说,村里有一个养牛的人,一次外出路过一个屠宰铺,见有一老一小两头牛被宰。先宰的是那只小牛,因为小牛好宰。老牛见状,死拉硬扯着缰绳,牛眼暴突,血丝遍布,哀鸣戚戚。当小牛被按在屠宰台上时,老牛“扑”的跪倒在地上,一行热泪,从浑浊的老眼里流下来。养牛人,摸了摸自己空空的口袋,叹了口气,伤心的离开了。后来,他恨自己当时无钱买下那头牛,那一幕,就像一把屠刀,无时无刻不在刺向自己的心口,他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还愿,直到死!


     现在,我一旦听到村里谁家的小牛被卖掉,老牛日里夜里声嘶力竭的呼唤的时候,我就想起养牛人,我甚至怀疑这个养牛人就是我父亲。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6年01月06日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blog.163.com/shiwg65@126/blog/static/88499079201511964616481/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