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小说)百岁女人花(节选) 作者:石志国  

2016-11-26 19:57:33|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22期 总第184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纪实小说)百岁女人花(节选) 作者:石志国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石志国     责编:小说备用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莎


(纪实小说)百岁女人花(节选)


/ 石志国

 

                                                         

                                 

      刘莲一九一二年八月十二日,生于黑龙江林甸东兴一个极富声望的家族,刘莲爹是远近闻名的土地经销商,人们都恭敬地叫他“刘老爷”刘老爷的主要经营项目是芦苇、草地、荒地、各种熟地及菜地,还有一部分猪马牛羊的牲畜交易。那时,闯关东的人群来自全国各地常年络绎不绝。前期来林甸的有钱人,多数都靠投资土地赚钱,他们与地方官员联手以极低的价格签订买卖土地合同。然后,再去荒甸子跑马圈地,把地圈上后埋好木桩、写上圈地人的名字,这地就算自家的了。

 

      可这马儿冒烟地跑一圈,到底圈进了多少地,究竟应该多少钱。仅凭当事人和当官的,大套袖里两手掐、拿、推、摸而定,具体数字,彼此心照不宣。然后,他们把这些圈下来的地,再转手倒卖给那些刚闯来的,人生地不熟却又渴求各种土地的人。 刘老爷是林甸附近几个县,土地生意做的最有名气的头牌商人。且他家其他生意也相当红火,可以说在林甸当地刘莲家是家财万贯,土地干垧名声远扬。全屯几百号人都惟他是从,据老辈人讲,刘老爷自家大院里就几十栋住房,高高的院墙四个角上各设一个炮台。刘老爷膝下四男四女,刘莲在兄弟八人中行四女中行三。

 

刘莲天生丽质身材娇美,能说会道善解人意。刚五六岁就凭借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和灵牙利齿的巧嘴,游刃有余地沟通平衡家里家外,兄弟姐妹及父母老辈间各种利害关系,亲朋好友无不疼爱有加。刘老爷更把他宝贝女儿视为掌上明珠,走哪儿带哪儿,就连去江省(齐齐哈尔)和新京(长春)都带着他心爱的女儿。凡刘老爷接人待客谈意必须刘莲在场,拿他的女儿当心腹参事使用。也别说刘莲她一个小小的女孩子,有着超出他实际年龄的管家能力。里里外外上传下达,调理好各种复杂的大家族人际关系,再加刘老爷的器重也就越发提升了刘莲的身份地位和能力。

 

      随着刘莲年龄一年年长大,她在外面接触的层次越高越广泛,她的视野也就越宽阔。即将小学毕业的刘莲早就瞄准了新式中学,于是她就向他爹爹发起了上中学的“攻势”在刘莲一再反复的撒娇咉求下,刘老爷终于答应宝贝女儿的请求了。刘莲娇甜地说:“爹爹!是开数学物理语文的那种新式高级中学,而且一定要大点的城市我才肯去,知道吗?如果想要我去江省读的话、也行,那就只能是黑龙江省中学堂了。而且我要从初中一直读到高中毕业,成为全校最顶级的学生,爹爹,信不信呀?”刘老爷笑眯眯地看着女儿娇态可心的样子,连连答道:“信、信、爹信!”“另外江省中学堂离咱家近,爹爹想我了,就可以骑马去看我吆。”说到这伸出娇嫩的小手抱住刘老爷的脸颊、猛亲一口又甜蜜蜜地:“爹爹,记住女儿的话啦!”

 

     刘老爷乐呵呵地应声点头:“嗯、嗯、记住啦,我的乖乖,那咱就黑龙江省中学堂啦!好不?”刘莲一听乐坏了,立刻冲上去在刘老爷脸蛋上,又来个长长的带响的重吻,而后乖娇地叫了一声“爹、你这小老头,真是好爹爹!”说完丢下一串笑声就跑出去了。听说这事家里也引起了一阵噪动,尤其是以刘莲奶奶为代表的老辈太太们,扎堆来到议事厅找刘老爷来理论:“你就宠这小丫头片子吧,她要求“放脚”你就让她放得和男人一样的大脚片子,我们也就不计较了。可你又答应她去读西洋学校,三四个儿子你不送,却偏偏要送一个小姑娘。还要送她一个人跑出那么远地方学习,你妈妈我、反对!至少也要先从四个儿子中选一个去上学。”

 

      刘老爷则倔强地说:“娘、关于人的事您看不透。到现在我都没看出哪个小子是读书的料,还是让他们先读私塾吧,洋学堂等几年看看再定。”因为姐弟八人除老实巴交的大舅外,其他三个舅舅都小于刘莲。其实,老太太知道儿子说的在理,可她就觉得刘老爷太娇惯这小丫头片子了,这样下去还了得。 就在刘老爷和刘莲奶奶说这事时,被各屋巡视归来的刘莲给发现了,她一听俩人正在争议她上学的事。她立刻甩开小辫子,撒丫子就跑出去了。不一会就搬来爷爷为她助场,爷爷一听有人阻挠他孙女前程,立马就骂骂咧咧地赶来助阵。他威武雄壮地站在地中间,用拐杖敲击着地面、两眼瞪溜圆,滔滔不绝地历数着他宝贝孙女的聪明与能力。

 

      他说:“这个大院这么多男孩女孩,在我的心里都选了多少遍了。只有这个‘小精灵’最有潜力,最有这个资格上西学。这小姑娘、她将来是咱家的顶梁柱,这一点我绝不会看走眼!”看到爷爷为自己摆出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势,刘莲则赶紧凑到奶奶身边,噗地一声跪在奶奶膝下,用她那粉嫩的小手拿捏着奶奶的手指。泪眼汪汪的仰着头看着奶奶使心劲,奶奶本来挺生气,心想这小丫头片子、也忒恶了,这么个功夫、就把老爷子给搬来了。要是不教训教训她,这还了得!可当她低头看到刘莲,跪在脚下向她求情那泪眼巴巴的小模样。心刷地一下就软透了,差点自己也掉下了眼泪。想教训孙女的想法顿时就消化的没了踪影,无奈奶奶只好长叹一声。用手指点着刘莲的脑门疼爱地说“就你这小人精、到处使魔法,这一大家人都不如你的心眼子多,都得人听你摆弄。哼!”说着奶奶被刘莲感动的泪水都滚了下来,却又慢慢地忍俊不禁地变成了笑声。随后她赶紧伸手拉起刘莲,把她揽在自己的怀里。一边给刘莲擦眼泪,一边泪眼含笑地环视着在场的所有人。爷爷在一旁看到这里,也擦着自己欣喜的泪花。可嘴里却呵呵地乐出了声,大家就这样一致默许了刘莲上学的事情。

 

      这次家庭议事后没几天,刘老爷就亲自送女儿去江省读书了。他们乘四轮木制马车,车上装满了女儿各类生活物品的包裹,和那么多装满衣服与书籍的木头箱子,路上行人看了这种车辆和东西都为之瞠目。因为道路泥泞特别难走,前面四匹马拉车,车后四匹马备换。一行几人马不停蹄曰夜兼程,还整整走了三天两夜。

 

      为给女儿营造一个良好的生话环境,刘老爷把女儿送到学校安顿下来后。又带着刘莲拿着礼品,走访了多年的老朋友和两位当官的人家。其中一位当官的就是江省都督的副官赵大恩,他的儿子赵天长就和刘莲同学,赵天长当年十七岁,大刘莲四岁。他和刘莲同学期间,被刘莲的天生丽质,银铃般热情奔放的笑声、鸟儿一般委婉动听的歌声,和她婀娜多姿温柔可心的美貌,摄取了魂魄一般深深地爱上了刘莲。 赵天长对刘莲就像心肝宝贝一样,千般呵护万般喜爱。他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刘莲偷偷带来,还得甜甜地看着刘莲一口一口的吃完。

 

      刘莲也被赵天长的真城善良帅气英武,马术枪法和勇猛的外在形象所吸引,更被他出众的口才、见多识广大家族出身的气质所折服。从此俩人男才女貌情深谊长,但赵天长只和刘莲同学到初中毕业,就被督军府的爸爸送广卅黄浦军校了。临走的前天晚上,赵天长笔挺挺地站在刘莲面前说:“等我军校毕业当了大军官,一定回来娶你为妻!”刘莲一听要回来娶她,立刻满面的娇羞泪光莹莹。随之却又激动有疑惑地说:“嗯,等你毕业、再当了大官,那要多少年,早都把我忘没啦!”

 

     赵天长一听立刻就急了,急得满脸通红当即咬破手指 抓来纸笔就要给刘莲立下字据。刘莲激动的躲着两脚轻声地喊“傻哥哥,干吗呀?立什么字据吗,人家只要你记在心里就行啦。干嘛这样残害自己呀!傻哥哥、大傻瓜!”刘莲一面羞怯地幸福地数落着心爱的大哥哥,一面心痛地拿着纱布,给傻傻的大哥哥赵天长包扎手指。

 

然而,甜蜜和幸福在生命的长河中,仅仅是瞬间的绽放。就在俩人深切表达爱慕、互诉难舍难分情愫的第二天一早,英俊的大哥哥赵天长就跳上气车。掩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向送行的人们挥舞着帽子,满怀憧憬地去广卅黄浦军校奔前程了。而刘莲仅十四岁多点的少女,哭得泪人似的偷偷地躲在送行的人群里,眼看着自己心爱的情哥哥就要远行。心里千刀万剐般疼痛,从此,她脑海里只有两个字-等待,可她这一等就整整十二年。分别前几年还有书信来往,到了后四五年战火淹没了全国,俩人就沒有一点音信往来了。派去赵天长家打探信息的仨人,信息没打探回来,还遭土匪抢劫给打伤了。后来急的刘莲和二弟带着十几条人枪,骑马跑了两三天才赶到赵天长家得知,赵副官夫妇三年前就去太原照顾赵天长了。原来他儿子赵天长黄埔军校毕业后转战南北,刚晋升为旅长不足俩月。就在太原守卫战中双腿重伤截肢,瘫痪在床二年后,严重感染加疾病不幸死亡。赵天长自截肢后就毅然断绝与刘莲书信往来,他死以后赵副官夫妇也相继离去,自然也就再也没有了任何信息。

 

      初恋的大哥哥去军校之后,刘莲又继续读高中。这段时间她除了拼命学习外,情感上极为孤独。刘老爷这时也身体不好,有天夜里竟然大口大口地吐血,心里就想着让他宝贝女儿早点回家主事。父女俩信中彼此表达心意和相互思念之情,此后刘莲更担心爹爹操劳过度病情加重。所以,高中一毕业刘莲就急忙回老家了。到家之后,刘老爷就把家族大业交给女儿掌管了。刘莲当家之后,刘老爷的病也好了一半。劳累了一辈子的人一时半会闲不住,大事小事还是整天围着他女儿刘莲转,最后便成了女儿的“跟班”。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6年01月06日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monkeyspace518.blog.163.com/blog/static/326907320168874353874/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