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评论] 读白先勇小说集《台北人》 作者:诗葶  

2016-11-27 17:13:03|  分类: 文评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白先勇小说集《台北人》

 

作者:   [文学评论] 你从哪里来—读白先勇《台北人》 作者:诗葶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诗葶             编辑: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冠军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阿刘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4第20期 总第114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台北人》里面的十四篇小说,均在《现代文学》发表。《现代文学》是六十年代在台湾读大学时创办的一本刊物,相当于“自媒体”。据白先勇的记录,当年这杂志办得有声有色,很多文学爱好者纷纷投来稿件,当时很多年轻写作者就从此起步。投稿的零稿酬,编选的零犒劳,还得经常筹集资金印刷成书。是凭着对文学的一腔热情,是年轻时共同的理想,是渴望以文字的方式找到共同的挚友。理想,不是不切实际的想法,而是一个人精神的表现方式:信念、活力、真挚。

初读这本小说集,是在十年前,大概没有什么比找到一个能引起共鸣的作品更让人兴奋了。有好几篇小说,反复地读,不是去钻研里面的意义,而是我的感受:是什么使自己如此着迷——

是一种缅怀之情。看过其他的评论家说这部小说集除了具艺术特色,它还超出了小说本身,有历史意义。但能产生共鸣的作品,其实不需要经历那个时代,而是那份情怀——熟悉的、相通的。像《那片血一般红的杜鹃花》,王雄十八岁时被抓壮丁掳走,本以为终有一天能回家,只可惜,这一走,就是一辈子。到了台湾,他成了一户人家的佣人。在与“我”的对话中,他问过:“表少爷,你在金门岛上看得到大陆吗?”“我”告诉王雄,从望远镜看,是可以看到那边的人。这次对话,使“我”想起在金门一个独自拉二胡的老兵:“那天晚上,月色清亮,没有什么海风,不知是他那垂首深思的姿态,还是那十分幽怨的胡琴声,突然使我联想到,他那份怀乡的哀愁,一定也跟古时候戍边的那些士卒的那样深,那样远。”这篇小说跟另外的《花桥荣记》有点相似,花桥荣记是“我”家乡桂林的老字号米粉店,“我”做梦也想不到会撤到台湾,并开起了同样的店。卢先生是店里的常客,一表人才,在桂林,卢先生属于大户人家,他一直没有摆脱过去,包括和他青梅竹马的女孩子。到了台湾,他完全没有女孩的消息,却充满期待,盼到他的表哥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说可以带这位女孩从香港偷渡过来,不料却是骗局。

人的命运很脆弱,不是选择,而是被选择。当然这两篇小说还有很多可读之处,其中,期待与绝望,是对一个人的精神最大的鼓舞或摧残。读着这些小说,尽管经历各不相同,但容易找到相同的旋律,这旋律正是主宰着一个人的状态,我们终要得知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心中的那张白纸,绘上怎样的色彩,才能遮住落下的空白。另外,小说集里有两位讲述者是值得留意的——《花桥荣记》中的“我”与《一把青》中的“我”,在乱世中,两者是难得的随遇而安的人,都是丧夫,来到台湾,并没有完全被环境或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扭曲自己。

感觉白先勇跟毛姆有一个特点,擅长描写女性。白先勇用笔细腻,能写得全面、透切,女人毕竟是美丽而柔弱的,而且带有很浓的宿命色彩。毛姆是在揭露女人的伪装,认为女人毫无美感可言。

对白先勇文字的痴迷,也是我反复重读的理由,尤其是读到《游园惊梦》,是一种享受。钱夫人,艺名蓝田玉,因才艺出众,二十出头嫁给六十岁的钱将军作填房。瞎师娘的话像寺庙的钟声,反复敲击她的内心:“荣华富贵你是享定了,蓝田玉,只可惜你长错了一根骨头,也是你前世的冤孽!”人到中年,钱夫人参加窦夫人的宴会,从宴会的排场及一出昆曲《游园惊梦》,忆起了过去。意识流用得恰到好处,每个认识钱夫人的人,除了知道她是将军的夫人,当年在南京得月台的唱功,也是无人不喝彩的。她用昆腔唱《游园惊梦》,不但使钱将军念念不忘,连得月台的师傅也说:“一个夫子庙算起来,就数蓝田玉唱得最正派。”

《游园》的《皂罗袍》——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钱夫人认为这段“昆腔”是昆曲里的警句。这段警句,钱夫人唱得连吴声豪也赞叹:“钱夫人,你这段《皂罗袍》便是梅兰芳也不能过。”记得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写林黛玉听到这“警句”时,也哀叹起来。

“荣华富贵是享定了”、“长错了一根骨头”,反反复复地,又来撞击她的内心。今非昔比,在《游园惊梦》的演进中,没有越演越惆怅,反而获得了升华。不难看出,钱将军去世后,钱夫人在台南过着几乎是与世隔绝的生活,宴会中对比着窦夫人如今的荣华富贵,仿佛一切的结局都归向于平衡。

《游园惊梦》是艺术品,文字华而不虚浮,昆曲的演绎不断推进情节,大量使用的意识流,为小说增添了美的感受。没有缘由,没有道理,艺术就像一幅没有完成的浮世绘,唱不完、写不尽。《游园惊梦》终究还是会唱下去,而人的生命是有尽头的。在此,向白先勇致敬。


 

你从哪里来—读《台北人》 - 诗葶 - 如是我闻。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30期 总第55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01期 总第163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你从哪里来—读《台北人》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