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爱情故事 作者:秦川梦回  

2016-12-17 09:39:32|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22期 总第184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短篇小说】爱情故事??   ??作者:秦川梦回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秦川梦回     责编:小说备用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莎


【短篇小说】爱情故事  


/  秦川梦回(旅人笔记)


 

全国大城市里,西安算不上大的。直到八十年代,城墙之外随处犹见得到庄稼地,一年到头,黄了绿了的很接地气。

 

    城虽不大,却尽够我扑腾。可惜当初吃不下苦,又没遇上贵人。否则的话,十来年下来,混个作家、书法家、教授、导演什么的,不是没有可能。

 

    正因为城太小,不论你下饭馆,逛书店,泡酒吧,做足疗,佛前烧香,讲座发言,都可能遇上熟人,把你牟乱一通。

 

    这天傍晚我正骑着自行车,优哉游哉地逛到南稍门一带,便听见有人唤我。

唤我的人名叫苟日新,虽七八年没照过面,那部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偏分头,白净面皮,文绉绉的做派,又不停地朝我招手,装没认出明摆着行不通。

 

    日新他爸做过中学教师,照理说不缺学问,不知何故偏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原意挺好,是《盘铭》的“苟日新日日新”,叫起来却总有那么点儿古怪。

 

    他还像当年那样对任何人都热情满满的。握手后便把一瓶汉斯啤塞到我手里,叫我坐下,新烤的羊肉串马上就得。

 

    我做出诧异的样子问,以前也常来这儿吃烧烤,咋就没见过你呢。他说开张才十来天,你又不天天来,晚上光线不好,烟熏火燎,鬼影幢幢的,没看见亦是常理。以后就天天来呀,我这羊肉是大皮院趸来的,吃着放心,决不会拿老鼠肉糊弄你。说着递给我一大把吱吱冒油的肉串。

 

    便有几个学生模样的男女抹着嘴,起身与他招呼。

 

   “新哥,我的吃好了,走呀。”

 

   “吃好了?吃好了劳驾把账结一下。”

 

   “看把你过得细的”,一个坐着没动的女娃朝着那几个男女摆了摆手道,“都走都走,吃多少都是我的。”

 

    老苟的脸色便有些为难,张着嘴似乎想说什么,到底又没有说。

 

   “唉,你来就来么,领一伙子不相干的人弄啥。”他低着头抱怨。

 

    “咋不相干?都是我的同学,吃一顿算个啥么。”女娃满不在乎地说,朝我这边看过来,“未必我连这点儿面子都没有?”

 

    老苟便不再吭声。

 

    我不知道这女娃是老苟的媳妇,还是傍家儿。私下以为不论是哪一类,都配不上咱老苟。长得不咋都不说了,说起话来嗲嗲的教人听着很假,很不舒服。

 

    咱老苟人长得帅不说,文章也写得好。那不是一般的好,念高中时便有几篇在晚报副刊发表。若不是数理化不灵没考上大学,全然一好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

 

    “敢问秦哥哪里高就?”女娃望着我,笑盈盈地问。

 

    我装着没听见,一边问老苟:“这些年还写着嘛?”

 

    “写,一直在写,”老苟边熟练地朝肉上撒孜然粉,边兴致勃勃地应道,“高考到如今,咋都有五六十万字了吧。”

 

    “好家伙!”我由衷地叹道,“五六十万够出好几本书了。”

 

    “唉,”他苦笑说,“世上哪儿有出了书还在街边儿卖羊肉串的?”

 

    “莫非你深入社会体验生活?”

 

    “体验个鬼呀。”他轻描淡写地说,“晚报的熟人下海前就劝我别再写了。现而今能人多,写家儿更多,指望文字吃饭的人先得有钱。没人炒作,印出来也卖不掉。我爸是教书匠,哪儿有钱供我扑腾?初时他老人家也不在意,任由我待家里写,吃的穿的都靠二老。后来他也招不住了,叫我赶紧寻个工作,问一门亲,否则死了都闭不上眼。不怕你笑话,不管谁咋说,我照旧贼心不死,白天写,晚上出摊儿,两下里都不误。”

 

    我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把酒瓶子墩在地上,点了支烟。

 

    “新哥你过来看看,这儿有你个熟人。”那女娃格格地笑着叫。

 

    老苟绕过去看了看,也笑起来,一边招呼我也过去。

 

    原来我俩闲諞的时候,那女娃用木炭在脚下的水泥地上画了个我的侧面,夸张地翘着下巴,仿佛不可一世。

 

    那之后我又去了几回,想为他的摊子增加点儿人气。

 

    据老苟说,那女娃是他的女朋友,南边儿不远美院的在读学生。常来他摊上吃喝,就这么认识了。人虽长得一般,但自有一番风情,颇得人爱。便有心拿她做媳妇,至今话还没说透,慢慢来吧。

 

    再往后去了几回,都没见老苟出摊。一个月后再见到时,他的脸色有些憔悴,便问他近来可好。

 

    他望着我半晌没有吭声,给自己开了瓶啤酒,喝了一大口,才幽幽地说:“兄弟我办了件蠢事。”

 

    我担心起来。我俩交情虽不算深,但我打心眼里欣赏这个诚实、乐天,把世人都当做好人的老同学。

 

    我关心地望着他,没有吭声。

 

“她怎么会这样呢,简直的。”沉默了一会儿,老苟沉重地说,“你知道现而今男人女人,处得久了,免不了都有那事。做就做了吧,反正我把她当媳妇看的。

 

    “做梦都想不到行事后没几天,我就犯病了,又痒又疼。大夫说我得的是脏病,劝我检点些。

 

    “我是个啥人,你不是不知道。天地良心,她是我今生今世睡过的头一个女人。

 

    “几番在心里说不是她不是她,然则事情明晃晃摆在那儿,连自己都骗不过去。

 

    “我决定原谅她。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往后去改了就行。我睡了人家,自然理亏。岂料说不到两句她就炸了,一口咬定是我把病传给了她,要我赔她诊疗费和精神损失费。

 

    “老秦你说这个世界究竟咋了。二十来岁的娃,大学还没毕业,就能把我这三十多岁的老江湖玩儿得像个瓜子。连这点儿人心都看不透,有啥资格再写下去?”

 

    我安慰他说古而今世界一直就是这样,你跌这一跤,世人眼里不过是桩微不足道的小事,和你写小说没任何关系。当务之急是赶紧放下负面情绪,重打锣另开张,我支持你在衣食自给的前提下笔耕不辍,人世间那么多阳光的、正能量的事物,正等着像你这般磊落、乐观、宽容的写家儿去发掘呢。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6年01月06日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unclexa.blog.163.com/blog/static/17220708420161115450306/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