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评论] 序我是圆的(陈丰)诗集《时间之外》 作者:杨火虫  

2016-03-17 23:29:49|  分类: 文评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这个时代的愤怒与忧伤

——序我是圆的(陈丰)诗集《时间之外》

 

作者:   【存谢 评诗119】杨火虫:我们这个时代的愤怒与忧伤——序《时间之外》 - 我是圆的 - 圆的金屋,金屋藏娇杨火虫        编辑: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冠军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阿刘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4第20期 总第114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杨火虫(编审,著名少儿文学评论家,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辑)

 

【存谢 评诗119】杨火虫:我们这个时代的愤怒与忧伤——序《时间之外》 - 我是圆的 - 圆的金屋,金屋藏娇

 1

 

陈丰老兄的新诗集要出版了,他特意嘱我为他写个序。

我的本意是要拒绝的,一是因为肯定没有资格,二是因为诗评并非我的本行,三是因为诗兴早已弃我而去很多年,或者说我早已抛弃诗歌很多年。

但另外一个理由让我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我们已经是相交二十年的老朋友了。

不是说老朋友就有硬捧的义务,而是因为作为二十年的同行者,我熟知他的人、他的诗以及他走过的路,让我觉得有话可说,而这些话,或许可以让读者们更好地理解他的诗歌。

 

2

 

我是激情澎湃着读完《时间之外》的,仿佛又回到了我的大学时代。

那时的我们,基本上都是写诗的。

那时的我们写诗,大抵不是因为风花雪月,甚至是要排斥风花雪月的。

那时的我们写诗的理由是——愤怒,或者忧伤。

那时的我们几乎都要质问:中国人,你为什么不愤怒?

那时的我们几乎都在抒情: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与现在这个时代不同。

现在的这个时代,不流行写诗,流行发图文并茂的微博,流行刷微信朋友圈,流行K歌与泡吧,流行旅游与飙车……

现在流行各种秀、各种炫、各种晒、各种玩、各种潮、各种作……

现在流行心灵鸡汤、保健秘方、搞笑娱乐、发型时装……

现在流行占赞或者吐槽、抹黑或者洗地、嘲笑或者恶搞、刷屏或者爆吧……

即时性、爆发性是这个时代的特点,快乐的要消费,痛苦的要消解,像碎片,像泡沫,来得快,去的也快。要的是瞬间的感受,要的是情绪的宣泄,过了就过了,不留任何负累。

愤怒与忧伤?那太个色,太累人,太不现代了!

“愤怒出诗人,忧伤出佳句”,只是,我们这个时代,愤怒的强烈冲击性、忧伤的持久穿透力却早已不合时宜……

愤青早已成了骂人的词,忧伤差不多要被当成抑郁症……

所以,我们不能说这是个无诗的时代,但这肯定早已不是一个诗歌的时代。

所以,读《时间之外》的激情澎湃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是的,我在这本诗集中看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愤怒与忧伤。

 

3

 

他写《那时》《那河》,他写《路过老家》,写“多想日子不变/颜色土旧”,写“我仍兴致勃勃/站在江边/眺望昨夜的渔火”,因为《我被高楼一样的东西所取代》,因为“祖屋没了/小草没了/秋天的蝉鸣没了”(《那河》),因为我们只能“在一杯酒中/叶子见到叶子/戴着口罩的日子/到处都是霾”(《过失或命定》),“因为我感觉/城市跟随着我在下沉/城市和我/必死无疑”(《雨就这么一直下》)……

因为珍重,所以才忧伤,表达的是对失去的美好的惋惜与缅怀。

可是,忧伤在沉重的现实面前,却又是那么无力,所以才会有“难过的句子/在我的胸中翻腾滚动/雨一样/咆哮着砸下来(《古厝》)——

“城镇化的浪潮/已经袭来/大有收割机的威猛势力/大把大把地把玉米/变为高楼/厂房和所谓的开发区”(《我和玉米以及男人女人和紊乱的思絮》);

“我不想看推土机/我想离开我/没用的眼睛”(《我想离开我的眼睛》);

“四面透风的小学里/走出了/懵懂的读书声”(《航标灯与读书声》);

“那条新修的马路/又被破肚/露出地球的心脏”(《芳邻》);

“我的三月/已经霜红尽染/我是醒不过来的冬季/我被大雪深埋”(《陷入三月》);

“纸包不住带血的火焰/其实我就是突然崛起的熊熊大火/烧毁带毒的奶粉假药假强拆”(《带血的火焰》);

“我是还没出生/就已经夭折的胎坯/我在人祸之后的天灾里/死过了多次……” (《今天和我》);

“关上月色/摸着黑/我跌进深海/更深的黑暗”(《水的陈诉——为云南遭遇特大干旱而作》)

……

因为愤怒,他要讽刺,“我看见好多的狗/都穿上了人的服装”(《这一夜》),“我是缺水的大西部/我沙化得厉害/我根本种植不了你的双重性格”(《我面壁,但我从不思过》);

因为愤怒,他要反抗与声讨,“我早已失明/根本看不到梦/但却能看见/断裂的手臂仍在空中挥舞召唤”(《瞎子说梦——致手臂》),“用手遮天/往往遮不住事物真相”(《走向未来》);

……

 

4

 

真正的诗人,是时代的良心,面对失去的美好,不痛心、不惋惜、不忧伤、不愤怒,那才是不正常的。

但愤怒与忧伤当然不是目的,不然,那与乱喷的键盘侠何异?那与真正的抑郁症何异?

真正的诗人,他不仅应该是美好的维护者,还应该是美好的呼唤者、讴歌者。

诗人陈丰还想用他的愤怒与忧伤,培育希冀与盼望——

我不需空气/我把自己伪装成/呆头呆脑/不谙世事的烂石头/和种子一起/等待发光的火种/点燃黑红色的诗心”(《蜡烛抑或种子和石头》);

我希望/在我接近腐朽的身躯下/还有一粒/能感动春天的种子”(《如水的镜子破了,我也破了》);

追求的树干上/挂满了一个个黄橙橙的/香甜香甜的我”(《年轻的种子顶破地平线》);

或许,我们的努力/最终只是一种幻想/只能在我们的梦里做最后的搏击/但我们相信  水的力量/将把一座座高山/软化成一股股听话的泥石流/为我们铺就前行的路”(《我们将快乐地走到我们的目的地》)……

有了这样的句子,忧伤与愤怒才有了它的真正意义,有了鼓舞我们前行的力量。

 

5

 

有人说,诗歌和青春就像一对双生花。

这是有道理的,年轻人有的是青春,有是的激情,有的是冲动,但在整个社会中,却仍然暂时处于弱势地位,更容易面对不公与不平,也就更容易不平则鸣,直接抒发自己的愤怒与忧伤。

还有人说,“不得志于世,而寄于诗,以宣其怨忿而道其不平之思,盖多有其人矣”。

这更接近于诗歌的真相,正如前面所引:“愤怒出诗人,忧伤出佳句”。

然而,这都不适合用在诗人陈丰身上。

如今的他,早已不再年轻,早就迈入中产,当着单位的领导,早就应该是养尊处优,即使不到处炫耀自己的优越,也应该学着江淹大人为保官位而佯装“才尽”才对。

可他为什么还在几十年不间断地书写着自己的愤怒与忧伤呢?

这大概就是王国维特别强调的那种“赤子之心”了吧?

年轻人涉世未深,还保留着“赤子之心”,相对容易,所以才会有“诗是年轻人的”这种说法。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地位的提升、处境的优越,仍能像初生的赤子那般自然无伪,用纯洁、真诚、善良、自然的眼光对待这个世界,用好奇、求索的心态追求真理,那就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还只是自发的诗人,而只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赤子”,与时代共脉搏,与人民同呼吸,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诗人。

陈丰无疑就是后面这种人。

 

201627(大年三十) 9:42于福州

 

【存谢 评诗119】杨火虫:我们这个时代的愤怒与忧伤——序《时间之外》 - 我是圆的 - 圆的金屋,金屋藏娇

 

杨火虫,本名杨细青。编审,著名少儿文学评论家,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已出版《撕纸书》、《 攀登》、《盛世之花——略论儿童文学与经济繁荣之关系》、《“张天翼模式”论》等论著。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30期 总第55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01期 总第163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存谢 评诗119】杨火虫:我们这个时代的愤怒与忧伤——序《时间之外》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