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小小说)陈老爷轶事 作者:豪子  

2016-04-07 10:25:25|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2015年09月08日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小小说)陈老爷轶事    作者:毫子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豪子           责编:小说影剧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莎

 

 

荷塘蛙声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小小说)陈老爷轶事

文 /  豪子

 

 

    往事如烟......往事并不如烟,比如陈老爷的轶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进市政府不久,从兄弟部门调来一干部 ,中等个头,圆脸红润,个性缓慢,老气横秋,不声不响在指定的办公桌前站了会儿,算是与几位干事打了招呼。突然发现,那脸型、那神态、那身胚,假若戴上县官的翅儿帽,人静翅儿闪,无需去化妆,活脱脱舞台上的县老爷。听说,他才四十出头,当过教师,进政府有些年辰了,因为面善人缘好,人们戏称他陈老爷,据说市长开玩笑,也随众称他陈老爷。

 

    那时除了正副主任有单间办公室,全体部门成员,在一间比教室小了些的大办公室集体办公。冬季取暖,就一个小蜂窝煤炉子,头天封不好,早上常灭火,一上班经管或引炉子,就成了争先恐后的活路。这差事常被老陈争先,因为他在政府大院里住,近水楼台先得月,其余人一看炉子火旺着,泡了茶,便打扫地面擦桌子整理散乱的文件报刊。这时候,老陈则功臣似的,要么两手统在棉袖套里心里很受用的佝偻腰身站着,要么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惬意的捂着大茶缸子喝茶。长期机关工作,他习惯办公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消耗体力少,缺乏文体活动,加之上班不喜围火炉取暖,时间长了,体质衰弱,爱患感冒。哪一天早上炉子灭了,肯定是老陈头天晚上感冒了。同事就劝他穿暖点,多活动,也来烤火,老陈口说对、对,还是那身四个兜的藏蓝色涤卡中山装,依然故我,远离火炉。

    要是主任来大办公室找他,人没在,一般除了感冒,轻则去医务室开盒银翘解毒丸吃,重了上医院打吊针注液,没有别的原因。

    一次发觉他嗓音不对,鼻塞,同事关切地问他:陈老爷,感冒了?陈老爷回答:早上进了办公室,没注意,把帽子卸了一会儿。他头上一只单帽子,同事劝他换一只棉帽子。他哼哼了,没有换,其实是不愿花那笔钱。

    又一次问他:陈老爷,感冒了?他哼哼唧唧说:上班赶着起草一文件,玻璃板太冰。那你再趴在桌子上写东西,给玻璃板上垫一张报纸。就是的,当时心里一急,忘了垫报纸了。于是,同事好心劝他回单身宿舍写,那里房子小,暖和些。他嘴里答应着,身子却不动,分明觉得既是办公,就应该守在办公的地方吧。

    最是一次,发工资的日子,等着他发工资。惯常都是老陈上财务那儿,给大家带领了,先给正副主任送,再给大家分发。一是他在政府大院里住,近水楼台,二是他领工资总是最积极。上班过了一会儿,却没见老陈拿工资来。楼里兄弟部门,都在分工资了,还不见陈老爷来。正副主任分别在一楼原先分的老间里办公,于是有人借口汇报工作去打探。主任说:老陈请假回家了,工资得等一会儿。那时月工资都只几十元,而且都掐着日子算,鸡屁股等蛋买油盐似的。财务一般上半天不会拖到下半天,从来当日发,若不出意外,不会拖到第二天的。那次大半天快过去了,还不见陈老爷来。上午临下班,副主任来大办公室转了一下,没提工资的事,望了一下不见老陈,没言语走了。主任后脚也来了,问道:老陈还没回来?回答说没见人。主任大概也急着领钱,叫人去老陈住的单身宿舍看。去看了,门锁着。老陈家在郊区农村,也就几十里路,乡路不好走,骑自行车得一个来小时。主任悻悻地走了,看脸色也不悦。下午上了班,别说大办公室里的人急,主任都来了几趟,还是未见老陈回来。那时没手机,也没法往老陈家打电话,虽说不是很远,找一趟也不易,况且没那必要。再说那时,不会萌生携款出逃之类荒唐的猜测,料想除了路上出事,抑或突然生病了,找不出别的缘由。于是就在有限范围类胡思乱想,期待着老陈回来。下午下班时,主任又来了,脸挺得平平的,明显面带愠色,既不布置工作,也不听取汇报,只自言自语说了句:陈老爷也只有在我们这能这么干,叫他换个地方试试,不立马走人才怪。大家面面相觑,不知说啥好,尽管心里都着急,猜不出出了什么事,故作宽松笑说,陈老爷莫非叫老婆给缠住了,不得脱身了,若无其事地下了班。

    第二天,陈老爷倒是早早地来到办公室,像没发生什么事似的,一一给大家分了工资,让当面点清。问起他昨天没赶回来的原因,你又感冒了吗?没,他先是不语,后铙不过,支支吾吾了半天,只说他一上班就把大家的工资领了,往宿舍桌抽屉一锁,自己急着先往家里送......至于家里到底出了啥事,是不是叫嫂子拖住走不了?到底没说出个子午寅卯。后来,还是从主任嘴里知道,陈老爷汇报说,衣裳没干。原来回家后老婆看他的制服该洗了,就洗了,晾在院子里,心想不等天黑,衣服就干了,哪知一直等到天黑,衣服都没晾干透。知道了缘由,明白他上班穿的制服只有那一件,大家心照不宣,当面没人说啥,背后却传开了轶事。

 

    看了这篇短文,当年同办公室的老豆说:陈老爷去世两年了,还说:生前曾对他说:你佝偻个腰,你不能活展脱些吗?陈老爷回答说:我这个人,硬是活不展脱。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6年01月06日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blog.163.com/hhao_zi/blog/static/1996290362015116817391/

感谢龙女小曼的动画图片设计。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