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总在戏里戏外 作者:今生的梅影  

2017-01-16 09:45:50|  分类: 散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6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总在戏里戏外  


作者:【散文】总在戏里戏外  作者:今生的梅影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今生的梅影      编辑:【散文】2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木子叶寒

 

散文诗精品:《》作者:(ouyangxinyubicun banmu)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散文】总在戏里戏外  作者:今生的梅影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奏一曲古韵 书一纸墨香。。。【情感美文/古韵生香】 - 火凤凰 - hfh9989的博客

       火车在戈壁上飞驰。车窗外,小雪覆盖了连绵的祁连,真正的“青山不老,为雪白头。”车窗下,我一路听着秦腔一路流泪。“绿水无波,因风皱面。”使人流泪的也正是因为挥之不去的秦腔。

1


        脑海里总有那些画面,总与秦腔有关。

        知道邻村要唱戏了,父亲骑着自行车前面带着我后面带着母亲去看戏。空旷的戈壁滩上孤零零的只有一座戏台。台上是锣鼓家伙叮个咚,胡琴吱吱吜吜咿咿呀呀,各色花脸你来我往,还有背彩旗的,戴花羚的,一个一个说说唱唱。也许是年龄太小,总之,只记得台下挤满了人,来得早的都坐着各种各样的凳子占据了台口,来得晚得只能排在后面,站在自己能够看到见的位置。而我好像总站在自行车的货架上,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因为怕自行车跌倒,站累了也不敢乱动。可是即使如此,好像也不太反感那个东西,或许是生活里太少热闹的缘故吧。

        记得有一年过年的时候,父亲把学校的电唱机借回家来听。同时借来的唱片薄厚大小软硬不同,有红有绿有黑,都带着淡淡的胶香味。我能够记得的,只是几部秦腔的名字,比如《孙安动本》《二进宫》之类的,具体的内容其实一无所知。也许是因为电唱机是当时比较时尚的娱乐工具,我总在父亲的指导下一次次为他和母亲换唱片,并乐此而不疲。

        我上初中时的学校在离家较远的一个镇上。他们有秋收后唱戏的传统。而学校会因为唱戏而每天下午都放假。每当这种时候我的任务就是帮老爷爷搬椅子。把椅子搬到戏场,等爷爷听完戏后再搬回家就是我的全部任务。有一天晚上,也许是有吐火的秦腔绝技,我竟不自觉地看着戏台口两侧的字幕安静地看起戏来。我至今都记得,那出戏叫《闯宫抱斗》,讲的是封神演义的故事。这可能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看明白秦腔讲的是什么故事。

        家里有了录音机的时候,父亲买回来的磁带自然全是秦腔。我能够记得有时候我和姐姐还有父亲母亲一起在家的时候,打开录音机听秦腔,因为可以反复听,又有带唱词的折页,我们竟然可以你一句我一句地跟唱。记得听得最多的是《花亭相会》,可能是因为角色少、故事简单的缘故,我至今都记得任哲中、苏蕊娥清晰的唱腔。

      秦腔的种子也许就是在少不更事中种下的。

2


        我家的小区边上是一个人工公园。每到夏天的周末,总有戏班子在那里唱戏,如今算算竟然有十多年了。我总在得闲的时候去那里看戏。记得起初他们唱戏的时候,都是一人唱一段,他们称之为清唱。戏班子的家伙也很简单,就是一个敲鼓的,一个拉板胡的,或者还有几把二胡,再就是一只大话筒,外加一个高音喇叭。唱戏的基本上是固定的那么几个人,看起来都不年轻了,唱得有气无力的。后来的时候逐渐有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们参加到他们的队伍中来。很明显也渐渐地有了年轻人加入到他们行列里了。有时候觉得,唱戏对他们来说或许是有些瘾的。有的风风火火地赶来等着排队唱上一段,然后就急急忙忙地骑车又走了。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戏班子的阵容明显强大了。有敲鼓、敲锣、打镲、打梆子的,有拉板胡、二胡、低胡的,有敲扬琴的,吹笛子的。高音喇叭换成了音箱,除了大话筒以外还配备了无线胸麦,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戏班子了。

        看戏对我来说只是个消闲的事情。因为大多时候我总听不清楚他们唱的是什么唱词,除非自己熟悉的那些唱段能够知道剧情而已,但是,每当他们的锣鼓家伙响起来的时候,总还是不由得前往。除了看那些自己明白的戏情,其它的空闲就看那些从各处赶来唱戏的人们。他们事前都知道自己的角色,但并不集中排练。于是在化妆的过程中一对一的边化妆,边对戏。还有更认真的化好妆后在后台安静处一招一式比划着演戏的程式。他们中有些人年轻时候是演过戏的,相当于专业人员,一个教一个时间久了,演起来倒也得心应手。最复杂的是演员与音乐班子的配合,打鼓叫板的、拉板胡的没有磨合,两人眉来眼去需要沟通。唱的人学的是一个版本,拉的人拉的是另一个版本,不合拍的情况多有发生,但似乎从没有冷过场子,无论是敲的、打的还是唱的,总有一个补救的办法让演出继续。这种时候,看戏也就变成了看热闹。

        上学的时候看《红楼梦》,黛玉说,原来戏里才有好文章。这不愧是才女的识见。且不说“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这样的名句,即使在广泛传唱的戏曲里,好的词句也比比皆是。《断桥》里白素贞唱“西湖山水还依旧,憔悴难对满眼秋,山边枫叶红似染,不堪回首忆旧游。”短短四句,有景有情,诗一样的感受。《周仁回府》里周仁唱“见嫂嫂她直哭得悲哀伤痛,冷凄凄荒郊外我哭妻几声,怒冲冲骂延年贼太暴横,偏偏的奉承东卖主求荣,咕哝哝在严府贼把计定,眼睁睁我入了贼的牢笼,闷悠悠回家来说明了情景,气昂昂贤德妻她巧计顿生,急忙忙改行装要把贼哄,哗啦啦鼓乐响贼把亲迎,恨切切暗藏着短刀一柄,懦怯怯无气力大功难成,痛煞煞莫奈何自己吻颈,血淋淋倒在地严贼胆惊。哭贤妻哭得我悲哀伤痛,哎… 盼哥哥大功成衣锦回还。”短短二百字就交代清楚了故事的脉络,而且也让人感受到了角色内心的伤痛,真是不得不佩服戏文的简洁凝练和生动。《赶坡》里王宝川唱的“寒窑虽苦妻无怨,一心自主觅夫男。二月二飘彩随心愿,三击掌离府奔城南。四路里狼烟起战患,五典坡送夫跨征鞍。柳绿曲江年复年,七夕望断银河天。八月中秋月明见,久守寒窑等夫还。”从一唱至九,即是一种过程的诉说,同时,也表达了一个漫长的历程。接下来唱的,“十八年、十八年,十八年彩球存心坎。十八年孤苦尤觉甜、尤觉甜,十八年未进相府院。十八年学会务桑田,十八年玉手结老茧。十八年霜染两鬓癍,十八年乡邻常照管。十八年顶门立户在人前,十八年日夜哭思盼。十八年盼来了、十八年盼来这一天,十八年、十八年盼来了,十八年后在人前,十八年日夜哭思盼,十八年盼来了、十八年、十八年、十八年、十八年盼来了、十八年盼来这一天,苍天不负宝钏盼,苦难夫妻终团圆。”大段重复的叙述方式,层层递进的戏文内容和急缓不同的节奏,加之不同演员的把控,唱腔兜兜转转,有时候唱一个字都起起落落好几个转折,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婉转,加之演唱者自身嗓音和唱法的不同,才使秦腔每次听起来都觉得兴味不同。

        或许是看戏的时间久了,也或许是经历的事情多了,再后来看戏的感觉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同。比如看诸葛亮五丈塬禳灯,情知自己命已注定,但回顾一生所为,还是有许许多多的不舍和不罢休,一种人生迟暮的痛感油然而生。比如看杨五郞金沙滩一战后,两难在忠于朝廷、孝于杨门和不忍于奸侫当道的情势里,最终遁入空门,也能使人想起一件件情与理冲突的往事。看韩琦不杀秦香莲母子无法完成使命,杀了秦香莲母子又伤天害理,最后只能舍身取义,彰显大义,又使人再一次看清了天地良心。也是每每听演员们或激昂或愤懑或犹豫的演唱,看演员们眼神、表情、手法、身法、步法的表演,看到动静之间全是戏份的时候就自然地跟着角色入戏了。

3

       也就是近两年,公园里、广场上、社区里的秦腔演出已经成为周末百姓戏迷的正常生活了。周末每晚都有演出,大大小小的戏班子好多个。当然已经不是一人一段的清唱了,老老少少的戏友们开始穿上戏装,扮上花脸几个人一起唱起折子戏了。三三两两的戏友们凑在一起,按照已有的行头和熟悉的唱段进行分工,一折折的秦腔也就能成功上演了。什么“三对面”、“赶坡”“杀庙”、“起解”、“叮本”等等,虽然总在唱那么熟悉的几折戏,担因为角色的扮演者不同,观众们总也看得津津有味。

        传说清末有一位秦腔名角所在的班子散伙了。于是不能在固定的班子里演戏。这位名角最拿手的绝活是身体直挺挺倒地而死。后来他年纪大了,每演一次倒地都很伤身体。邀请他的班子说,意思一下就好了,不用真倒。这位名角却坚持演一次倒一次,直到有一次真的倒在戏台上就再也没有醒来。艺人们的规矩是祖师爷定下的,生长在他们的骨子里。公园里的戏友们虽然是临时搭班子,但在正式开场前还是要互相沟通一下的,什么时候做什么动作,哪个程式后该干什么,等等,都在后台里一五一十地进行上台前的交流。虽然场地有限,条件简陋,但戏友们乐此不疲,尤其是上台后,青衣的冷峻,老旦、小旦的随意、丰富,小生、须生的架式,都在那些虽然不专业但又极在行的戏友们的表演之下无不尽力而为。装扮上场,他们都是一个一个真实不虚的秦香莲、包文正和小韩琦。

        我曾看过一位票友扮戏的全过程。从扎头上的绷子开始到擦底粉到画粉脸,再到把头上的簪花等等的一个一个一次一次地安排妥当,穿上戏装,准备上场,前前后后花费了近两个小时。令我不能理解的是,经过那么麻烦的装扮过程,上场去只是扮了宫人的角色,没出声地在戏台上站了几十分钟。用自己的话讲,演戏就是这样,有当主角的时候,就有当配角的时候,演好一台子戏就是大家配合的事情。这到让我多多少少对这些票友们的规矩生了些敬佩。看着由打工者、生意人以及公职人员组成的草台班子演戏,你扮他的配角,他演你的主角,互相支撑,嬉笑怒骂如实景一般,今天还是老爷,下次可能就扮了个院公,上次还演娘娘,下回也许就是宫女了。分明是个老妇人,上台却是个大花脸。每个人都没有固定角色,也没有固定的主角和配角,有抒展地表演和表达的时候,也有安静地站在台上跑龙套的时候。不管什么人,都以搭班子唱戏为主,所谓“戏比天大”,这就让人觉得戏剧演出的好了。

        许许多多的事情是没有理由的。这么多年的看戏生活,也或多或少地了解了一些戏友们。在诸多唱戏的人里,有的是做生意的富人,有的是出门在外的打工者,有的是小本的经营业主,有的是年轻时候参加社教运动唱过戏的退休人员,也有尚在工作岗位上的公务人员,真正的草台班子,三教九流。就是这些来自各路的人们,天热的时候画着油彩、穿着戏装,一演一身汗。天冷的时候上场前都裹着大棉袄,据说一上场就不冷了。有的只是画了脸子,穿上戏装跟着主角们跑跑场子,也算过了瘾了。老戏友讲,大家在一起搭班子,要人人都有自己戏份,才能一起玩得久。再者是他们的行头,都是自己出资购置的,你有个长胡子,他有公主霞帔,用的时候大家一定要周济着、爱护着用,一折子戏才能唱起来。元旦的时候因为放假,戏友们接连三天都奔走在各个演出场地,最多的时候一天演出两次。一位开商场的戏友说,三天都没去公司了,没办法,就是喜欢,就觉得心里舒坦。虽然赶场子辛苦些,但心情特别好。公园的戏班子里来了一位新人,扮相好,唱腔好,每个周末都去唱戏,总是赢得戏迷们的喝彩。后来听戏友们讲,她每次到公园唱戏,坐公交车就需要一个小时,化妆又需要一个来小时,可是,每折戏也就半小时左右。这在旁人看来,真觉得是划不来的事情,也没有更多的人去理解这些戏友们的执着和快乐。曾经在皓月当空的广场上,看到一对打工者穿着的小夫妻在清唱秦腔。男的坐在自行车货架上轻一声重一声地拉着板胡,女的站成“丁”字步在男的旁边,翘着兰花指轻盈欢快地唱。夏夜里的月光下,远远地看着他们,就如同听两个行走的路人你一句我一句亲密地聊着,那种音乐、唱腔和戏文里的沟通,只有他们自己能够明白。

        据说,有人类的时候,就有了戏,是巫师们跳神与神灵沟通的仪式。当京剧产生的时候,戏剧才成为一门综合艺术了,唱念做打,手眼身法,点点滴滴无不成活。就如《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唱了一辈子虞姬,每次都当成第一次,真正是“不疯魔不成活”。不过,即使程蝶衣再怎么“不疯魔不成活”,世间的虞姬和霸王永远只有一个,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虞姬和霸王,或者在零零总总的文字里,或者在热闹不休的高台上,又或者在人们不断成长的岁月里,无论哪一种,无非是后人演绎前人的故事,自己重复他人的生活,戏里戏外都是一个样子。


  奏一曲古韵 书一纸墨香。。。【情感美文/古韵生香】 - 火凤凰 - hfh9989的博客

 

【原创】春雨,碎绪(《华夏文学》之【闲敲春窗】同题) - 陌上纤尘 - 陌上纤尘


散文诗精品:《》作者:(ouyangxinyubicun banmu)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30期 总第55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6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文链接总在戏里戏外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