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第五章:一叶知秋 作者:兰蘋红  

2017-01-06 21:02:58|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22期 总第184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 兰蘋红           责编:卡莎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第五章:一叶知秋     作者:兰蘋红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五、  

 

光阴似箭,一去不返。

卫光北有半年多没有收到汪永川的来信了。他心里很是焦急,可是自己眼力不济,只好委托女儿静尘写信询问。半个月后,汪永川回信了,信是专门写给静尘的。

    “来信已于十八日收到。从来信看,叔叔阿姨认为你的文学水平是够格的。好好努力,希望你按照自己认准的这一目标努力。千万不要怕外界的一些非议,学习中也会遇到一些自己料想不到的问题和困难,对此,你要冷静认真正确对待它。千万不要被它吓倒。一句话,路在何方?路在自己脚下,你说对么?

    前不久青海省部分地区发生了一次突然的强列地震,咱们过去生活的地方大部分人当时都没有什么大的感受,只是在家里和办公室的人有所感觉。当天晚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也及时地报道了地震的情况。伤亡人员主要是塘格木农场邻近单位。离震中不太远的黄河第六水电站龙羊峡水电站安然无恙,照常发电。

    你玉刚哥也代表公司作为突击队员参加了救援工作,他表现很好,左臂受了轻伤,现在在家疗养,组织上已为他记功。

    你来信说你父母目前身体都很健康,我们很高兴,你爸视力不好,请他在行走时多加小心,注意安全,也望你作儿女的多加关照。欢迎你们全家夏天来玩儿,这儿夏天是很好过的,行吗?

    谈到你们全家人对叔叔阿姨评价之事,当叔叔的每次都觉得惭愧。你们过奖了,虽然离别10多年,我们两家相处胜似亲人一般。主要是我们两家大人在待人处事方面有共同的观点和语言,特别是你父亲,在叔叔初次和他相处的那段日子里,他对我在思想上的帮助是很大的,也是很实在的,之后你妈妈在对你阿姨及家务事和针线活方面的帮助是全方面而广泛细致的。所以,我们两家的亲密相处是有比较牢固的思想基础的。对此,也就必然给你们家的孩子们留下了较为良好的印象。愿我们两家的亲密关系长久地保持和发展下去。

    你玉欣姐现在已调到建行招待所工作,表现很好。你玉奇哥两口子工作都很忙,也很顺当。一年中也要往内地出差两三次。今年四月他俩分别出差到杭州、上海。你玉奇哥在南宁等地逗留了一个月时间,联系业务。他们的小孩也送省委小学了。你玉刚哥在上电大,大有进步,个人事还在考虑。他和王欣以事业为主,我们当老人也不好多加干预。现在西宁发展很快,大型商场建了不少,可以说内地各大城市有的西宁也都有的。现在西门上正在建地下商场,元月1日就开始营业了。请你们来参观好吗? 现在西宁的沿街平房全部改建成七至八层的住宅楼,大套的五六十平方,小套的40多平方。

    最后,再谈一些原来与你爸、叔叔一起儿工作过的老同志的概况。他们大都住在南滩礼堂附近的干休所和办事处后面的干休所楼房,我们一起去过很多次。

    每月到办事处领工资时都未见到,从面容和步态上看上去,的确是各自都老了,有的也过逝了。如徐仲华、李生春都先后去世了,而他们的老伴和不满18周岁的小孩,政府每月给70元-80元的生活费,居住条件不变。从至今尚健在的交谈中可以看出,他们大多数同志对现在的各种待遇感到比较满意,有病什么的就可以住进医院治疗,情况就是这样。你爸的二级金星奖章和共和国成立50周年纪念章随后由老干部处寄去,勿忘!下次再谈。

 

                                叔叔:永川

                                 阿姨吴桂

                                99.9.29日

    读完汪叔叔的信,静尘有种不祥的预感。一向爽朗的汪叔叔怎么会以住院治疗为结尾呢?卫光北觉得不太对劲,但他毕竟是个内向的人,没说什么。

    “爸,你说玉奇哥会不会来咱们这儿?”

“那也说不准!他是哪儿都去的人!”    

“我倒更希望你汪叔叔也能来”!

    “哪儿那么凑巧?不成咱们再去嘛!”

    “说的轻巧巧,人老了,经不起折腾了!”卫光北喟叹一声,上楼又侍弄他种的花草儿去了。

    说曹操,曹操到,汪玉奇于半月后真的来到了兴平市。此行,他是专程与平阳市某电业集团下属的服务公司签约的。他在兴平市逗留了两天,专程拜望了卫光北全家,后通过兴国的引荐,认识了副市长赵清生。

    赵市长非常欣赏他的才干,亲自让他与经理贾仁直接洽谈,此次会面,成效显著,又有赵副市长的脸面,贾仁一反常态,异常热情地与玉奇商议向西北引进有关优质燃用煤的事宜,从平阳市调拨15778吨燃用煤,价值约150万元人民币,一周后发货3500吨,两个月后全部到货,玉奇爽快地付了三分之一定金50万元,双方皆大欢喜,举杯相应,生意进展得极其顺利,玉奇很高兴,又专门打电话约霄锋、华超、兴国、王铭、沈力前来小聚,一叙情谊。席间,霄锋、华超多次提醒玉奇小心谨慎,切切不可大意。

    “放心吧,哥们,商场如战场,我看赵市长这人是决不会坑我的。平阳市是全国有名的煤炭城市,我也正是看中了它煤质优良、交通便利的优势来此拓展业务的。有大伙儿相助,我想会成功的!”

    “赵市长靠得住,可贾仁呢?咱们又不托他的底细,听说他过去是靠倒卖钢材发家的,后来暴富了,才花钱买官做到今天这个位置。”

    “噢?他现在做公家生意,不出他的钱,不会有问题吧?对吗,兴国老弟?”一直沉默不语的兴国思考着,忧心冲冲地说:“但愿如此吧!”

    玉奇的眉头略蹙了一下,他不能不在意了,兴国催他又和赵市长通了电话,再次重申了提前发货的理由,赵市长爽快应允,亲自打手机通知贾仁三天内发三个车皮的货至西宁。此时,他才长舒一口气。次日凌晨,他便登上了西去的飞机,结束了平阳之行。回到西宁后,他于第四天收到了3500吨优质煤,煤质甚好。又等了20多天,他才收到了剩下了的12278吨燃用煤,取出样品一化验, 里面竟掺进了约三分之一的煤泥和煤矸石等杂质。他傻了,损失太大了──近70万元人民币啊!这不是要人的命吗?他疯了似地打电话找赵市长,可他已去省委党学习去了,不在平阳市。打贾仁的手机,根本打不进去,他又急又气,又找兴国联系。兴国告诉他:“玉奇哥,出事了,贾仁因涉嫌贪污巨额公款,已携款外逃七天了,公安部门正在通辑他,被他坑的客户有70多家,公司也被法院查封了。听说他的后台──  一位和他同乡的副省长也被勒令削职检查了。赵市长外出学习,未必知道此事,何可要挺住啊!现在你要尽最大努力挽回损失!”

    放下电话,玉奇跌坐于皮椅上傻子似地张开大嘴半天合不拢,一气之下他当场砸碎了价值3000多元的大金鱼缸。他焦躁地在屋里踱来踱去,领带也抻开了,拎起罐饮料咕咚了几大口也品不出个滋味。然后,他掏出支雪茄烟闭目猛吸几大口,心绪才平稳一些。他脑子里乱极了,一向春风得意的他不防被人暗算, 上了弥天大当! 这档生意净贴了近80万元啊!虽说他是受害者,但他的公司怎么办?200 多名员工等他发工资、福利呐!他就是砸锅卖铁也补不足这个大窟窿!偏偏这时候,妹妹玉欣打电话说:“爸爸肝病复发,送医院治疗了,你快来!”他强打精神,匆匆驾车去省老干部中心医院。

    病房里,站满了亲人们,还有从外地赶来的两位姐姐。一位高个子医生将他喊出,客气地问:“你就是汪总经理?”

    “是我。有话请说吧!”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经诊断,你父亲得的是肺癌,晚期,顶多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医生同情地叹口气。

    此话犹如当头棒喝,玉奇的的脸色惨白,他一个趔趄,手扶着墙,慢慢跌坐于地。半响,捂着脸,任泪水哗哗直流,“父亲,我的父亲,你受了一辈子苦,光荣大半生,临老,您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又给您捅了这么大的漏子!他痛苦地抱着头,用力撕扯自己的头发。

    “你冷静点,多买点儿营养品,孝敬老人吧!”医生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注意,千万别让病人知道!”

    玉奇艰难地点了点头,跌跌撞撞地到卫生间用冷水冲了冲脸,使自己平静下来。

    他是从警校毕业的高才生,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理智战胜感情应该是他擅长做的事情,他将弟妹们召集到一块儿,商量了一下,公布了父亲的痛情,嘱咐大家注意情绪稳定,千万不要让妈妈知道。他们还排了班,轮流照顾父亲。汪永川人在病床上,心却走得很远很远。

    他的肺疼得厉害,像有刀子生刮般疼。他这一辈子没有别的爱好,就爱吸烟,站着吸,写材料吸,看报吸,就连上厕所也吸。吸烟使他经常咳嗽、吐痰,近来痰中常常带血丝,他是一个敏感的人,知道自己病得不轻,可能得了绝症。这一点儿,他从医生和儿女们的神态中已看出来了,只有可怜的老伴吴桂还蒙在鼓里。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欠妻子的太多,没让她跟自己亨一天福,反而吃了很多苦。死在老伴前面让她哭自己,那是多么地残忍?念及此,他心里一阵难受,不由将脸扭向里边。

    “老汪,吃点儿苹果吧,成天吃药,嘴里怪苦的。”老伴的头发花白了,眼角堆满了皱纹,昔日白净漂亮的川妹子如今变成了皮肤黑红的老妪,他不由一阵心酸。

    “好,我吃,你也吃吧!”……“老吴,过两天咱们也出院吧!我这病没啥大不了,开点了药回家吃一样治疗。我想和你一块儿好好逛逛街。你忘了我是个老顽童,心野着呢,总想多看看这城市的新景致!”他说着笑了,一脸的天真。

    吴桂望着他,心里说说不出的伤感,“好,等你好了,我陪你转个够!”

    “爸爸,您该吃药了!”玉奇此时进来,催促他服药。汪永川接过白色小  纸杯,将药服下。他半坐起身,打量着儿子!“近来生意好吗?”

    “还行。”

    “你是总经理,忙你的去吧,这儿有你妈呢!,别耽误了工作!”

    “就是,你们都忙正事吧,我一人就行!”吴桂也坚决地说。

    “没事,妈,我们都合计好了,就这么几天,一人轮一天也就转过来了。……只是”他嗫嚅着。“怎么了。”

    “只是我们公司最近与南方一家公司谈业务,非得我去,我可能要出差一两个月。”玉奇极不高明地撒着谎。

    他是警察出身,巨额现金被骗走,造成的恶劣后果他深知,他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父亲革命了一辈子,奉献了一辈子,他不能让老人家在临终前怀着遗憾,带着阴影离去。

    “那好,你去吧,爸爸在家等你回来。”父亲慈爱地对他笑笑,“竹叶青还有两瓶哟!”

    他笑了,大大方方地向父母道别,转身走了病房。

    从医院出来,回到家中,将自己几年来的积蓄全部从附近银行里取出来交给妻子。他没敢对妻子说实话,也说要出差。

    陈蓉以为他心情不好,为他打水洗脚,安顿他睡下了。

    第二天清早,他匆匆起床洗漱,然后轻轻转到儿子的房间站了许久,为儿子留下一个高档的笔记本,然后出门坐车来到了公司。

    助手宋达明正在办公室等他。他笑着将自己办公室的钥匙交给他。

    “小伙子,你是经贸大学毕业的,这把交椅迟早是你的,好好干吧!”他真诚地拍了拍小宋的宽肩膀,双目凝视着他:“无论以后发生多么大的变故,记住我的话,坚决地干下去,把公司给我办好,让每一个员工都有事做,有饭吃,否则,我以后决不饶你小子!你可以走了,宋总经理!”

    “那你去哪儿,经理!”小宋一脸一惊讶。    “我?去我应该去的地方!不要告诉任何人!有谁问起我,就说我出差了,包括你嫂子!公司这般小船就靠你掌舵了,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是,我将竭尽全力,经理。”

    “对了,以后每周给我父亲买两筐苹果,要红富士的,他只喜欢吃这种苹果,这500元钱,拿着!”

“我有”。

“你拿着吧!”

    “不,收下,这是一个儿子的孝心,不要拒绝他!好了,你可以走了,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他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小宋走了,屋子里空荡荡的,如同他无助的心。

    他环视着这间华丽的办公室,他在这屋里五年了,心中感慨万端,思绪如潮,忽而觉得一切恍若隔世般陌生。他思忖片刻,拿起笔飞快地写了封短信,打电话将秘书小沈── 一个漂亮高挑个的女孩子。

    “小沈,请你于两个月后将此信交给我父亲!”小沈茫然地望着他,点了点头。

    王奇如释重负地捡起盛有衣服、生活用品的高档皮箱,心情凄惶地离开了这幢他熟悉的办公大楼。

    很多员工见了他仍很亲热地打招呼,他姿态优雅微笑还礼。

    出了大楼,他租车向省公安厅方向驶去。一路上,他不停地吸烟,眼光驻留于他热爱的这座都市。在公安厅大门前,他下了车,整了整衣服,迈起标准步向大楼内走去,他的脚步声响亮而有节奏,在空荡的大楼里响起了沉重的回声……

    一个月后,汪玉奇因损害国家财产回被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起诉,鉴于他主动投案自首,又及时挽回了不必要的损失,法院依法判处他有期徒刑五年,半月后将押解至他父亲工作过的农场进行劳动改造。

    临送劳改农场那天,妻子和弟妹们来看他了。他低着头,穿着蓝色囚服,眼窝凹陷。不看他们一眼。快上囚车时,才说了句:“不许告诉爸爸、妈妈!好好照顾他们!”警车呼啸着开走了,走向他童年生活过的地方。过去,他是多么骄傲,他是一名警察的儿子,成绩优秀,在班里是佼佼者,同学们都羡慕他;他骨子里有种干部子弟的优越与自尊感。可此刻,他手戴铐铐,身着囚服,服失去了一个人的自尊和作为一个公民的自由。自由,多么宝贵的东西!它就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又悄无声息在你生活周围流淌着,只有当你失去它的时候,才倍感它的珍贵!他目光望着西宁──这座城市,心里默默地祈祷:“父亲,原谅我吧,愿你一路走好!”

      半个月后,汪永川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医生和护士们忙碌着为他吸氧、输液、萤光屏上的图像渐渐成了直线──高个子医生遗憾地摇摇头,停止了做人工呼吸。

    “爸爸,您不要我们了!”王欣第一个痛哭着扑倒在父亲身旁。汪永川神态安祥地闭着双目,宽阔的嘴唇紧抿着,唇边还有一丝笑意,显示着一个男人的顽强风骨。他像是睡着了。吴桂哭昏了过去,儿女们七手八脚地将她扶进了抢救室。

    玉奇的妻子陈蓉哭着将玉奇临走前写的信放在他枕边,轻声唤道:“爸,您安息吧!玉奇会回来看您的!”病床边的条几上,堆满了玉奇派人送来的苹果,有一个已削好了皮,在杯子上放着。

    “嫂子,告诉爸爸吧,让他人家也知道哥哥为什么一直没来看他!”

    陈蓉揩去眼泪,打开信封。“爸爸,我没有勇气告诉您我的事情,还是让你的儿媳你为转告吧!”“爸爸,我从生意场上败了下来,而且是惨败。我被内地一个骗子骗惨了,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作为总经理,我贵无旁贷。从小,您就教育我──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请原谅孩儿不孝,我走了,去投案自首,去接受理应承受的法律制裁。我知道──这对于您,一位老干部来说是多么的残酷和不公平,但我必须承担责任,否则,我将愧对您和妈妈三十多年对我的教悔!

    放心吧,爸爸,我会好好改造的!您还记得我小时候说的话吗?长大了──要做一个有用的人!这次我摔倒了,但儿子不会永远倒下,我会从跌倒的地方重新站起来的,我不能也不愿再丢您老的脸!

    好好养病,顺祝康复。

 

                                 不孝儿:玉奇

                                  11.9日匆笔

    陈蓉念着信,泣不成声,弟妹们听着无不动容。他们为大哥的不幸而难过,又为大哥的孝心和不服输精神而感动。

    “嫂子,别哭子,我和玉欣下个月和你一块儿带着倒侄子去看大哥!”玉刚抹着泪对大嫂说。

    “以后我们只有妈妈了,要好好照顾她老人家。要把爸的后事办好。她一辈子吃苦受累,临老又这么孤独,作为儿女我们要尽到孝心!”陈蓉的语调不高,却字字千斤。玉欣庆幸自己有一个好大嫂。大哥入狱后,嫂子瘦了一圈儿,苍老了许多,心里难受,仍忙里忙外,毫无怨言,默默地为这个家奔波。

    “嫂子,你走好!”她像个小孩子似地趴在嫂子的肩头哭了。

    一周后,汪永川的尸骨安放于省司法厅老干部公墓,石碑上雕刻着他的照片和名字。他仍然微笑着,一如生前那么微笑着,乐观地注视着这个世界。

    玉刚专程将《共和国奠基人──青海卷》买来,用红绸布包好,随父亲的骨灰入土为安。父亲工作了一辈子,革命了一辈子,到退休时也只是个管教干事,普通党员,无官无权,两袖清风。但他心里坦荡,光明磊落。去年组织上请他将个人简历撰写出来,附上照片,送往该书编辑部。

    现在书出来了,爸爸却永远地离去了,化为共和国上空一颗无名的星星!王刚不能让爸爸这么孤苦地走,他要为爸爸做点补偿。他坐车往返100多公里买来了此书,作为送给父亲的最后礼物。

    “爸爸,您安息吧!共和国历史上也有您的一页了!”玉刚默默地点燃一根烟,放在石碑旁,秋风萧索,松涛阵阵,一行人默默肃立着,久久不肯离去……

    人的惰性很张狂,它常随着意志力的衰退而疯长,直至难以遏制,而这种惰性得之随着季节的更替而轮回。秋天正是人滋发惰性的第二个黄金潮。如果说春天人们是“春眠不觉晓”的懒洋洋,而秋天则庸懒得“不知秋果落谁家了”。秋天的天空旷远而纯净,秋天的落叶是凄黄的。秋天的印象就如一位忧郁的诗人。优美而忧伤。你尽可以独坐窗前,忆往昔岁月,任道道风景从心底涌现,描绘出海之波澜壮阔与温柔娴静。思绪也许常常被什么东西牵绊着,寂莫,如一把小小的鞭子,抽打在脸上,烙伤划入心海。

    任何人也无法抹去这浓浓的肃杀气氛,生命中总有这样一个季节──属于冷清,属于空寂,也属于哀愁。你可以对月空流泪,也可对枫明月之咏杯,为秋高气爽而欢呼。秋天,有烈士的壮志,英雄的烈酒,美人的清泪。

    它也属于成熟── 一种老化,一种年轮的递进, 任何人无法抗拒成熟,当然就不能拒绝秋神的拜访。人们啊,把思想留给自己,将忧愁留给昨天,减少心灵的重负,等待下一个黎明的到来吧!那时你会听见──相信吧,快聆听天使的回声,相信它会带给你一个优美的瞬间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第五章:一叶知秋     作者:兰蘋红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6年01月06日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兰蘋红网易博客:  http://m13837552282.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