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第七章:艰难岁月 作者:兰蘋红  

2017-02-16 18:02:46|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22期 总第184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兰蘋红     责编:  卡莎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第七章:艰难岁月    作者:兰蘋红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七、艰 难 岁 月

 

人的一生当中,犹如参天大树的年轮,每一圈都是生命的印记;每一年都是浸透血泪的日子。而在这难忘的年轮中,有他最怕触摸的一段记忆。那便是1960年,那段暗淡无光而令人心酸的日子。

    这一年,是三年困难时期的第二个年头。卫光北家居农村的父母兄弟们,经历了严酷的考验。同时,刘豫的娘家也不时寄来告急的信件。

    卫光北此时已分配至离家属区很远的小煤矿工作,每天督促犯人炸山、拉石,干得没白没黑。距他数百里之遥的刘豫住在渠沟农场,领着两个女儿艰难度日。

    一天黄昏,他未来得及洗净脸上的煤渍,小通讯员匆匆带来一封家信,是刘豫写的。

    “老卫:

    三妹来信说娘已去世半月了,城里和乡下一样没粮食吃;听说娘死时肚子肿得很大。爹也病倒了,哥哥出去打短工了,两个妹妹和小弟弟还要靠他养活呢?张志昆的爱人病了,很重。

    我想回去,怎么办?望速告知!

                                       刘豫

                                  

1960.3.10日匆草”

    他的心陡地一沉,无力地跌坐于地铺上,眼前似乎笼上了一层雾水。磨了一辈子面的岳母竟然是饿死的,看样子岳父也维持不了多久,妻子作为长女随他至此,日子过得也是紧巴巴的,远水难解近渴。一种不祥的预感渐渐袭来,那老家呢?爷爷、奶奶、父母、兄弟们呢?那可是一大家子人哪!爷爷、奶奶都80多岁了!他不敢想下去。赶紧摸摸兜里,只有20元钱及23斤粮票。10元钱同10斤粮票寄往岳父母家,另外10元钱、13斤粮票寄往老家。他以最快的速度写好信,自己亲自跑到十几里外的邮政所将信寄出。这可是救命钱哪,他暗自祈祷信快点到亲人手中。

他每月工资也就30元,吃饭公家管,每个月补25斤粮票;他省吃俭用,省下点儿钱寄给妻子、老家,出来半年多,人瘦得走了样。尽管如此,往往也是捉襟见肘,他已两个多月未给妻子寄一分钱了,真不知她们娘仨怎样过呢?白天累了一天,收工回来困得饭都不想吃--可还得吃呀!他匆匆啃了口黑馍馍就白开水咽下,强打精神给妻子写信。

    “老刘:

     信已收到!事已至此,望节哀!

     我已向家中寄去少量钱、票,估计可解燃眉之急;千里迢迢,你孤身一人回去决非易事,待过几日我凑足钱款托人捎回去再议此事!切记!

照顾好两个女儿!

老卫   

                            60.3.1晚匆就”

    第二天上工时,他将信交给通讯员,嘱咐他速速将信发出;哨声响了,犯人们已到达场地,他要集合干部们开会。每天一上工,人就分不过神来,风沙大,气候恶劣,无人愿干的苦差事也就他们几个河南老乡干。

    两个月后的一天傍晚,正在推煤车的卫光北忽然看见妻子抱着二女儿站在他面前;大女儿静云则远远地躲在母亲身后。他喜出望外:“你怎么来了?这儿不让带家属的!”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刘豫不理他,随他进了暂住的帐逢。风吹得帐篷吱吱乱叫,帐子好像随时会飞起似的,风四下跑气,尘土迷得人睁不开眼,嘴里不时灌进沙子,一股碜味。“再不来,你想饿死俺们娘仨呀!”刘豫说着,委屈地掉下泪来。

    “小点儿声,叫别人听见影响不好!”“静云,过来,让爸爸抱抱!”大女儿怯生生地踱过来,坐在他腿上。

“有啥难处,说嘛!”哭哭啼蹄可不像你的性格!他将毛巾递给妻子。

“你可倒好,利利索索来工作了。我呢?家属少,组织不起来,没活干,成天在家亲呆着。你走后,许多人也被调往各个工地,可苦了我们这一群妇女们。现在日子这么紧,到哪儿挣钱去?可大人要活,孩子要吃,一个个张嘴瞪眼的,你让我怎么办?你的信有一搭没一搭地收不到。时间一长,人家农场领导也不愿意管我们了。月底去领驻地10元钱补助,16斤粮票,领导说:‘你丈夫调往外地了,又是劳改单位家属,不归我们管。’我再跑去找场领导,人家说,我们也管不了,他现在和农场不在一个单位,我们这群家属成了皮球,两头踢来踢去的。我成天领着这几个女人出去偷偷馏点儿土豆、豆角充饥。张志昆家属有四个儿子,饿得哇哇乱叫,淑梅无法,有一次偷了点儿生产队的土豆,被队长发现了,报告了场长。场长开大会时,点名批评了她,她这人爱面子,丈夫也在外边联络不上,加上她原来就有羊羔疯病,气病交加,精神错乱了。”

    “那怎么得了?老张还不知道?”卫光北问。

    “托好几个人捎信,都未见回来,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听说他在另一个山区工作,距这儿有百十里吧!你和孩子先歇着,我去和大队长汇报一下,顺便给你们打点儿饭。”

    “哎,你等等”

    “我一会儿就回来,瓶里有热水”,他匆忙走了。

    按照大队规定,家属是不能住这儿的。自己不能带这个头。

    没想到见了曹大队长说是有情况后,大队长心情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卫,让弟妹住这儿吧!咱们一拍屁股走了,丢下女人们遭罪,天理不公啊!我这就向上级汇报,允许家属们随住。老婆是自己的,总得有人管嘛!”一席话说得卫光北心里热乎乎的。

    “对了,老卫,去后勤处找顶破帐篷,喊几个犯人搭上一层;天太冷,咱大老爷们扛得住,女人们可扛不住!过两天,我也通知你嫂子来!”

    卫光北怀着感激的心情返回了驻地,他迅速找人加厚了帐篷,又亲自为女儿洗了脚,抱着二女儿哄睡。他知道,自己欠女儿的太多了!

    “反正这回我是不走了,让你也犯回错误吧!我把家里用的桌子、锅碗瓢勺和半袋杂面都卖了,我得回老家去!”

    “不过了?你?”

    “死沉死沉的,你让我咋带?那种日子再过几天我也得疯!”

    “好好好,住下吧!大队长同意了!我明天抽空去张志昆那儿捎个信,让他快回家看老婆!”

    “这是正事!你一定得见到他本人,淑梅也怪可怜的!几个孩子都是我们轮流管,场领导后来开始管了,淑梅在医院住着呢!”刘豫的好心肠促使她不再埋怨,她何尝不知道男人也很难呢?分别半年多,卫光北黑了许多,眼窝塌下去了,刚过30岁的人,看上去像个小老头。自己的丈夫,她不心疼谁心疼?可她了解他,知道他心里永远装着工作、别人的事,然后才是家里的事,这令她又恨又气又无奈。

    卫光北及时给张志昆捎去了信,淑梅在医院里见到了丈夫及十几张五元钞票。她将纸币一张张撕碎,抄起小桌上的茶怀将窗户打得粉碎。刘豫和另外一位家属抱住了她,在场的人无不心酸落泪。(后来,张志昆被特批在场部工作了一年多,妻子在西宁住了半年医院,精神才逐步恢复了正常。)

    就在卫光北夫妇团圆不久的一天,家书又报来噩耗:他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及兄长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相继去世,家中一下走了五口人。大弟弟光昆扛起了生活的重担,抚养3个弟弟妹妹过生活。这一天,卫光北觉得塌了天,他闷着头干了一天的活,以此来发泄他心头的悲伤。天快黑的时候,他独自一人跑到堆放废弃物的货堆上痛痛快快哭了一场。世界上最疼爱他的人走了,他身在千里之外,归心似箭,但任务在身,不可能回家见老人最一一面。妻女跟他千里辗转,居无定所,无数次的搬家、分离,似乎成了家常便饭。他的心伤感得发麻发痛,浑身的骨头架子仿佛即将散开。他竟混混沌沌地睡着了,直至焦急万分的妻子领着干部打着电筒找到他,把他架回住处。他再也睡不着觉,眼泪打湿了枕巾,这个刚强的汉子只能以此来祭奠他的亲人……

    第二天早上,刘豫和他一起去邮电所往老家寄出了十元钱,30斤粮票,这意味着这个月的生活费没有了;刘豫背着孩子,和家属们一块儿采野果,吃野菜糊糊,艰难地度日。回老家的计划只得取消,钱已接不上顿了,人都饿得有气无力,还是先顾活人吧!

    不久,刘豫的妹妹来信说:“父亲去世了,临终前再三喊着你的小名”。刘豫以泪洗面,心如刀割,她哭着七拼八凑借了二十元钱,二十斤粮票寄回家中;晚上,她跪对北方磕了一百多个响头,以此来告祭亡父的在天之灵!……

    这是他们夫妇大半生中最艰苦困顿,最悲伤的一年。当大多数中国人都在受苦挨饿的时侯,作为普通人的他们又怎么能幸免呢?他们这一年又搬了两回家,住帐篷,修公路,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得非常辛苦,但好在夫妇毕竞是团圆的,再苦的日子也能捱得过。

    当一九六一年的冬天来临的时候,他们的三女儿出生了。那时,他领着几十名犯人在修公路;汪永川也被大队长调到这儿协助他工作,有事可以两人商量一下;两个家属共同协助做好后方工作,彼此也有个照应,心理上轻松多了。尽管还住在半山坡的帐篷里,毕竞娣妹俩可以趁天晴上山采点儿蘑菇、打点儿野味什么的。那一段野山鸡、野兔特别多;卫光北和汪永川也带领几名战士打过几次猎,将猎物均分给十几位家属--女人们太苦了,几乎每天都得拾树枝、砍干柴烧火,一顿饭做下来烟薰火燎的,眼里噙满了泪,孩子小,经济拮据,每年春节都要给双方家庭寄点钱以示慰问。高原上的女人们,没有了美丽,只有成天面对风沙冰雪的袭击,异常辛劳地劳作着,照顾丈夫,侍候孩子,每人都落了一身病,也苍老了许多。

    一天晚上,卫光北实在太困了,连脚也未洗便躺在地铺上睡着了。帐篷里生了两个火炉,仍冷得人直打哆嗦,刘豫从马料场抱来捆麦秸铺在地上,以便使床暖和些。

“老卫,三闺女这两天总闹着哭;白天抱去让队医看了,说不要紧,吃点儿药就行;可我心里还不踏实,你看再瞧瞧不?”她推着丈夫。

“不要紧吧”,他摸了摸孩子的额头,“不热,睡吧,给老大老二盖好被子,你也睡吧!砸了半天石子,困坏了!”他掉转身又呼呼睡去。

半夜时分,孩子哭了起来,刘豫忙爬起来看。孩子小脸红扑扑的,浑身是汗;她以为孩子热,就搂着她少盖些,可孩子还是哭个不停。她急了,拼命地喊:“老卫,你醒醒!孩子又哭了!”

不幸的是困乏已深的卫光北睡得很死,怎么叫他也叫不醒。又气又急的刘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黑更半夜的,她对这新工地又不熟悉,怎么办?

“老卫”她实在火了,揪着他的耳朵喊:“醒醒,孩子又哭了!”

“哎,你轻点揪!”

睡眼惺忪的卫光北很不情愿地直起身来,“怎么了?”

“孩子有病了!”

“啊?”他大惊,忙找鞋,胡乱穿好衣服,抱起哇哇大哭的女孩往医疗队跑。

孩子哭了一路,那哭声凄惨,揪心,时断时续,像是用哭声抵抗自己悲惨的命运。这哭声撕心裂肺;刘豫半夜跑去找来吴挂照看好两个女儿,也抹着泪撵来了。

女医生给孩妇把脉,又看了看瞳孔,打针的护士欲注射时,她摆了摆手。

“孩子已不行了!”她惋惜地叹了口气。

“不会吧,你看,孩子脸红扑扑的,身上还有汗呢?”卫光北傻了,“再看看吧!”“卫队长,晚了,孩子已没气了,找个地方埋了吧!”女医生嘱咐着,边搀扶起晕倒在地的刘豫。

“嫂子,你要挺住,活人要紧哪!”

“天啊,我这么命苦啊!”刘豫终于哭出了声。都是你这个挨千刀的,睡那么死,怎么唤也唤不醒你。你心里只有犯人、工作,就没我们娘们。你去跟老改犯过日子去吧!刘豫的拳头无情地砸向卫光北,他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一仍泪水流淌……

“别这样,嫂子!节哀啊!家里还有孩子等你照顾呢!”

“医生,你看我女儿长得多稀罕人,大眼睛,高鼻梁,你看,她嘴角还挂着笑呢……”刘豫痴痴地将脸趴在女儿脸蛋上亲着,医生和护士心酸地扭过脸去……

刘豫在床上不吃不喝地躺了三天,终日以泪洗面,两个女儿也哭成了泪人,成天缠着她要小妹妹。卫光北像个犯人似的一言不发,机械地上工、回家做饭,一任妻子发泄心中的愤怒与悲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此来惩罚自己的过失……

“要是我早点醒来送女儿看病就好了!”他这样想,心中就不由疼一下,他是很爱自己的女儿的,小女儿的笑脸是他一天疲乏后的慰藉,可现在……

大队长来了,张政委派人送来了30元钱和一套小孩衣服。吴挂忍着泪将孩子包好,换上新衣服,亲手将她葬在半山坡上 ―― 怕老刘伤心,也未作标记。

卫光北知道那个地方,有好几次收工时偷偷站在那儿,对未成人的女儿说几句心里话。

三十多年后,当他的小女儿长成大姑娘时,天真地问他:

“爸爸,小姐姐好看吗?她死时你哭了没有?”

他望着女儿纯澈的大眼睛,心忽地一软;这双眼睛多么熟悉啊,三女儿要能成人,也会有这样一双幽深的慧眼的,他想。

“你这闺女,净问傻话!”他企图遮掩过去的阴影,但适得其反,六十多岁的他仍然感到沉闷。他忘不了那段日子,那是他和妻子最艰难的日子,也是妻子最仇视他、冷落他的日子。他自己也从心底无数次地咒骂、谴责过自己:卫光北,你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是的,他不是……

但是,他多想是啊!可他有太多的任务要完成,太多的担子要去挑,留给家人的只有疲惫的身心和无尽的遗憾!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第七章:艰难岁月    作者:兰蘋红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6年01月06日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兰蘋红网易博客  http://m13837552282.blog.163.com/

                            兰蘋红 网易邮箱: 13837552282@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