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文学连载)黄河入海处(二) 作者:刘铁龙  

2017-03-26 23:17:31|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纪实文学连载)黄河入海处(二) 作者:刘铁龙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刘铁龙   责编:(纪实文学连载)黄河入海处(二) 作者:刘铁龙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  莎


纪实文学连载

黄河入海处(二)


/  刘铁龙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不满十七岁的知青,以他辛勤的手迹,记载了那段历史和岁月。

——题记

 

   接受考验——惊心动魄的“凌汛”

 

1969315

    我们的直接领导叫舒善田。他和所有工宣队成员来自济南小清河航运局。大家从认识起,都习惯叫他“老舒”。

    老舒今天布置的任务还是学习、休息。

    “休息,休息——我们来又不是休息的,究竟干什么工作还要再等,等到什么时候呀……?”

    多数人沉不住气,迫切想知道自己今后的工作,甚至发了牢骚。

    然而,工作竟突然地来了,这么惊心动魄。

    晚上,大概九点多了,按农场的作息规定,发电房十点停止发电,同学们多数已经脱衣钻进被窝。不知为什么,大家毫无睡意,都感到今天的电灯特别亮,过了熄灯的时间,电并没有停。窗外有异样的声音像拖拉机列队行驶,哗啦啦,吱呀呀,不消停地灌入耳廓。

    这种噪音让人心里忐忑不安。

    本想摊开笔记本写日记,却无法安下心。

    老舒突然闯进门,急促地说:“大坝漏水了!快去保管室拿工具,到坝顶抢险!”

    几乎与此同时,场部的广播喇叭响了起来:“全场职工、知识青年们,听到广播立即去保管室拿工具,到坝顶抢险!”

    几个没有睡的人忽地跳下炕。脱了衣服的,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命令催出被窝。

    在保管室领到铁锨、扁担、大筐,一行黑色的人影跟着老舒疾奔向南坝顶。

    原来,夜间所听到异样的声音,不是拖拉机列队行驶,而是巨大的冰块的相互撞击,是洪水向黄河大坝不间断冲击的吼声。黄河在这片土地上拐了一个弧形大弯,在最东端转北流入渤海。上游天暖开河,下游天气寒冷依旧冰封,河水漂浮的冰块不断在转弯处堆积,逐渐堆起一座冰山,阻挡住迅猛的洪水,泛滥起来。

    乱糟糟的人群,怀着不祥的预感恐慌地询问呼喊:“在哪儿啊?!”

    “到底出了什么事?!”

    “快点!大家不要惊慌,是凌汛。就在坝下取土加固大坝,快!”

    在老舒指挥下,我们手忙脚乱地用铁锨在茅草地挖土装入大筐,纷纷抬上大坝。

坝上,两台54马力“东方红”拖拉机对面而卧,四道光柱交叉照耀着夜幕下的险情。洪水像受惊的野牛,像狂怒的恶虎,卷着冰块、切断的树枝,发出裂耳的吼叫向大坝冲撞着,每一次都剥蚀掉一大片坝土。平时看起来城墙般雄伟坚固的黄河大坝,已经被洪水蚕食的越来越窄。有的地段即将溃堤,几个骇人的豁口处,混黄的冰水正在溢进坝内。

    机务队的工人在豁口处打下一排木桩,抵御冰块的撞击。

    无数个晃动的身影紧张忙碌着,把装满土的草包垒在木桩后。我们抬来的土,依次倾倒进豁口。没有打桩的豁口,尤为凶险,满满一筐土倾倒下去,不见丝毫作用,一只沉重的草包抛进去,瞬间即被浊流吞没。

    坝上越张越大的豁口,意味着溃堤,意味着无法抗拒的灭顶之灾——似乎有意考验这些曾经在人类历史舞台上叱咤风云的红卫兵小将。在他们刚刚来到这片土地的第三天,就发生了罕见的凌汛。

    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恐慌犹豫会导致在劫难逃的灾祸。凌汛溃堤,国家的财产,全场人的生命,都会在滚滚浊流中毁灭。冰块可以把大树拦腰切断,游泳技能再好,也无法在凌汛中逃生。

    时间就是生命,团结就是力量。在这个不平凡的夜里,除了老弱病残,全场所有劳力组成了抢险大军,全力以赴。

    此时坝上坝下,人影憧憧,川流不息。没有听到任何怯懦的哀号,也没有听到任何鼓动激奋人心的口号。迅速装土进筐,抬上大坝,填死豁口,筑牢堤坝,不知冷,不知累。只听得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和大口的喘息,大家的念头只有抢险固坝,将黄河凌汛的咆哮置之度外。

    生平第一次见到并投入这种劳动场面,切身感受到劳动的力量。无数颗心紧密团结在一起,即使再迅猛的洪水也摧毁不了这用意志铸成的铁壁铜墙。我想,如果需要,我,我们每个人都会跳进寒冷的冰水里,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浊流的侵袭、冰块的撞击……

    高度紧张之夜,你跟着我,我随着他,跌跌撞撞抬筐跑上坝,倒掉夹杂芦苇茅草根的黄土,又顺着人流跑下。脚跺铁锨,让锨扎的很深,手握锨把端起大块泥土装进筐,一趟接一趟地往复……失足绊倒不用人搀扶,稍有落后立即赶上。全然没有肩膀痛,胳膊酸的感觉,连娇弱的女生也没有人肯在抢险大军中退缩。

    天亮时分,洪水在抢险大军顽强的斗志面前屈服了,凌汛的咆哮逐渐低沉,几乎与坝顶持平的水面不再增高,再没有继续升高的迹象。

    张队长安排,一部分人留下值班,大部分回宿舍休息。

    这真是个难忘的夜晚,场部里的电灯彻夜未熄。

(数日后补写)

 

321

    连日来,我们一直被牵制在黄河大坝上,抬筐筑坝。

    自316日起,坝外的水面便逐步消退、澄清,出现了波平如镜的新景色。据说,凌汛期间部队派出工兵炸掉阻塞河道的冰山,也有说是飞机投弹所致。还有人说坝南几个村庄历险之日的恐怖情况,村干部逼迫全村老少脱光身子,涉水逃生。

   气温并没有明显上升,凌汛还可能发生。为了预防万一,所有豁口或可能被冲毁的地段,都又重新修筑了一遍。以前在学校虽然有学工学农经历,但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累。乍干这种重活,真有些受不了。可这是革命工作,是不容允有任何讨价余地的。

   对我们这些从旧学校的教室里走出来的青年学生,艰苦和困难有着双重意义:即改造社会主义落后的客观世界,又改造我们自己革命意志不坚定的主观世界。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大有作为,很有必要。”

   林副主席说:“农村,只有农村,才是革命者驰骋的天地。”

   决心干好每一件革命工作,战胜一切困难,经受住任何考验。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4期 总第200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文链接:

    http://liutielong1952.blog.163.com/blog/static/49594922201721385811117/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