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人间万象] 有感于山东“辱母杀人案” 作者:刘树鹏  

2017-03-28 00:03:25|  分类: 随笔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感于山东“辱母杀人案”

 

作者:  刘树鹏        编辑:  阿刘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会刊[2014第18期 总第112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我是一个不爱写时评的人,太多的新闻已经让我麻木;我是一个习惯忍辱负重的人,太多的无奈让我低下头颅。然而,当一个母亲受到侮辱的时候,我的笔啊,你怎么还能沉默?


        不得不忍着疼痛再复述一下,已经被愤怒的人们复述了多少遍的情节;不得不再撕开一次,已经被疼痛的人们撕开了多少次的伤痛。


        2014年至2015年,山东的企业主苏银霞分两次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欠款。


        2016年4月14日,吴学占指使手下闯进苏银霞的公司,将苏银霞和儿子于欢关在财务室里,给母子俩播放黄色录像。催债人员杜志浩不仅一直用各种脏话辱骂苏银霞,而且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她的嘴上,将烟灰弹在她的胸口上,甚至禽兽不如地脱下裤子,掏出生殖器,当着于欢的面往她的脸上蹭。


      经人报警后,警察来到现场,但是只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就要走人。极度痛苦的于欢终于崩溃,摸到一把水果刀一阵乱捅,刺伤4个人。其中,被刺中的杜志浩自己驾车就医,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今年2月17日,山东聊城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刚看到这篇报道的时候,看到苏银霞所遭受侮辱,因为心里的疼痛,眼睛赶紧闪到一边。在苦难和羞辱面前,我想绕道而行。


        然而,在我的良知里,有一个声音不停地责备我,我不得不回过头来,重新翻出那篇报道。当一个母亲受到了侮辱,你的理智岂能再捂住眼睛?


        更何况,这个母亲所承受的侮辱当着自己的儿子。那个儿子22岁,刚好与我的儿子同龄。


        在我儿子稚气的脸上,正在一天天显露出勇敢的男子汉气质。前几天,我儿子还对妻子说:“妈妈,你不用上班了,我挣钱养你!”


        可想而知,当和儿子同龄的于欢亲眼目睹母亲遭受的侮辱和伤害,内心会受到怎样的煎熬?


       不少法律人士认为于欢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但也有人认为根据刑法第二十条,于欢的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


        刑法第二十条对正当防卫是如何规定的呢?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逼债人解开裤子掏出了生殖器,难道没有强奸的企图吗?逼债人疯狂地揪欠债人的头发、扇耳光、抠眼珠子,难道不危及人身安全吗?


        更何况,这些人当着儿子的面,采取极其下流的方式侮辱母亲,难道没有把母子俩的生命推到漆黑的深渊面前吗


        更何况,于欢的判决书所显示的罪名并非防卫过当,而是故意伤害罪。法官大人,当你的母亲遭受这样的侮辱的时候,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范学德先生在他的文章中提到,英国法律中有所谓的“撤退到墙边”传统,即如果出现斗殴,一方退却到后背已经抵到了墙上,那么他就有权反击。其中隐含的意思是,除非无路可逃,否则就不该使用暴力。


        苏银霞母子两个,难道还有路可逃吗?


        苏银霞在陈情书中说,为了逼债,2016年4月1日,吴学占派人强占了她家的房屋;4月13日,接到报警后,警察来到家里了解情况,她想跟警察一起离开,吴学占不让走。警察离开后,吴学占破口大骂,让他的手下拉屎让苏银霞吃。


        在苏银霞两次拨打市长热线和110请求保护后,4月14日,他们再一次控制了苏银霞和儿子于欢,丧心病狂侮辱打骂。警察到达现场后,潦草问过之后又要走人。在这一次次无望的求助中,苏银霞母子不是后背已经抵到墙上,再也没有退路了吗?


        通过新闻来看,苏银霞并不是一个游手好闲,靠借贷挥霍的人。她是一个勤劳的妈妈,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然而,由于经济萧条经营不利等因素,不得不伸手借了高利贷


        135万借款,偿还了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仍然无法还清。而放贷人吴学占毫不留情,使用流氓暴力手段逼债。就这样,在一个22岁的儿子面前,一个母亲被剥光了尊严。


        看到这则新闻,我的心里像刀扎一样难受,仿佛自己的母亲被人剥光了尊严。不仅仅是我的母亲,在这个全民瞩目的案子里,你的母亲,他的母亲,还有千千万万个勤劳、慈爱而又无奈的母亲,全都被剥光了尊严。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30期 总第55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01期 总第163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