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第九章:农场悲欢 作者:兰蘋红  

2017-03-07 15:45:07|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兰蘋红        责编:  卡莎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

. 农 场 悲 欢

 

当皑皑的白雪再次覆盖着山川、树木、原野的时候,又一个漫长的冬天来到了。

希日德农场占地35000万亩,比内地的几个县管辖的地方还要大。这里山峰高大重叠,山石嶙峋;胡扬树、白杨树遍布各地;附近的一座山特别有名,人称黑牛山,山前一条小河叫黑马河。传说黑牛山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远的不说,就说近代吧!民国年间此山盘踞着一支藏族起义军,他们杀豪强,夺官吏私财,开仓赈粮,深得百姓爱戴;辉煌转战近6年,最后被地方政府残酷镇压……全国解放前,一支近2000人的土匪部队占据黑牛山,凭借其天然优势,几挺机枪封锁山口,解放军某部六团战士多次围剿,未将其歼灭;最后还是与当地藏民群众打成一片,由一位50多岁的老红军引路,沿黑马河中游泗渡至黑牛山北侧一隐秘洞口,内外夹击,激战一天一夜,方消灭了黑牛山的土匪。当地人们一提起黑牛山、黑马河,都觉得它很神秘。希日德国营农场被省公安厅定为劳改管教支队,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这个农场的工作人员全部是从青海湖迁移过来的,有近300名工作人员,犯人2000多名。分设三个管教大队,一个直属机关大队,一个汽车大队;负责警卫的部队是一个加强营的建制;营部设在农场机关院附近,有一个连兵力,另外三个连分别驻扎于三个大队队部所在地。他们肩负着保卫干部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监督犯人劳动的任务,一天24小时岗上不离哨兵,战士抢不离身,子弹压膛,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

曹大队长被任命为二大队教导员,卫光北任一中队指导员,汪永川任中队长,管教干事是范有才;而周曼玉则被任命为大队部党委秘书,焦青峰任二中队副队长。

他们一行诸人,草草安置起新家,便马不停蹄地开始工作了。先将大队部会议室、办公室收拾好,各种办公用品归置停当;然后全体人员出动检查监狱的设施,查看每一个哨位,每一间犯人宿舍的情况;再就是开会、给犯人讲话,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一个个忙得头昏脑胀,腿脚麻木。

用了近一周的时间,人们才逐渐熟悉了新的办公环境和工作地点……。

于是,这群远离都市的喧嚣、“文革”浪潮的人们,又在这片广衰而厚重的土地上辛勤地挥酒着汗水,奉献着忠诚。麦子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油菜花开了又败,败了又开;豌豆花又扬起粉白色的笑脸;田野里,山坡上,那红一簇,蓝一簇的野花默默吐露着馨香;鲜绿欲滴的野果馋得孩子们口水直流,摘了一把又一把,直到口袋里装不下,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下山坡;果园里,酸杏儿与沙果的香甜气息令人陶醉,长满刺藜的酸溜溜树又壮又高,摘一颗青色的果实酸得人直流眼泪,再拉一棵树摘,橙红色的果实酸中有甜,生津开胃;孩子们不惜被刺扎破了手,渗出血珠来,也要摘几枝带叶子的酸溜溜带回家去让父母尝尝!……

原来蹒跚行走的孩子已开始背起书包上学了;昔日赶着小伙伴们小鸟般雀跃的少年都已长成青春勃发的青年,时光已来到了一九七四年。

曹教导员的儿子喜刚、卫光北的大女儿静云已于两年前参加了工作,分配至距农场200多里的一个水电站工作。学习成绩挺好的孩子们,为了减轻各自家庭的负担,供弟妹们上学,中学毕业便离开了校园,走上了独立谋生的道路。这年腊月,不满17岁的卫静语与汪玉慧也参加了工作;她俩和李婷的儿子王国立、范有才的儿子范涛、金曼玉的大儿子焦志国同时被分配到离家两千多里地的乌鲁木齐附近一家硫磺矿和知青农场工作。

临走前那天晚上,周曼玉作东,请卫光北夫妇、汪永川夫妇到家中吃饭,席间她拿出两套黄的确良料子送给两家的子女,祝贺他们走上工作岗位。周曼玉一反常态,大口喝酒,还不断劝酒,卫光北和汪永川都觉得奇怪,又不好多问。

原来曼玉的丈夫焦青峰因解放前有汉奸嫌疑,已于晚饭前被工作队员带走审查了,使满心欢喜为战友女儿工作饯行的她颇感惊诧。但她仍如期邀请二家客人就座,二儿子延光则像个大人似地领着弟弟延安和妹妹艳秋出去玩了。

快十点的时候,男主人还没有回来。

“老周,老焦咋还没回家?”汪永川问。

“哦,他最近有点儿忙,半夜才回来。”周曼玉强装笑脸应道,心中积郁着苦涩。

“你得劝劝他,注意身体!”卫光北也关切道,同时使了个眼色给汪永川。

老汪会意。“时间不早了,我们告辞吧!半夜2点孩子们就得坐车走了,你也累了一天了。”卫光北夫妇也连连表示赞同。

吴桂抢先站起来收拾碗筷,刘豫也去里间刷盘子去了……。

“二位大哥,我们共事多年了!我一直把你们当兄长看待。平日里我乐哈哈的,可谁知道我心里的苦楚……。”

她已醉了,说着哭了。

“别喝了!”卫光北一把夺下酒杯。

“我……”她欲言又止,“我太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失陪了……”她踉跄着向卧室内走去,吴桂和刘豫忙进去将床铺好,将她安顿睡下。

延光已领着孩子们回来了。

一行四人这才放心地离去。

这一夜,他们都听见了周曼玉呜呜咽咽的哭声,听起来是那么凄凉、伤心;刘豫和吴桂几次起床,偷偷站在窗前喊周曼玉,都没听见应声……。

两天后,焦青峰交待清问题被批准回家了,他一进家,便爆发了一场家庭战争。

“你根正苗红,谁不知道你是李铁梅!”

“老焦,你何必挖苦我呢?”

“哼,怀疑我当过汉奸,我焦青峰14岁当了铁路工人,啥时候成了汉奸了?是不是你在栽赃陷害我?你当了党委秘书还不满足,还想当更大的官儿!你是不是看上教导员了,他比我有权有势!”

“你无耻!”周曼玉忍无可忍,打开门向外跑去。

刘豫一把拖住她,费劲地将她拉到自己家中床上坐定,又递上条毛巾。

“老周,别吵了,让别人听见影响不好!”

“我何尝想吵?他这一段子受审查我心里也不好受。我们是夫妻,我怎么会诬告他,他这人是有点儿自私狭隘,可历史上还是清白的,我很清楚;可现在红卫兵到处串连,大队领导是接到了山东他老家寄来的反映信才审查他的。人正不怕影子斜,他有气无处撒,净撒在我和孩子们身上。四个孩子他天天打……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伤心地俯在被子上失声痛哭……。

卫光北和汪永川下班后,连家也未进,便开始做起了焦青峰的工作;一个人批评,一个人解释,唱了红脸唱白脸,费尽唇舌。那边刘豫、吴桂二人也是在宽曼玉的心,功夫总算没白费,天彻底黑透以前,夫妇二人总算和好了,四人这才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心里也不好受的还有一个人,他就是范有才。周曼玉夫妇的争吵声使他坐卧不安,他几次偷偷立于周曼玉的门前没有勇气进去……。

初步享受过整人快乐的范有才,刚踏入一九七四年的门槛,便碰上了件倒霉事。

一天他负责带工时,有个犯人方便的时间长了点,他二话不说,撵过去照着犯人的腰上踢了一脚;周围几个犯人看不下去,劝其住手;他一瞪眼,“你们算什么东西,一边儿干活去!”犯人们对他平时飞扬拔扈,陷害好干部就窝火,加上他今日的表现,气不打一处来。五六个人故意起哄,硬把范有才挤到了干渠里。看着他一身泥水的狼狈相,犯人们都偷偷地笑!

他气急败坏地赶回大队部,正在向曹教导员添油加醋地汇报呢,厂部造反司令部派人来了解他的情况,他还未及反应过来,已被两个人强行拉上了吉普车。

曹教导员立即派人将卫光北叫回来。

“老卫,范有才上午被犯人赶进水沟里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他在犯人一队监工,我在离他很远的二队监工。”

“变相报复干部,这是不允许的。你这个老指导员会不明白?”老曹生气了,将帽子摔在桌子上。

卫光北无言以对,气氛十分紧张。

“老卫并未指使犯人这么做!”坐在一旁的周曼玉打破了沉闷。

“刚才我去调查过了,他一贯对犯人动手动脚,动不动开口骂人,犯人们十分反感。老卫批评他,他还不服气。连老汪也被他数落得一无是处!这是犯人们写的材料!”她递过来几张纸。

“那几个犯人呢?”

“主动要求去打扫厕所了!”

“嗬,他们倒挺积极!”老曹的脸柔和些了。

“教导员,这件事是我工作未做好,因为刘豫与孟秀枝不团结,使我俩之间有误解。”卫光北诚恳认错。

“作为一个中队的指导员,不光要抓好犯人思想改造工作,安排好生产,还要团结每一位干部,激发同志们的工作热情……,”他喝了口水,“范有才有文化,身上有种小资情绪,人本质并不坏。只是思想觉悟低了些,这与他出身地主家庭有关。他的优越感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对他,我们要一分为二地看待……。”

“我一定接受教训,”卫光北表示道。

“回去写份检查,后天在大会上公开检讨。――噢,范有才被场里的人带走了,让老汪去了解一下情况!”

“我亲自去!”卫光北争道,老曹一楞,“那也好!”

范有才在场部办公室写了半天材料,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的父母是小地主,为人还算和气,在当地民愤不大,全国解放后,一分浮财,也富不到哪儿去!倔犟的他中学毕业后便报名支边,想早早与不太红的家庭脱离关系,没想到,家乡的革命烈火远隔千里烧到了他的头上,他真感到恐惧。

“好了,你暂时可以回去了,以后每周写一份汇报材料,揭露自己的思想!”一个瘦长脸的男人冷漠地告诫他。

他舒了口气,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院子外的街道上。

一架马车停在他身边,卫光北从马车上跳下来。

“坐上吧,老范,我们等你好久了!”他坦诚地与范有才握手,老范一时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教导员批评我了,批得好!我觉悟不高,应该主动团结你。你文化比我高,以后上报材料由你主抓;希望你多帮我出点子,工作上有啥难处尽管说,我和老汪都支持你!咱们抱成团儿,干起工作来才有劲!”

“哪里?我……也有很多不对之处。指导员你人大量大,不要与我一般见识。”二人各自开启心扉,谈了一路,往日的隔阂,也渐渐消散。

“老卫,真对不起,去年我负责办户口本时,不慎将你们的粮本弄丢了。让你们一家七口人吃了不少苦头!”

“过去的事不再提了,你也又不是故意的,今年我又补办了一个,买供应粮是不成问题了!”卫光北笑了。

范有才第一次在这个自己看不起的工农干部面前感到惭愧。他突然发现,老卫的笑容是那么自然、坦荡,目光纯净不含杂念;心胸也如一泓清泉,清澈动人。他不由地闭上眼,沉思往日的过失……。

一九七六年十月的一天清晨,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人们睁开发软的眼睛,还来不及洗漱,大队部方向便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锣鼓声,以及“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口号声--一群身穿草绿军装,臂戴红袖章的红卫兵正振臂高呼:“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手中的红红绿绿的小旗不停地挥舞着,“打倒‘四人帮’反党革命集团,”――口号声响彻云霄,振奋人心,吸引着家属、孩子们一窝峰地往大队部跑。

干部们还忙着写标语,发宣传单;一排漫画板竖在会议室一角儿,周围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们。

当人们还沉浸于悼念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气氛中时,犹如一股暖流,一声春雷掠过深秋的天地间。人们渐渐明白了原委,精神为之亢奋起来,走家串户,奔走相告,迅速传授着喜讯,人们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

时令已至深秋,秋高气爽,空气怡人,田野里金黄的麦穗于秋风中谦虚地低头含着收敛喜悦的幸福;偌大的旷野里,到处是辛勤劳作的人们,大伙儿仿佛一夜之间年轻了许多,忙碌的身影显得比从前轻快,笑容比以往舒展,嘴边的俏皮话像泉水似地汩汩往外冒……,沉闷的昨天已经成为历史,曾经迷惘的心灵已找到春的讯息,人们的精神为之欢欣鼓舞。当生活远离了仇恨、猜疑和攻讦,当岁月的足迹印证了探索真理的艰辛与快乐,当远去的青春宣告追寻的价值得以实现的时候,还有什么比欣喜若狂的感觉更令人留恋呢?

此后不久的一天,一个瘦小、微驼的女人犹豫地立于卫光北家门前良久,终于扣响了门扳。

门开了,刘豫看见的是十年间互不说话的“敌人”孟秀枝,她一楞:

“刘豫同志,我,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说……,”孟秀枝的长面脸儿尴尬地发红,她好像下了很大决心才挤出一丝并不动人的笑脸。

“哦,进来吧!”刘豫大感意外,一时竟不知如何应答。

孟秀枝极不自然地找了个靠墙的凳子坐下,卫光北的三个最小的孩子正兴致勃勃地拍糖纸玩,见她进来,都惊恐地望着妈妈;刘豫表情木然地坐在离孟秀枝较远的床上,无聊地拢拢秀发。

“刘豫同志,今天我来向你道歉;以前是我不好,伤害了咱们姐俩的情分。毛主席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觉得咱俩应该听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她顿了下,“虽说他老人家不在了,但我们更应牢记他的教诲,相互团结,相互信任,做一个好同志。”她说得很清晰,态度也很诚恳,像是演员背台词般流利,显然她是准备好了的,也下了很大的决心。

“真有意思,”最小的静尘拍着小手先笑了起来,霄锋和静娟看着妈妈偷偷地笑。

刘豫的脸红了一下,刚站起来,又坐下;

“让我们握手和好吧!”倒是孟秀枝主动疾走几步握住了她的手。

“老孟,我也不好,不该先动手。”

“我嘴赖,爱骂人……”孟秀枝忙说。

“哟,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负荆请罪?那谁是廉颇,谁是蔺相如啊?”汪永川和吴桂凑巧进来,老汪故意开玩笑,说得二人都不好意思起来。

“我建议,在老卫家搞个聚会,庆祝老刘、老孟和好如初,庆贺大家都盼来了好日子!”汪永川说着,便吩咐吴桂出去买酒、买菜。

“不用了,我去,”刘豫匆忙撵出去。

“好啦,好啦,妈妈和孟阿姨好了!”孩子们拍着小手欢叫着跑出去找伙伴去了,他们再也没有不许玩的小朋友了。幼小的心灵里洒满阳光,再没有阴霾。

这一晚,曹教导员夫妇,卫光北夫妇,汪永川夫妇,周曼玉夫妇,李婷夫妇,范有才夫妇围桌而坐,痛饮一场。男人们各个喝得两腮发红,拍着胸脯唱:“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唱到动情处,热泪横流;女人们则共忆往昔的艰难日子,流着温柔的泪水期冀着美好的明天。

眼泪、欢笑、期盼与祝福,在一九七六年十月交汇,这段生动的记忆已深深地烙在他们生命的底页上……。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4期 总第200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兰蘋红网易博客:  http://m13837552282.blog.163.com/

                            兰蘋红 网易邮箱: 13837552282@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