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说)流落广州街头 作者:智乐  

2017-03-07 15:51:01|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小小说)流落广州街头   作者:智乐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智 乐        责编: 小说备用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莎


(小小说流落广州街头


 /  


 

     我合上大学毕业证,脸上流露出凄惨的笑,小心翼翼地把它装进皮包夹层的口袋里,拉上拉链。皮包是1988年,我上大学那年,母亲给我买的,六年来跟着我,一起走进大学校门,伴我走进单位单身宿舍,又随我南下来到广东,从人生风光的波峰跌落到……我咧咧嘴,又凄惨地笑了笑,这笑该很难看吧,在我的内心,难受搅和着惨淡,已极度狰狞。收拾好行李,我猛然想,该去洗把脸。洗刷间的镜子里映出我的脸,这是我吗?面色黯淡黝黑,头发蓬乱,几乎遮住了整个耳朵。没有上帝的光顾,没有奇迹的发生,今晚就要露宿街头了,我不禁浑身一阵发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或许若干天后,广州的街头又将多了个乞丐。不会的,应该不会,上帝给人关上门的同时一定会给人开启一扇窗,老天爷不会饿死瞎眼的鹰,不是已经与在深圳的同学石杰通过电话了吗,“边防证”,这该死的边防证,成了我闯深圳的拦路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这样自嘲般自慰着,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

 

     拖着皮箱,走出小旅店,兜里揣着仅剩的五十块钱,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广州,你最早对我施展魅力,令我向往,是我读了秦牧的散文《花城》,那该是座多美的城市啊。秦牧说:徜徉在这个花海中,常常使你思索起来,感受到许多寻常的道理中新鲜的涵义。我徜徉在来去匆匆的人流中,寻不见半点“花”的踪影,更别说“花海”了,即便有,也不是为我这将沦为乞丐的人而开,与我依旧是熟视无睹,这儿的繁华不属于我,我是来闯荡的一过客。为啥跑到这儿来?在那家国营建筑公司的技术科,我不是呆得好好的吗?虽然每月只有八十四块的工资,可也够养活自己了,整天也没什么事啊,倒也清闲。一丝懊悔拂过心头。贾尚,你后悔了吗?忘记半个月前自己和弟弟说过的话了:“我要到深圳去,混不出个模样来,我绝不回家”。

 

     去年秋上,单位老王和我说,他有个亲戚在广东承包了段铁路,要他过去,问我去不。一年来的平淡生活,让我厌倦,我只有二十三岁,我还年轻,我要去闯荡,我便随老王来到广东的大山里修铁路,虽然我不懂修铁路,可我想到广东来,那里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相信自己能闯出一片天地来。住在山民家里,和房东老揭拉得不错啊!我禁不住又凄惨地笑了笑:广东人真是精明。

 

     我家乡东北有种叫“棒棒冰”的东西,我发现广东没有,便出发奇想:广东天热,应该更有市场,在广东生产“棒棒冰”。 老揭同意投资并提出地方,让我回家学来技术,以技术入股。为此,今年过完春节,我便没再跟老王去修铁路,找了家生产“棒棒冰”作坊,给人白干了一个月的活,才学到了生产“棒棒冰”的配方。事业的大门似乎向我打开了,我喊上弟弟和我一同来到广东,在老揭家里开始了我的创业。那间小屋是专为我“配方”用的,每次只有我一个人在里面操作。一个多月后,老揭还是破解了我的“配方”, 原来我每次“配方” 的时候,老揭都偷偷的在房上透过缝隙看。我成了对“棒棒冰”生产无价值的人,我们哥俩被扫地出门了。打发弟弟回家去后,我身上还剩三百块钱。

 

     我把手伸进裤兜,又摸了摸仅有的五十块钱。不能再住在小旅店里了,得留个去深圳的车票钱,“边防证”,这该死的“边防证”。 突然,我的脚触到了什么东西,一个皱巴巴的牛皮纸信封躺在那儿。我拾起来掏出里面的东西翻看,几张纸的中间夹着个小本本,啊!我几乎惊叫了出来,是本“边防证”。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确实是本边防证,上面赫然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边境管理区,通行证。我向四周张望张望,见没人注意我,便把边防证揣进兜里,把信封又扔到地上。我如获至宝,仿佛抓到了根救命稻草,急忙跑到街边一家小店,买了瓶消字灵,又跑到公园,找个没人的地方,做起“案”来。轻轻涂掉本上的姓名,工工整整地写上:贾尚,又小心翼翼地撕下照片,贴上自己的,手拿“边防证”,举过头,仔细端详,简直就是自己的,我情不自禁地笑了。这笑一定很灿烂,因为我内心燃起了希望,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为万无一失,不能坐白天的车过“关”。

 

     天塌黑的时候,我怀揣着“边防证”坐上了最后一班去深圳的汽车。查证的人上来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汽车里黑乎乎的,那人接过我递过去的“边防证”, 借着车外射进来的灯光,翻看着。我的心反倒坦然了,就像学生走出了考场,管它结果会怎样呢,随它去吧。我接那人递回来的“边防证”的手有些抖,眼睛不敢看他。看着检查的人下了车,我几乎要欢跳起来,心中高呼:哈哈,我终于进深圳了,上帝眷顾了我。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4期 总第200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文链接:

     http://hcj6538.blog.163.com/blog/static/20017311320171102483999/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