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说)诈 作者:平淡如水  

2017-04-17 22:24:58|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 平淡如水          责编: 卡  莎

(小小说)

  

/ 平淡如水


 

    “救命啊!这人不讲理,撞倒人还想逃跑啊!”

    嘶哑苍老里满含着恐慌、急切的呼救声,惊慌失措地挤过初夏午后黏黏糊糊的炎热,流感病毒一般地在村头的十字路口无孔不入地恣意肆虐。

    “救命啊!不要让撞人的跑了啊!哎哟,哎哟哟!疼死我了哦!”

    悲哀无助的求救声夹杂着一阵阵颤抖,宛如平静的水面投下一块小石头后激起的涟漪,一圈圈地迅速蔓延开来。

    好像从地面上忽然冒出来似的,热辣辣的阳光里一会儿工夫就闪现出一张张疑惑不解、莫名其妙的脸,几十双或明亮、或浑浊、或清澈无邪的目光宛如黑夜里的探照灯似的紧张地四处搜寻起来。

    几十双探照灯似的目光很快就聚焦在村口不远处公路上斑斑驳驳的树荫下。一辆电瓶车默无声息地横躺在地下,旁边站着一个人,横躺在路上的人好像一边抱着站立者的腿,一边凄惨悲哀地呼救着。

    涌过来的人群宛如一张大网,一下子紧紧围住了牵扯起他们兴趣、好奇的“目标”。

躺在地下的是位秃顶花甲老者,沟沟坎坎纵横交错的脸上满是灰尘,涕泪横流,灰白的旧褂子、满是补丁的黑裤子上满是尘土。好像松枝的两只手紧紧地抱着站立者的右腿。

站立者是位三十来岁精明瘦削的小胡子,一直似乎使劲地拔着右腿,眼里显得烦躁,一脸的焦急惊慌,看样子稍有松懈就会迅速逃走。

    秃顶浑身颤抖着,“哎哟,哎哟!”不住地呻吟着。看着围上来的男女老幼,浑浊的眼里似乎流露出欣喜。既像是申诉,也像是自言自语:“哎哟哟,大家伙给评评理,主持一下公道。他撞倒了我,还想跑。”

    “大伯,你起来说话。你说咋办啊?”小胡子满脸的无奈,可怜兮兮地哀求着。

    “废话!你把大伯撞倒了,人家怎么起来啊?你是变着法子逃脱责任吧!”义正辞严的一声呵斥,一位壮汉已经铁塔一般,巍然屹立在小胡子面前。

    小胡子浑身哆嗦了一下,脸色青灰,轻轻哀求着:“大伯,你站起来吧。不行,我扶你。”

    “什么?还想要大伯站起来啊?你的良心狗吃了吧!”指责声宛如波浪,一浪浪地涌过来,很快就淹没了小胡子。

    “你到底怎么办?”晴空一记霹雳。

    小胡子成了烈日里断了根的禾苗,蔫了;一阵红、一阵白的脸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嘴角抽蓄着,动了好几次,飘出了弱弱的声音:“你们说咋办?”

    “咋办?大伯被你撞倒了,你抓紧时间送大伯去医院,要不你就赔钱!”

    小胡子耷拉着脑袋,脸上汗珠滴滴嗒嗒,低着头四面瞅了瞅。

    “想跑?没那么容易!除非你长了翅膀。”壮汉的吼声,七嘴八舌的应和,迅速织成了密密的罗网。

    好一会儿,小胡子的手慢慢吞吞地伸进裤兜,摸索了好一会儿,好像拿着十分沉重的东西,艰难地离开裤兜。

   “还有好几张红的呢。”

    躺在地下浑浊的眼睛略一扫描,“哎哟哟,哎哟哟!”又响了起来。

   “早点痛快些,不就得了!”

    小胡子小心翼翼地弯下腰,左手紧紧握着口袋里掏出的一卷钱,右手拇指、食指摩挲着,慢慢捻出一张,就停下来。

    秃顶的两手已经松开了小胡子的右腿,好像十分艰难地支撑着身体,摇晃着“哼哼”着慢慢坐好。眼见小胡子手里还有一大叠红色的,满是灰尘的右手在脸上一抹,好像一拧开关,“哎哟哟,哎哟哟!”再次唱开了。

    “我说你这人怎么了啊?看大伯的样子,我做主,最少赔三百元。没有这个数,你看看能否走得掉?”又是炸雷一样的声音,七嘴八舌的和声随之响起。

    小胡子一声长叹,似乎痛下决心,又捻出两张。三张红色的票子还没到秃顶眼前,秃顶顷刻间伸出两手紧紧地攥着三张红色的票子,好像意外地拾到狗头金一般,满足又紧张不安。

    小胡子不声不响地站起来,低着头,默默地出了人群。

    “大伯,我扶你起来吧!”

    秃顶改为左手攥着票子,右手变成手掌支撑着身体,一边慢慢地站起来,一边低着头在腰上捶几下,龇牙咧嘴地哼哼几声。

    刚站起来,秃顶微微一颤,慢慢展开沾满了灰尘的票子,抹平。几双热辣又同情的目光立即聚拢过来,略一扫描,不知谁惊乍乍地一声:“这是张假钱!”

    探寻的目光里瞬间满是疑惑,很快就清澈起来,围在一起的几个式样不一的脑袋几乎同时点了点。

    “一点不错,假钱!赶快再看另外两张。”

    惊诧再起,很快就酝酿成喷涌而出的愤怒。

    秃顶目瞪口呆。

   “揍这小子一顿!”环顾四周,小胡子已经不见踪影。秃顶一看小胡子不在,浑身一怔,倒在地上的电瓶车也一齐失踪了,一阵巨大的懊悔火山爆发似的涌出来:“我的电瓶车啊!”猛地一顿,眼前一黑,慢慢地瘫倒在地下。

    远处,小胡子骑着电瓶车,轻快地行驶在满是绿荫的公路上。回头看看,已经不见人影,上唇的小胡子微微一翘,轻蔑地一笑:“老秃驴,自己把车子放倒在路边,躺在地上;瞅见我来了就哼哼着,正思虑着那几张红票子如何花出去呢。”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yangming49.blog.163.com/blog/static/2276681742017226525350/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