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评论] 析杜甫诗歌的艺术特色 作者:西门飘雪  

2017-04-17 11:06:00|  分类: 文评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彩练当空舞   亮点耀华章

——析杜甫诗歌的艺术特色

 

作者:西门飘雪    编辑: 阿 刘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4第20期 总第114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杜甫(公元712—770年),字子美,出生于河南道河南府巩县瑶湾。系晋代名将杜预的十三代孙,是初唐著名诗人杜审言之孙。现存诗歌一千四百余首,多为精品,唐诗之集大成者,为中国古代诗歌之现实主义创作树立起一座不朽丰碑,故有 “诗史”之美称。杜甫不仅在思想性上挖掘深度,而且在艺术性上异常重视、孜孜追求,已经达到“毫发无遗憾”(1)之程度,由此他的诗歌具有高度的艺术性。有“诗圣”之佳誉,当之无愧!

杜甫的诗歌艺术特色表现在以下几点。

  一、杜甫最大的艺术成就和特色体现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上。

杜甫一生经历丰富,经历了读书、壮游等四个时期。三十五岁以前,先后游历了吴、越、梁、鲁等地。与诗仙李白、贺知章等皆有交往,有《望岳》中“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雄伟抱负。诗圣经历了十年长安困居。此期生活折磨了杜甫, “长安苦寒谁独悲,杜陵野老骨欲折” “饥卧动即向一旬,敝衣何啻联百结” (2)发自他的肺腑心声。他看到了社会现实的黑暗,逐渐与人民融为一体。杜甫经历了安史之乱,携家随百姓一同逃亡。“昨夜春风吹血腥,车来橐驼满旧都”。(3)“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4)是他目睹叛军烧杀抢掠及官府差役抓劳动人民服役的客观真实的写照。“满目悲生事,因人作远游。”(5)杜甫随后漂泊西南经历了十一年艰难的生活磨砺。 “不爱入州府,畏人嫌我真”(6)等诗句告诉我们他憎恶官僚、喜爱接近劳动人民。自小深受儒家思想教育的他,不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7),而是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不管穷达与否,都要兼济天下。由封建社会统治阶层的一员换位为普通百姓之一员的角色大转换,统治阶级的残暴和劳动人民的悲凄两幅截然相反的现实画面成就了杜甫的第一手创作素材。观其诗,多取材于现实生活。而欲真实形象地再现现实生活,杜甫则需要采用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这方面杜甫继承了《诗经》、汉乐府、建安诗歌等现实主义优良传统,将我国古典诗歌中的现实主义推向顶峰。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从表达方式的角度,笔者且从叙事诗和抒情诗两方面予以分析。他的叙事诗不仅数量多,而且质量好,现实主义尤为突出。表现在以下。

其一、予现实生活以艺术的典型化概括。举《羌村三首》为例。第一首中前几句之“柴门鸟雀噪”是具有特征性的乡村黄昏景色,同时,这鸟雀喧宾夺主的声浪,又反衬出那动乱年月村落的萧索荒芜,后几句中“妻孥怪我在,惊室还拭泪”写的是与妻孥见面,乍见时似该喜悦而不应当惊怪。然而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人命危浅,朝不保夕,亲人间忽然出现于眼前,使得妻孥不敢信,不敢认,乃至发呆(“怪我在”),直到“惊定还拭泪,”才“喜心翻倒极,呜咽泪沾巾”(《喜达行在所》)。反常的情态,映射出那个非常时代的影子。而激荡不安的年月,安史之乱导致人民陷于深度苦难。“儿童尽东征”、“黍地无人耕”的现象,遍及整个北国农村,何止羌村一地呢?《羌村》三首即是通过北国农村之一角,反映出当时社会动荡不安、民不聊生的现实与诗人心忧天下、情系苍生之深情,具有很高的典型概括意义。且听《兵车行》中行人的对话:“或从十五北防河,便到四十西营田。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况复秦兵耐苦战,被驱不异犬与鸡。长者虽有问,役夫敢伸恨?且如今年冬,未休关西卒。县官急索租,租税从何出?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百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道出了在统治者的穷兵黩武下,千万个征夫戍卒相同或相似的悲惨遭遇。更有“三吏”“三别”更是典型概括的范例。以《无家别》为例,安史之乱后乡里满是荒芜面貌,战败归乡的土兵又被征去服役导致无家可归的土兵充满伤心:“近行只一身,远去终转迷。家乡既荡尽,远近理亦齐”,为什么会导致如此凄惨?那是因为其有着深广的社会现实内容。至今回读千年前的杜诗,还不由心惊魂乱,就源于杜诗是对现实生活的高度提炼,产生经久不息的艺术诱惑。

    其二,在客观的叙事中,将主观意识和思想情感融入客观真实的描写中,即寄情于事。这是杜甫最擅长的技巧:于冷静理智中黙黙表述自己的主观思想。上溯千年,让我们跟随杜甫走进石壕村,边看边听:“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听妇前致词:“三男邺城戍,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室中更无人,惟有乳下孙。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且来赏析一二。“有吏夜捉人”是他客观的叙述,也隐含了诗人的不满。老妇的苦苦哀求中隐含诗人对劳动人民惨遭兵役之苦的深切同情。未句“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客观叙述中之“独”字将诗人对官府强行征兵导致劳动人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天怜人之情暗暗表露出来。可以说,不必明言社会黑暗官府残暴,而黑暗残暴之情已尽在其中,令人发指。又举《兵车行》为例,这首诗以纯客观的白描手法来写,杜甫从头到尾始终没有开腔,却抨击了唐玄宗的穷兵黩武,致使人民陷于流离失所流血牺牲之中。诗句“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竟未已。”“千村万落生荆杞”“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便是真实的写照,悄然流露的则是诗人对统治者穷兵黩武强征人民服兵役的无声谴责和对劳动人民的满腔怜悯。且读杜甫的《丽人行》:“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有,翠微(“匀”内“盍”代)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犀箸厌饫久未下,銮刀缕切空纷纶。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箫鼓哀呤感鬼神,定从杂遝实要津。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杨花雪落复白苹,青鸟飞去衔红巾。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从诗中,我们知道杨国忠兄妹权倾天下,炙手可热,诗人以写实的手法具体刻画了他们的服饰、饮食及行动。“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犀署厌饫久未下,銮刀缕切空纷纶。”等诗句可佐证,兄妹生活奢侈荒淫。在文中,诗人不显加谴责,克制自己的不满,然讽刺之意,明眼人一读便知。一句话概而要之,把自己的主观感受融入叙述之中,以客观事物本身直接感染读者的表现手法在杜甫诗中随处可见。

    其三, 推陈出新,运用对话或独白,使人物语言富于个性化。在《戏为六绝句》中,诗人写道“未及前贤更勿疑,递相祖述复先谁?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吾师”即反映了杜甫对待文学遗产的态度和学习前贤的虚怀若谷。由此,杜甫借鉴吸收了汉乐府的创作经验,常运用对话或独白使之个性化。“三吏”为对话体,“三别”为独白体。《石壕吏》是老妇与石壕吏对话,石壕吏有怒吼声,省去了具体话语,以老妇的苦苦哀求为主。《潼关吏》中是“我”与潼关吏对话,双方并重。《新安吏》中是行人与新安吏对话,行人与中年男子母亲对话,后者为主。《垂老别》中是老翁对妻子的独白 ,从回忆起,且听他的内心独白:“老妻卧路啼,岁暮衣裳单。孰知是死别,且复伤其寒。此去不必归,还闻劝加餐。”“万国尽征戍,峰火被岗峦。积尸草木腥,流血川原丹。何乡为乐土,安敢尚盘桓?弃绝蓬室居,塌然摧肺肝!”又以《新婚别》为例,写一位新娘子的独白:“免丝附蓬麻,引蔓故不长。嫁女与征夫,不如弃路旁。结发为君妻,席不暖君床。暮昏晨告别,无乃太匆忙!君行虽不远,守边赴河阳。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父母养我时,日夜令我藏。生女有所归,鸡狗亦得将。君今往死地,沉痛迫中肠。誓欲随君去,形势反苍黄。勿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妇人在军中,兵气恐不扬。自嗟贫家女,久致罗襦裳。罗襦不复施,对君洗红妆。仰视百鸟飞,大小必双翔。人事多错迕,与君永相望。”新婚夫君竟被强行征去河阳服役,新娘子痛不欲生却生生压抑,可谓欲语还休。想到自己刚过门,语含羞涩,不免持矜持之态,以比兴开头,说话委婉、吞吞吐吐。读来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其四、喜闻乐见的俗语于文中随处可见。特定的时代决定了诗人逐渐游离于统治阶级而趋向于人民大众。诗人与人民大众共同经历见证了大唐帝国的兴哀、安吏之乱的生灵涂荼。用什么样的语言入诗才能感染打动读者的心灵?杜甫选择了俗语。因为诗人写的诗反映的多是人民生活,采用一些俗语,自然能增加诗歌的真实性和亲切感,并且有助于丰富突出人物的性格和语言的个性化。《新婚别》中诗句“生女有所归,鸡狗亦得将”写的就很生动。《石壕史》的“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又如《兵车行》的“爷娘妻子走相送”“行人弓箭各在腰”“县官急索租,租税从何出?”语言平白如话,一读就懂,非常符合人民大众的口味。再如《前出塞》中的“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更如大白话,喜闻乐见。不同阶层,职业身份的不同,诗人用语各有不同。比如同是写呼唤妻子的动作。《在病后遇过王倚饮赠歌》中,杜甫用“唤妇出房亲自馔,”而在《遭田父泥饮》中,却用“叫妇开大瓶”,俗语“叫妇”便充分显示田父的农民本色。因为只有农民才会这样说话

    其五、生动准确的细节描写为文章推波助澜。杜甫行文中擅长捕捉表现力强、能凸显人物精神面貌的细节。《石壕吏》中“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出咽”的细节通过诗人描述夜深妇人与差役之语消失到若有若无,听觉暗示老妪被差役捉走的人间惨剧。《丽人行》中“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有,翠微(“匀”内“盍”代)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的服饰细节描写揭露了杨国忠兄妹们的荒淫奢侈。用“犀筋厌饫久未下”细小动作刻画贵妇们的骄气。而在《兵车行》中,“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的“牵、顿、拦、哭”之动作细节描写刻画了繁重的兵役逼得劳动人民妻离子散之痛苦,而“长者虽有问,役夫敢申恨?”中将役夫内心敢怒而口不敢言的心理活动真实地揭示了出来,通过心理描写揭露了统治阶级的横征暴敛。最出色的细节描写当推《北征》。我们一起来欣赏“恸哭松声回,悲泉共幽咽。”“瘦妻面复光,痴女头自栉。”“移时施朱铅,狼藉画眉阔。”“生还对童稚,似欲忘饥渴。”等诗句,无论动作还是心理描写,均刻画入微、栩栩如生,不仅生动地描绘了小儿女的天真可爱、童趣盎然,还烘托了自己悲喜交集的复杂心态。

   

二、与叙事诗交相辉映的则是杜甫的抒情诗。

作为一位高超的诗人,他能深入解剖自己曲折、矛盾的内心世界,在抒情诗中,往往寄情于景,情景交融。这里分两种情况:

一是情景同时出现。见《春望》一诗:“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这首诗是诗人于至德二年(757年)三月所作。此时,诗人仍陷于叛军占据的长安,诗人眼见山河依旧可国破家亡,春回大地却满城荒凉,不禁触景生情,从内心深处抒发出深重的感慨与忧伤。首联自“国”大处着眼,乃悲壮之笔;颔联从小处落笔,言见花开而落泪,闻鸟鸣而惊心。采用了人格化写法,赋万物以丰富的情感,一“溅”一“惊”,确实足以惊天地泣鬼神。颈联句写忧国忧家之愁,战火持久不息,亲人流离失所,彼此难以联系、互相牵挂,此刻,一封报平安的家书比金子还珍贵。默读尾联句。此刻的诗人由于焦急如焚而导致头发少得连发簪也插不住了。全诗情景交融,忧国念家之情深切感人,尤其是颈联,因道出人类生活中的一种普遍的精神现象,遂成广为传诵之名句。

二是有景不见情。在《登慈恩寺塔》中,仅分析“秦川忽破碎,泾渭不可求。俯视但一气,焉能辨皇州。”四句,系全诗重点。诗人结合登塔所见来写,秦山指终南山和秦岭,在平地望过去,只看到青苍一片,而在塔上远眺,只见群山杂陈、高低起伏,大地好像被切成许多碎块。泾水浊、渭水清,然而从塔上远眺分不清哪是泾水哪是渭水。再看皇州(长安),只见朦胧一片。四句写的都是黄昏景色。看似有景无情,其实情暗藏在景中:秦川破碎暗指山河破碎,皇州朦胧暗指政治昏暗。这是因为诗人看到唐玄宗晚年自恃承平,隐于深宫专享声色,将诸事交由李林甫主管,而李林甫是个奸丞,他杜绝言路,掩蔽聪明,妒贤嫉能,排除异己。由此笔者以为不见的情是诗人的忧国忧政之情。当然就其他几句有景亦有情,不过是先写景,后写情。如接后八句为感事,这里不加论述。再如《白帝》一诗“白帝城中云出门,白帝城下雨翻盆。高江急峡雷霆斗, 古木苍藤日月昏。戎马不如归马逸, 千家今有百家存。哀哀寡妇诛求尽, 恸哭秋原何处村?”且来分析一二。诗的首联描写峡江云雨翻腾的奇险景象。下一联承“雨翻盆”而来,具体描写雨景。前半首以云雨寄兴,暗写时代的动乱阴影,实际是为展现后面那个腥风血雨中的社会面貌造势铺垫。后半首境界陡变,由紧张激烈化为阴惨凄冷。颈联即是写所见:荒原上闲蹓着的无主“归马”和横遭战乱洗劫后的村庄。尾联写看到听到村妇的哀诉。这一切怎不叫人怵目惊心?狂风暴雨、秋原荒村两幅图景看似只有景色,却暗含诗人的悲天怜人之情。

在杜甫的抒情诗中,往往含有叙述成分,如《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一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捷报忽传,诗人狂喜得流泪,然却离不开具体的叙述。他用“涕沮满衣裳”来写他的喜极而悲,并以“漫卷诗书”的小动作表现他的惊喜。后几句虽属想象,但形象具体丰富。在杜甫的抒情诗中,诗人亦往往大发议论,与叙事诗中尽量纯客观的叙述、避免发议论截然相反,提出自己的政见和批评时事。在《前出塞》中,诗人指出“君已富士境,开边一何多!”代替人民发表抗议统治阶级的言论。杜甫有远大的政治抱负,他的现实主义是有理想的现实主义,由此在他的作品中出现某些叙事兼抒情的诗,诗中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结合体。如《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诗人在成都草堂生活时,茅屋为秋风所破,尽管眼前是“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身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生活如此悲惨,可诗人在第三节豁然荡开,奇峰突起。“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这种忘我为人的精神,丰富的想象,真够的上“浪漫主义”范畴。再如《洗兵马》,诗一开始就以飘风急雨的笔调写出了大快人心的胜利形势,热情歌颂了祖国的中兴:“中兴诸将收山东,捷书夜报清昼同。”但又以唱叹之语气提醒统治者要居安思危:“三年笛里关山月,万国兵前草木风。”,更以“安得壮士挽天河”的壮丽幻想,提出了“净洗甲兵长不用”的希望。全诗气势磅礴,色彩绚丽,充满鼓舞人心的力量,又兼有清醒的现实主义批判精神。

 

三、无论是叙事诗还是抒情诗,值得一提的是:不可或缺的文言修辞将诗歌推向完美。

从句子的修辞看,一为对偶。对偶是指一对结构相对或相似、字数相等的句子连接在一起,表达相似、相关或相对、相反的意思。诗歌中的对偶又称为对仗。从构成对偶的结构成分来看,除了常见的一两句相对外,还有当句对和隔句对两种。当句对指在一句中某些词或词组相对。如杜甫诗《曲江对酒》“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中“桃花”对“杨花”、“黄鸟”对“白鸟”。还有一种特殊的对偶,即借对。它是利用同形字、同音字、多义词而构成的对偶。如“竹叶于人既无分,菊花从此不须开。”(杜甫《九日》)“竹叶”对“菊花”,但其真意“竹叶”并非指叶,而是酒名,用以代酒,杜甫的意思是因有肺病而戒了酒。又如“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杜甫《曲江》)“寻常”作“平常、经常”讲,但这里又借作量词(八尺为寻,信寻为常),来和数词“七十”相对。对偶句结构匀称,句式整齐,朗读顺口,易于记忆,因此,杜甫诗中不乏琅琅上口者。

二为诗的特殊句式:倒置。众所周知,近体诗在押韵、平仄、对仗、字数等方面都有严格的规定,为了适应这些规律,诗作者就不得不创造一些与散文不相同的句式。而这些句式的使用,又往往带来特有的艺术效果。杜甫成功采用了修饰语倒置。如:《夔州歌》中“晴浴狎鸥分处处,雨随神女下朝朝。”之“处处”、“朝朝”为状语,后置于动词。《奉赠韦左丞》中“每于百僚上,猥诵佳句新。”之定语“新”后置于中心词。《陪郑广文》中“鲜鲫银丝鲙,香芹碧涧羹。”应为“碧涧香芹羹”,定语“香芹”前置。此外,杜诗中还有在主谓结构中插入其他词语的,倒置成分涉及上下两句。如《客至》中诗句“盘飨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中主语“盘飨”、“樽酒”与谓语部分“无兼味”、“只旧醅”中分别插入了词组“市远”、“家贫”。

三为省略。一是谓语省略。见杜诗《滕王亭子》中“古墙犹竹色,虚阁自钟声。”中“犹”字后省“存”或“留”,“自”字后省“传”。二是介词省略。见杜诗《羌村》中“稻梁须就到,榛草即相迷。”里“稻梁”不是主语,而是状语,省去介词“为”,意思是:为谋生必须去做官。又如杜诗《戏题寄上汉中王》中“群盗无归路,衰颜会远方。”里“归无路”的不是盗贼,而是诗人自己,句首省了介词“因”,意思是因为有盗贼,我想要回去却没有归路。再如杜诗《客夜》中“老妻书数纸,应悉未归情。”里“老妻”不是主语,“数纸”非“老妻”所写,而应是作者所写。可见句首省了介词“与”。四为紧缩,也是诗歌语言精炼的表现。有两种,这里说说复句紧缩。指一句诗中包括两个分句,中间并不使用关联词语,也称紧缩复句。如杜甫《暮归》中“南渡桂水(但)阙舟楫,北归秦川(却)多鼓鼙。”二句明显含转折关系,作者省去“但、却”二字,充分体现诗歌语言的精炼。又如《遗怀》中“(因)水静(故)楼阴直,山昏(因)塞日斜。”二句明显存在因果关系,却为求精炼减去“因、故”。

从修辞方式分析,杜甫在创作中大量使用比喻、借代、用典、双关等方式。比喻用的很多。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两脚如麻未断绝。”加点的“似铁”、“如麻”常见。又如《登高》中:“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之句,用的是暗喻。“繁霜”暗喻两鬓长了很多的白发。借代在杜诗中有之。如《赠花卿》“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天半入云。”中“丝管”代指音乐。如《哀江头》中“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箭正坠双飞翼”中用“翼”代指禽鸟。用典亦有之。作为一种修辞方式,可以产生多种艺术效果。在杜诗中,他虽不多用却对原典故加以改造,使它融化在自己的语言中,典故的原有内容与句中的内容有机结合。如《禹庙》诗句“荒庭垂桔柚,古屋画龙蛇。”中“桔柚”典出自《尚书·禹贡》:“厥包桔柚。”“龙蛇”典故出自《孟子·滕文公下》:“(禹)驱蛇龙而放之菹。”[菹:指水泽。]以此作为禹庙的典型景物来描写,可使人自然联想起来大禹的不朽业绩。杜甫选择这两种景物,有其深意。此为高明的化用,贴切自然,不露斧凿的痕迹。双关。它是有意让一个语句同时关渉两种不同的意思(一为表面意义,一为真意)的修辞方式。杜甫《吹笛》中有诗句为证:“吹笛秋山月风清,谁家巧作断肠声?风飘律吕相和切,月傍关山几处明?胡骑中宵堪北走,武陵一曲想南征。故园杨柳今摇落,何得愁中却尽生?”诗中“杨柳”明写植物,又暗指曾流行于北国的横笛曲梁乐府《折杨柳枝歌》,其词为:“上马不拦鞭,反拗杨柳枝,下马吹长笛,愁杀行客儿。”写的是征旅的思念,与杜甫的诗歌意境互相吻合,不明此曲,就不能领会诗句的妙处。最后一个“生”字亦双关,明指杨柳垂生,暗指人生。双关还有使抽象的事理、情感形象化、具体化的艺术效应。如杜甫在《至后》中写道:“梅花欲开不自觉,棣萼一别永相望。”棣即灌木常棣,“棣萼”指棣花之萼片。此诗字面上写冬至一到梅花欲开,棣花凋谢离开故枝。而“棣萼”又出自《诗经·常棣》,古代文人常用作兄弟的代称,故“棣萼一别永相忘”不仅是写景,而且是写杜甫与远在洛阳的诸弟天各一方长相思之义。思念的情通过双关修辞手法与棣花凋零景象联系在一起,十分形象。

 

四、纵观杜甫的诗歌风格可谓多姿多彩。

雄浑、奔放,有之;轻灵、细密,有之;奇崛奥峭,有之;沉郁顿挫,有之。总之,风格多样。前者风格见《望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为壮游时期所写,表达诗人对人生事业的凌云之志,写的雄浑奔放。二者风格见《春夜喜雨》,将春雨写的轻灵、细密。三者风格见《白帝》,以民歌复沓的写法将诗写得奇崛奥峭。然其主导风格为沉郁顿挫。此与其个人遭遇有密切关系。其一生诗歌创作经历了四个时期,在前面已作介绍。第一时期为积淀时期。第二时期为形成时期,诗人困守长安十载,经常处于饥寒交迫状态,逐步深入广大人民群众之间,看到人民的苦难,看到统治阶级的罪恶。“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他对统治阶级的血泪控诉。从而奋笔疾书写出了《兵车行》、《丽人行》等现实主义杰作,对统治阶级的荒淫无耻和欺压劳动人民的罪恶予以揭露。第三期是安史之乱最剧烈的时期。国家危在旦夕、人民灾难惨重,诗人不仅耳闻目睹,而且亲历,与人民一同感受国破家亡的痛苦。此期,他写出了《春望》、《羌村》、《北征》、《三吏》、《三别》等杰出现实主义作品,大力揭露兵役黑暗、对人民疾苦深表同情。第四期漂泊西南,生活仍旧艰苦,过着“生涯似众人”的日子,最终于公元七七0年终,死于一条破船上。即使如此漂泊不定,诗人的心跳总随国家的安危和人民的疾苦而一起搏动。就在这期,杜甫竟写出了一千多首诗。《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闻官军收河南河北》、《遭田父泥饮》、《秋兴》为其中优秀之作。由于后三期诗人生活贫困、时代环境的剧烈变化、思想感情的博大深厚,以及表现手法的沉著,于是形成了沉郁顿挫的主导诗风。下面以第四期所写《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为例分析。第一节风破薄茅屋,茅草乱飞。“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无望收回,堕落郊野溪畔的茅草似手有望收回,可“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有意作恶的顽童彻底毁了诗人的希望。无奈,诗人只好忍气吞声,“归来倚仗自叹息”。此为第一节,气氛很阴暗,情绪很低沉。第二节写下秋雨。”“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写天色昏暗,墨色的云很快就酝酿成雨。“冷似铁”是现实的感受,诗人有的是盖了多年的布衾!不会睡觉的小儿为了索取温暖,却专将脚伸入被盖的裂缝乱蹬。看似诗人自嘲,实际以形象化手法对所遭到的冷遇进行控诉。“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叙述的是可恶的雨点如麻,茅草屋里漏的无干燥处。至此,秋风破屋的惨剧,达到高潮。“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是第二节结束语,诗人在不眠之夜中,追忆安史之乱经历之事:辛苦贼中,流离泰陇,石壕村别老翁,同谷县挖黄独——。长夜难明,杜甫以“何由”两字诘问概叹,盼着天快亮啊!第三节,诗人心胸豁然一顿,“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句中诗人提出美好愿望,要求为广大寒士解除痛苦。而自己却甘心在破屋中受冻,死也瞑目。但是,这仅仅是诗人一个美好的愿望,在那个时代,他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这一愿望怎么才能实现。诗句中连用“安得”“何时”这类疑问词语充分反映作者对于实现美好愿望的空荡渺茫之感。至此,三节无一处不令人心情沉重压抑,尽显沉抑顿挫之风格。由此笔者想起李白豪放诗风 。在其诗《将进酒》中,诗人发出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狂放之语,在其诗《望庐山瀑布》里,诗仙遥看瀑布,口中抖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豪言。一为诗仙,一为诗圣,二者风格相差何去远矣。窃以为这是二者所生活的时代使然。李白生活在盛唐,国泰民安,社会繁荣,而杜甫生活于社会动荡不安的年代。

杜甫艺术上之所以取得如此巨大成就,我以为源自三心:苦心、细心、虚心。为了诗句惊人,他可谓用心良苦。“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8)诗人自谓平生特别喜欢、刻意追求最能表情达意的诗句,而且这种追求,在别人看来简直是有些古怪,有些乖僻。但这确实就是诗圣的态度,达不到语不惊人的地步,诗人是决不罢休的。这两句诗道出了杜甫诗作的特色,反映了他认真严谨的写作态度,表明他苦志吟诗的程度之深。观其作品,愈到后期,创作数量愈老愈多。就在临死之前,老杜还创作了绝笔——长篇排律《风疾舟中伏枕书怀》。又以漂泊西南为例,尽管诗人生活艰苦,十一年间,竟写出一千多首诗。可谓活到老写到老。不能不令人感佩。这点堪与中唐时期有 “郊寒岛瘦”之誉、以苦吟闻名的孟郊、贾岛相媲美。此其一。杜甫好论诗,论诗中,特别细心。如《戏为六绝句》是专门论诗的诗。其中可能有“细论文”的情节。杜甫曾对李白说过“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9),可见杜甫论诗不仅专心,而且细心。此其二。诗圣说过:“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10)其意为:不论今人、古人,清词、丽句,有长处就要学习借鉴。杜甫主张不能一味推崇古人、一概否定今人。对今人不应妄加菲薄,对古人也要有所继承,六朝时的“清词丽句”也有可取之处,不能废而不讲。在《春日忆李白》中,他称赞诗仙:“白也诗无敌。”常言道:文人相轻,可杜甫文人相“亲”,足见其为人谦逊的态度。语言上这样,创作上更是这样。他学习“民歌运用对话和口语”的方法,不仅提高了诗的表现力,并且使诗歌通俗易懂为广大人民所喜爱、接受。由此,其诗兼工各体,并推陈出新。谈及此,我想说中唐诗人白居易创作诗歌之语言通俗易懂定然深受老杜影响。如其诗《卖炭翁》中诗句“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语言可谓直白如话。除此,诗人对书画音乐等艺术的爱好亦丰富了诗歌的创作,由此种种不一而足,极大地提高了诗歌创作的艺术水平。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30期 总第55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01期 总第163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彩练当空舞 亮点耀华章——析杜甫诗歌的艺术特色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