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童年的回忆 作者:王守安  

2017-04-17 09:31:57|  分类: 散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欢迎光临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散文☆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散文】2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童年的回忆


作者:【散文】童年的回忆 作者:王守安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王守安  编辑:【散文】2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木子叶寒

  者:

 

散文诗精品:《》作者:(ouyangxinyubicun banmu)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奏一曲古韵 书一纸墨香。。。【情感美文/古韵生香】 - 火凤凰 - hfh9989的博客



【散文】童年的回忆 作者:王守安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我的故乡大王庄是一座位于豫北平原上的小村落,由于地理位置处于延津、滑县、长垣三县交界处,历史上曾归过长垣,也归过延津,现在属于滑县,但我的户口本上还是登记的延津,因为我出生时的1949年初,大王庄还属于延津县冯付乡,而现在则属于滑县牛屯镇,原来的那个名称和建制几十年前就没有了。

我的童年是在故乡度过的。那时,父亲在省会开封工作,我和母亲在老家相依为命。孩提时,就记得家中有8亩地、3间朝南瓦房、1头黄牛、几只鸡。后来听母亲说土地是从爷爷手里分得的,房子是她和父亲结婚后自己修建的,黄牛则是从小牛犊买来养大的。

我爷爷在村里是德望较高的长辈,大王庄村清一色王姓,我爷爷弟兄五个,他排行五,人称“老五爷”。“老五爷”有7儿3女,我父亲在儿子中排老六。爷爷在土改时成分被划成地主,原因是他有50亩地且有剥削行为。其实爷爷原有90亩地,后来分给了7个儿子每人8亩,自己留34亩。由于大伯父王鸣岐(解放后任河南大学校长)在开封定居,委托爷爷代管自己的8亩地,而7个儿子中最小的七叔当时未成年,所分8亩土地也和爷爷的土地在一起,以至于爷爷自有的34亩土地加上俩儿子的16亩土地变成了50亩。分地后爷爷、奶奶均届花甲,自己无力耕种,便雇了2名伙计,土改初期被划为富农,后来因雇有伙计被改为了地主,大伯父和七叔也随着他成了地主成分。而他的其他5个儿子则根据每家人口的多少和人均土地数量,分别被划成了贫农、下中农和中农。我家当时只有父母二人,人均土地4亩,故划为中农。

我出生时正值新中国成立之际,那时的豫北农村真叫贫穷啊。村民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忙上一年,交完公粮所剩无几,我从懂事起就记得家里的面缸从未满过,自己也从未吃过几顿饱饭。穿的是母亲纺花织出的粗布一针针缝就的衣服,鞋子都是母亲拉鞋底做鞋样一针针做成的布鞋。我常常梦到在那昏暗的煤油灯下,我母亲在床前一边做着针线一边唱着儿歌催我睡觉的情景,醒来时泪湿被枕。

每年到了春节,在开封工作的父亲回来了,带回几斤白面和粉条,家里蒸上一笼白面掺高粱面的花卷馍,蒸的最多的还是高粱面用点白面簿的干野菜白菜叶包子。年三十的饺子皮也分为白面的和高粱面白面两掺的,饺子馅也就是粉条白萝卜加点肉星星。那时的春节,尽管过的如此寒掺,但一家人团团圆圆、热热呵呵地团坐在炉灶旁,听父亲讲述在省会开封学习到的大道理,至今回忆起来,仍感到十分温馨。

豫北农村的文化生活是十分贫乏的,村里有个群众业余剧社,每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五月初五端午节、八月十五中秋节和春节这几个大节期会有些旱船、腰鼓、扭秧歌、豫剧、二夹弦等演出活动。我母亲当时是土改积极分子,又是村妇联主任,妇女队长,有时会带我去看村剧社的排练。我记得当时也就是排一些歌颂共产党、解放军,宣传抗日、土改、互助组、合作社的地方戏、火报剧,有时也排演一些古装剧如《穆桂英挂帅》、《花木兰》、《南阳关》等。大概由于看得多了,我从小就可以唱出许多戏曲段子。1952年春节时我才3岁多一点,村里在我家门前场院搭戏台唱戏。临演出前,有人打哄哄把我抱上台,我不卑不亢地一气唱了抗战剧《锄奸记》传统剧《花木兰》、《穆桂英挂帅》等好几个唱段,虽是清唱,但吐字清晰、有板有眼,加上一付娃娃腔,当时就引发老乡们掌声喝彩声一片。一位在剧社唱红脸的本家二大爷就说:“安牛这一辈子(我的小名)要不到剧团唱戏可是亏了!”遗憾的是我一辈子喜欢戏,也写过几个剧本并搬上舞台,接触了不少戏剧名家,自己始终没有动过到剧团做专业演员的念头。

记忆尤深的是1952年故乡灾荒,夏秋两季绝收,由于每家每户都少有余粮,很短时间就不得不靠糠菜度日,后来糠菜也没了,就剥树皮、挖草根,有的家庭实在扛不住了,只好背乡离井出去逃荒。我家的情况开始还好些,后来眼看要断顿,母亲把牛也卖了,鸡也被偷光了,为了不被饿死,母子二人只好到离我们村8里地以外的蔡村——我的外祖父家暂住,因为外祖父当时在乡里教书,境况比我们稍微好些。后来由于受不了舅母的白眼,母子二人为生存只好离开故乡,背着一个破粗布包袱,徒步二百里,用仅有的1元钱买了过黄河的船票,到位于黄河南的开封去寻找父亲。

到开封后,我们一家居住在南关一营房街,父亲在国营河南省第二建筑工程公司工作,每月30元工资,一家人虽半饥半饱但总算饿不死了。这一年,世界上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3月5日,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去世。由于当时中苏关系密切,中国全国放假3天举行悼念活动。开封当时是河南省会,全城哀乐低逥,满街都是举着斯大林画像的人群。父母亲牵着我在东大街省政府门前参加悼念集会,我看到许多人面部表情沉痛、高呼口号,还有的痛哭流涕,以头撞墙。刚满四岁懵懵懂懂的我,也似乎知道世上少了一位大家都热爱的人,竟也跟着哭泣。有人问,“孩子你哭什么?”答曰:“斯大林死了我难过。”没想到这一答,竟被热泪盈眶的人们双手紧紧拥抱。接着,有人用喇叭演讲“共产党的思想已经扎根在中国儿童一代,中国永远是共产党的天下!”等等。后来父母亲多次提及此事,说我懂事会说话,一些老干部听说此事,也夸我从小有阶级立场,将来政治上必有作为。殊不知此事虽有一些破碎印象,然当时终不知大人们言行为何。

1953年7月,母亲在一营房街生了大弟弟,取名震营(喻指出生时哭声嘹亮,把一营房街都震动了)。1954年春天,随着河南新省会郑州建设的需要,我们一家4口随着父亲工作的变动到了郑州。先是在书院街租赁了一间房子,后来又搬到杜岭中街。1955年我6岁时,在杜岭街第一小学上了一年级。


                                       2017年4月11日于郑州


    奏一曲古韵 书一纸墨香。。。【情感美文/古韵生香】 - 火凤凰 - hfh9989的博客

5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散文诗精品:《》作者:(ouyangxinyubicun banmu)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5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30期 总第55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文地址:童年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