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二蛋传奇 作者:王景泉  

2017-04-07 10:27:06|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短篇小说)二蛋传奇    作者:王景泉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王景泉      责编:小说影剧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  莎

 

(短篇小说)二蛋传奇

/ 王景泉

 

    听老人们说,我们村的张姓和李姓都是村里的大户。老年间,两姓为争夺村里的领导权打得不可开交,许多年下来已成为世仇,经常出现相互暗杀的情况。最严重的一次,张姓村长被对方暗杀,人头被挂在村里的古树上。为了杜绝这种不人道不光明磊落的情况发生,两姓族长商议决定,每隔五年举行一次擂台比武,由赢了的一方出任村长,但即便是比武也难免出现死人或伤人的事件。

 

    二蛋是张姓家族的一员,二蛋本来是有哥哥的,但哥哥在十来岁那年因病夭折了。二蛋有个文雅的名字叫张盼和,但村里人都叫惯了其小名,即简单又省事,慢慢地就把大名忘了。这张盼和是二蛋的父亲起的,二蛋的父亲是张姓的一员武将,他不想老这样打打斗斗,就给二蛋起了这么个名字,盼着有一天村里和和气气,和和睦睦,冤冤相报何时了?但二蛋父亲没看到那一天,在一次比武中被对方打成重伤去世了。

 

    二蛋也是一个壮壮实实的小伙子,1.75的个头,自由喜欢打打杀杀伸胳膊动腿儿的。武功队员们能举起的石滚子他照样能举得起来。

 

    但他因为出生时就两腿不一样长,走路像鸭子左一歪右一歪的,族长始终不叫他加入武功队。

 

   “你一个拐子还想打过人家?我们张家没人啦?”族长板着脸,人们都惧怕族长的威严。

 

    为此,二蛋非常生气。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你们怎么就断定我二蛋打不过他们?二蛋愤愤。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非做出个样儿来给你们看看。

 

    村子的北面是一片枣树林,经过多年的栽培已有几百棵。感到憋屈时,二蛋就到枣树林里拿树干撒气。用那条短些的脚着地,抬起那条长些的腿用脚向树干踢去。本来是发泄怨气,但踢着踢着二蛋发现,这也是一种功夫呀。如果练成一种独门飞脚功,不一样能把对方打败吗?于是,二蛋不露声色地练起了自创的飞脚功。

 

    有时被村民看见,村民就会问:“二蛋,那树惹着你啦,你踢它做啥?”

 

    二蛋就嚷:“族长不教我练功,气死我了。”说着就冲树干狠狠地踢上几脚。

 

    村民就笑:“族长那是关心你,你拐着个腿还练啥功,到时把你揍死你娘谁管呀,你娘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其实族长死活不答应二蛋练功也有这层意思。

 

    娘也这么劝二蛋:“蛋儿呀,咱不练那个,李家那几个后生可厉害啦,就你这身子骨上去就把你打死了。再说啦,要不是老这么打打杀杀的你爹怎么会被人家打死。”

 

    二蛋清楚,李姓是有几个武艺高强之人,但他觉得我们张姓也不是吃素的,上次比武不是把他们打残了两个?只是最后差那么一点点没赢了李姓而已,一点点呀!

 

    不就差那么一点点么,其实我早就看出了那小子的弱点,只是族长说什么也不叫我上。

 

    于是,二蛋坚持每天早晚到枣林里练功,先练低飞脚以破对方下三路,后练高飞脚以袭击对方的头背。他把枣子用长钉高高地钉在树干上,然后一个旋子用脚把它踢飞。开始有时踢到树干上,慢慢地把枣子踢飞而脚碰不到树干,准确率极强。

 

    日久天长,你看那枣树,不少树干的某个部位都有了异常。有的在树根处出现一片白色,树皮已无,树干油光铮亮,那是二蛋练踢树的结果;有的在树干的高处,也有同样的痕迹,那应当是二蛋练飞脚功的业绩;有的树干还出现了微微倾斜,可见二蛋的决心。

 

    有个儿时伙伴叫大水,每天在武功队练武功,他不相信二蛋会武功,便要和二蛋比一比,二蛋怕伤者伙伴,又怕露了真相,就开玩笑说:“玩下啊,你手下留情。”

 

    不想伙伴凭着他是练过功的,自信轻而易举就能把二蛋打爬下,结果打了两个回合没打着二蛋,心里一急就动开了真格的。二蛋很生气,叫你手下留情,点到为止,欺我是个拐子不是,于是就打算杀杀他傲气。

 

    第三个回合,二蛋不动声色,下一扫上一旋,对方还没看清招数就被二蛋放倒在地。

 

    “你----”大水满脸通红。

 

    “别说话。”二蛋笑笑,“对不住哥,没人看见。有人问,你就说你把我打趴下了。”

 

    大水慢慢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红着脸笑笑:“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这话二蛋信,你一个练武之人叫一个拐子打趴下,你丢得起人吗?量你也不敢到处宣扬。

 

    二蛋有时一边练功一边就琢磨,娘说得对,这样冤冤相报何时是个头。几十年了,村里总是弥漫着一股杀气,一股血腥气,这样下去,村子还能好的了吗?江湖上还讲“相逢一笑泯恩仇”呢,这种思想慢慢在二蛋的脑子里发酵。

 

    二蛋把自己的想法和娘说了,娘也很赞同。娘说;“是呀,闹了这么多年了,人也死伤几十个了,闹出啥名堂来了?大家一个村住着和和气气多好,非得这么打打杀杀的,想想都闹心。”

 

    “是呀娘。”二蛋说,“要不我和族长说说,和李家和好算了。”

 

    娘笑了:“你一个毛孩子,你的话谁听。”

 

    那就和队长说,二蛋想。

 

    二蛋开始活动,找伙伴,找双方的队长。开始在村里散布自己的想法。二蛋发现多数村民都厌烦了这种打斗,连双方的族长都不像以前那样死硬了。

 

    两年后,五年一次的比武又要开始了。

 

    一天在地里干活碰到了李姓的武功队队长。

 

    “大哥,依我说今年咱别比了,再比又要出人命了。”二蛋说。

 

    “行了兄弟,你的好意我领了。武还是要比,不然没有输赢怎么收场,得有个说法吧。”李队长说。

 

    二蛋说;“也是。好,那就比,但愿是最后一次。”

 

    比武那天,两姓村民都集聚在村里的大戏台下,他们有说有笑,并没有想象的那样敌意。

 

    两姓族长分坐在戏台的两侧。张姓队员着一身白色练功服,李姓队员穿一身黑色练功服,他们精神抖擞,严阵以待,只等比赛开始。

 

    主持人是一位从邻村请来的在本地德高望重的老人——郑先生,郑先生宣读了比赛规则,其实不说大家也清楚,比武又不是一次了,双方早已习以为常。

 

    郑先生捋了捋他那仙风道骨般的银须,宣布比武开始。

 

    李姓上来一个瘦高个,腿脚一比划,亮相,虎虎生风,台下一片叫好声。

 

    瘦高个回头一看,张姓一边上来一个拐子。

 

    李姓队长挥挥手,说:“哎,你们没人啦,怎么叫他上来,这不小看人吗?”

 

    二蛋向李姓队长拱拱手:“李大哥,小弟第一次上比武场,请你的弟兄们手下留情。”

 

    李队长说:“不行,不能和你比,我们打一个拐子就是赢了也赢得不光彩。”

 

    二蛋嘿嘿笑了,说:“嘿嘿,口气不小哇,这样吧,如果你们赢了我,咱这武接着比,如果你们连个拐子都打不过,咱们就握手言和,不要这样冤冤相报下去了,好不好?”

 

    “乡亲们说好不好?”二蛋冲台下吆喝。

 

    台下的村民连声喊“好,好。”

 

    李队长暗喜,就你?吹吧!

 

    这时,张姓队长拿来一张纸和一支笔。

 

    “李队长,如同意我们就在上面签字画押以为证,省得到时反悔。”

 

    李队长心想,你们也太自信了,叫一个拐子上场,就等着输吧。于是,爽快的签了字画了押。

 

    比武开始,瘦高个没打两个回合就被二蛋打了下去。

 

    接着上来一个威武之人,他在上次比武中伤过两个人,根本没把二蛋放在眼里,凭着自己雄壮的身体和扎实的武功步步紧逼。二蛋和他周旋了两个回合,好像找到了对方破绽,突然发起进攻。只见身体下沉,长腿突起,眨眼间一个飞旋踢在了对方的背上,对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刚想稳住身体,不想第二脚已飞了过来,“扑”的一声趴在地上,门牙也磕了下来,流了满嘴血,被人扶了下去。

 

    第三个上来的是李队长。

 

    李队长向二蛋拱拱手:“兄弟,深藏不露哇,好功夫,手下留情。”

 

    二蛋说:“大哥谦虚了,这话应当我说。”

 

    二蛋深知,李队长功夫了得。不过二蛋通过多年的观察和打探,此人很傲气,凭着深厚的功夫经常不把别人放在眼里,都是先发制人,以快取胜。于是二蛋就采取磨的战术,先设法避其锋芒,然后在对方急于取胜急躁不安时出其不意将其击败。

 

    第一个回合,二蛋故意装熊,千方百计只抵挡不进攻。第二个回合,试着进攻,未能如愿。这样进进退退,连着四个回合没分胜负。台下一片叫好声。

 

    但这时二蛋发现,李队长明显急躁起来,有的招式出现了明显的漏洞。就在李队长迅猛进攻的同时,二蛋突然一个旋子绕到其背后,一脚踢到其头部,就在对方急于稳住身子的当儿,二蛋身体下沉,一个扫裆腿将其扫倒在地,然后站起身用脚踩住了对方的脑袋。

 

    台下一片欢呼声,有的喊“踩死他。”有的喊“手下留情,点到为止。”

 

    只见二蛋将脚抬起来,伸手把李队长拉了起来。

 

    李队长用手抹了把鼻血,拉住二蛋的手:“我们输了。”

 

    郑先生和张队长上来。张队长拉住李队长的手:“怎么样?握手言和吧。”

 

    李队长说:“和,和。我早就不想打了。”

 

    最后,两个族长被两个队长拉了上来:“握手言和吧。都乡里乡亲的几十年了。”

 

    村民们沸腾了,“好,好,”欢呼声响成一片。

 

    自此,两姓几十年的恩仇有了个了结。化干戈为玉帛皆大欢喜,但武功作为传统的民间娱乐保存了下来,每年的元宵节都要给村民们表演一番以图个热闹红火。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4期 总第200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文链接:

http://wjq0218.blog.163.com/blog/static/2826071920172254344196/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