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第十二章: 心中的疼(结尾部分) 作者:兰蘋红  

2017-04-07 10:31:13|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 兰蘋红      责编:卡莎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第十二章: 心中的疼(结尾部分) 作者:兰蘋红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十二. 心中的疼(结尾部分)

 编者按:美女作家兰蘋红给我们奉献出自己的力作《冻土》。这是一部描写公安系统战线的正能量作品。《中国作家》电子旬刊曾在第188期把《冻土》第一章作为特别推荐作品编发。这里,本刊再从第一章开始,共计十二章连载《冻土》,到本期为止,全部连载结束。感谢美女作家兰蘋红倾情为读者献上心血力作。作品歌颂了我国公安战线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贡献和牺牲的最可敬最可爱之一代奉献者,这是我们值得一读的作品之一。读者可以按照本电子旬刊的期刊往前面阅读,即可读到《冻土》的全部内容。


000年的夏天来得特别早。这一年是农历庚辰年,民间传说为六龙治水。说也怪,这一年的雨水特别多。进入八月份以来,接连下了七场中到大雨,两场暴雨。城市的上空仿佛是被上帝之手捅破了一个大窟窿,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形成一道令人恐怖的自然景观。

卫光北的回忆录在女儿静尘的协助下已全部脱稿,几经修改,已定稿,令他倍感欣慰。

这阴雨连绵的天气也给卫光北带来了坏消息:他的二婶以八十九岁高龄走完了人生的历程,已于七月二十四日子夜时分仙逝!

卫光北闻讯后,无声地踱入自己的小屋,摘下眼镜,默默向二婶致哀!他忘不了二婶,是她作为村上最早的女党员为解放军做了了棉衣、棉裤送往前线;是她动员父亲让卫光北走上了革命的队伍;也是她在卫光北离开家乡几十年的悠悠岁月里,为兄弟姐妹们尽着母亲的义务。现在,二婶走了,他的心里酸涩又沉重。

他匆忙和老伴商量了一下,准备天晴即回家看二婶最后一眼。老两口忙活了半夜,天快亮时才躺下。

醒来时,天已放睛。雨后的天空蓝得发亮,云彩白得晃眼,空气也湿漉漉的,水洗后的树叶和街道都焕发出新的生机。老两口回家心切,拎着旅行包上路了。

他们顺利地搭上了一辆崭新的中巴车,找了个靠窗户的座位坐下来。乘客陆陆续续坐满后,清秀的女孩子向青年司机招招手,车开始启动了。

阵阵凉风袭来,车厢里的人们有的交谈,有的闭目养神;卫光北则和刘豫一起看窗外的景致。快半年没回老家了,沿路的树木和庄稼也变得新鲜起来。

车子跑得挺快,转眼间已行至离他们村仅距五六里的乡政府所在地。

“师傅,请停车。”有两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对司机说。

车明显减速了,有五六个乘客下车。同时也从候车点儿挤上来七八个农民模样的乘客。

“关门,准备开车吧!”女售票员甜甜地笑了,她的情绪挺好,尽管脸色发黄,写满了疲倦。

她的话音未落,只听一个尖厉的女高音在喊“把车堵到前面去,截住它!”同时,一个高高的胖女人毫不客气地站在了他们这辆车前面。

“你怎么搞的?”年轻的司机恼怒地质问她,透过车窗玻璃,人们看见一个穿黑色短袖,面部阴沉的胖女人正双手交叉地堵在司机前面。

女孩子喊了声:“小刚,这是中午排在咱后头的那班车车主。咱们这辆车等乘客,晚开了五分钟,她认为是故意压车!这不,来找碴了!快打110!”她麻利地说着,迅速下了车,关好车门。

司机掏出手机打110。女孩子已经和胖女人理论开了,起初声音不高,到后来双方几乎扭在一起,司机忙下车将她拉上来。

乘客们纷纷问女孩怎么办?

“没关系,派出所一会儿就来协调问题!大家稍等一会儿!”

乘客们开始抱怨,有的要求下车,可车门不开;卫光北也焦急地看表,“姑娘,抓紧处理,大伙儿都有事呢!”

“放心吧!大伯!”女孩说着又下车了,和另一个司机商量着什么。

十几分钟过去了,有的乘客下车去了,车上的人也焦灼不安。

这时,车门开了,刚才和女孩说话的司机坐在驾驶位上,启动了开关。

胖女人正站在路边和一帮子男人说话,见状马上跑过来,用手拍打着车窗玻璃:“妈的,姑奶奶就不让你们走!有种的从我身上开过去!”

司机一个急刹车,把车上的人都惊出一身冷汗。

“这个女人怎么这样霸道?”车上的人问女孩。

女孩愤愤道:“她是这街面上的住户,跑车的人都怕与她挨班,强量惯了。她男人是个无赖,加上她老子原是村上的支书,谁敢惹她?”

卫光北沉不住气了:“连派出所也没法儿她?没王法了?”

“大伯,您看,报了这么长时间警,110车也未到。公安上的人谁不知道她是这儿的一霸!谁惹谁头疼!”

正说着,有人说:“警车来了!”人们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女孩儿和司机忙下车。几个年轻的穿便服的警察慵懒地从车上下来,两个头头模样的人正和胖女人说话呢,从街那边围拢来十多个衣冠不整、面露凶相的男人。

“我下车看看去!”卫光北急于下车。

“老头子,你干嘛去?你也管不了!”刘豫制止他。

“路不平有人铲,理不顺有人管,我就不信这不是共产党的天下,没王法了!”他倔犟地下车了。

派出所的人见说不通,想撤了。四个人已上车,那两个人也正笑着对胖子女人说话。

胖女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女孩子打开车门,“对不起,大家都下车另换车吧,走不了了!”

乘客们问:“派出所不是来人了吗?也摆不平?这年头,谁管谁呀!”

乘客陆陆续续下车了,人们一肚子怨气,很多人都用眼横着胖女人。

“等等!”卫光北喊住转身欲上车的两个小头头。“请问,你们是派出所的领导吧?”

胖男人指指瘦高个,“他是指导员,我是副所长!”

“噢,官儿不小哇!”卫光北说。

“这车就不让走了?你们也不管?老百姓养活着你们,是为了让你们保一方平安;你们可倒好,见事儿就溜!你们佩穿警服吗?”卫光北说得很难听,老伴儿一个劲儿地拦也拦不住。

人群中有了小小的骚动。

胖女人吼道:“你是哪儿来的老头子?吃饱了撑的?欠揍啊你!”

“就是,打这个老家伙!”几个男人说着想动手。

瘦高个用目光扫视了他们一下,几个人未敢动手。

“老同志,您是?……”瘦高个掏出支烟递给他。

“谢谢!戒了!我是离休干部,48年参加工作时在县公安局工作,干了半辈子公安了!所以爱管闲事!”

“噢!”瘦高个将他拉到一边儿,“老同志,这事儿我们也不好管,棘手,这女的有来头!”

“那你们混入公安队伍干什么?混饭吃啊?”卫光北毫不客气地数落他。

“老同志,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你们那时候和现在情况不一样。要是让你现在干,也和我们一样犯难!”

“啥不一样?死都不怕,暗杀都不怕,还有啥怕的?你们丢不丢人?”

“好啦,我不和您一般见识!”瘦高个说着上了车。

“开车!”他将一肚子怨气撒向司机。

“等等,”一直未开口的胖所长对车里的人说。

“大家都听见这位老同志的话了!是男人的都出来,别当那缩头乌龟!”

“你!”瘦高个脸红一阵白一阵,车上一片沉默。

只有一个二十来岁的高个青年下车来。

车一阵风似地开走了。

胖队长和青年民警、卫光北站成一排,胖女人那边儿人也对峙着,气氛很紧张。

“老卫,你不要命了!你以为你还是当年啊!”刘豫生气地抱怨卫光北。

“放心,我不怕,我就不信这个邪!”

“你找死呀你!”一个光头冷不防从他身后暗下黑手,卫光北躲闪不及,一下被打倒在地,头被一块碎砖碰出了血。刘豫惊呼着上前扶住了他。

“大胆,想打群架呀!快送老同志上医院!”胖所长快速上前反截住光头;青年干警掏出了枪,一个青年人开着三轮车将卫光北送往医院。人们开始议论。

“太欺负人了!还有没有公理!”

“也太霸道了!路是她家修的呀!”村民们议论纷纷。

开走的警车又开回来了,几个干警将光头和胖女人带上了警车。那几个帮凶乱了阵脚,有人小跑着去通告老支书去了。

医院里,一位医生正在为卫光北清洗伤口,作创面治疗。伤口不大,但挺深,需要缝针。

“叫你少管闲事,你偏不听!这下好了!惹祸了吧!”刘豫又是心疼又是心酸,抹着泪在旁边唠叨。

“放心,伯母!大伯的伤不重,过十几天就会好的!”大夫安慰刘豫。

“大伯,现在社会上的事儿挺复杂的,您也老了,以后少惹麻烦为好!”

一直皱着眉不说话的卫光北忽然泪流满面,他用手撕扯裹在头上的纱布;“孩子,松开吧!让我清醒清醒!我真是老了啊!连一个小毛贼子都对付不了!”

“大伯,岁数不饶人啊?您再年轻十岁,他肯定不是您的对手!”医生挺会安慰人的,他越这样说,卫光北心里越难受。

那一瞬间,他脑海里迅速闪过许多往事:青纱帐里他拼命奔跑;半夜时分,他与土匪周旋;茫茫水库草丛中,他连夜追赶逃犯……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那硬朗的身架在田野上健步如飞;多少坏人败在他的拳脚下面。而今天,他却被一个流氓打伤!他感到屈辱与悲哀!念及此,不由地老泪纵横。

“很疼吗?”医生问

“我的心里疼呀!”他用力地捶打着自己的胸膛。

“唉,大伯,人老人得服老,忍忍吧!这世道难混啊!”

这时,胖所长和那个民警赶到医院来探望他。

“不碍事吧!大伯!”胖所长关切地握着他的手问。

卫光北流着泪摇摇头,拍了拍两个年轻人的肩膀,在老伴的搀扶下下了病床向门外走去。

“大伯,我找车送您!”胖队长和年轻人在身后紧跟。

“不用了!”卫光北无力地摆摆手。

大门外,那个年轻人的三轮车正在等他们夫妇,门外站了许多围观的人。

他们上了车;车启动了,卫光北和刘豫坐在小篷车里对视着,目光中有千言万语。

大街上一家音像店门前的音箱正在放屠洪刚的歌曲《精忠报国》,那大气磅礴的旋律立即吸引了卫光北。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息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起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歌词豪迈、苍凉,屠洪刚唱得如黄钟大吕齐声轰鸣,又如九曲黄河奔腾咆哮!卫光北从歌声中听出了烈士的报国雄心,英雄的未酬壮志,听出了国粹京剧的风韵和灵魂!他的眼前再一次模糊了,他忽然感到自己离这个时代是那么遥远,他所感受的气息是那么陌生和冷漠,他太不了解如今的人情世故了!

老了,老之将至的悲哀,年届七旬的现实,如此清晰而冷峻地摆在他面前。他挚爱的这个世界越来越让他困惑,让他看不明白,一种被时代遗弃的遗憾和痛苦弥漫于他的心胸……

他和刘豫默默对视着,路两旁的树木和房屋迅速地向后扫去,他们渐渐看到了故乡的小河及袅袅炊烟,以及在河水里嬉戏的孩子们的身影……

车已拐上了去村子的小径,车速开始减慢,淤泥陷得很深,车子艰难地行进着,马达难听地鸣叫着。

两位老人下了车,他们付钱,年轻人坚决不要。

卫光北深情地握了握后生的手,依依惜别。

他们的双脚又踏上了故乡这块松软、潮湿的土地,田野里的香气和着往昔的回忆混乱地掺和在一起,不由令人浮想连翩。

村子北头缓缓出来一支送葬队伍,哀乐低回,白幔高悬,身着孝服的人们低着头向东边河堤上走去那是卫家祖坟所在地。身后一行人抬着一口棺木……

卫光北和刘豫接过孝布,缠在头上、腰间,二人在堂弟的带领下向东边走去。

近了,他们看见二婶的棺木了,刚漆过的黑漆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晃得人心酸。夫妇二人双膝跪地,泣不成声;卫光北双手抓把泥土长跪不起……“婶娘,光北来送您老了,您来一路走好啊!”

良久,他才缓缓站起身,接过一个中年汗子的杠绳,吃力地向前方走去……

坟墓,是每一个人生命的终点,任何人也难以逃避。他没能亲手为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送葬,这是他终生的遗憾。如今,最疼他的婶娘也走了,他要竭力弥补过去的缺憾;先人地下有知,也会理解他的苦心吧?还有,那西部高原上已经长眠的战友们,也在冻土之下凝望着他呢!他仿佛又看到了他们的音容笑貌……

队伍仍缓缓地行进着,卫光北夫妇的白发在阳光下白得耀眼,他们的神情庄严肃穆,动作坚定而有力……

人们啊,当我们踏着生活的浪花走向遥远,走向苍茫,又怎能忘记那黄土掩盖下的沉重往昔?……卫光北心中涌起了万顷波涛,他花白的头发在太阳光的照射下焕发出奇异的光芒,他仿佛又看到了自己十八岁时那轮灿烂的朝阳,那么炫目,充满了希望与活力,他不由地激情澎湃,老泪纵横……

 

初稿成于2000年12月17日下午五时许

二稿成于2001年6月15日六时许

三稿成于2002年7月21日五点半

四稿于2008年10月10日

 再定稿于2016.9.19日下午              

 

(全文结束)

 

      谨以此书献给我的父亲及他的战友们!


 

一位出生在伏牛山脚下的农家孩子,十八岁投笔从戎,参加了革命。他破迷案,打残匪,成为共和国第一代公安战士。一九五六年,一纸调令,他又去了荒凉的大西北。

在陌生的土地上,他和战友们历尽了千辛万苦,与罪犯为伍,与风沙烈日为伴,在最艰苦最危险的战线上默默战斗了二十七年,也感召和唤醒了许多罪犯的良知,直到双目几近失明才离休返回故里。

这是一代老西北无私奉献的情怀,一批优秀共产党人鲜为人知的人生历程,一声远去的历史足音。

长篇小说连载《冻土》第十二章: 心中的疼(结尾部分) 作者:兰蘋红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4期 总第200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兰蘋红网易博客:  http://m13837552282.blog.163.com/

                            兰蘋红 网易邮箱: 13837552282@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