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美女的路 作者:晓 萍  

2017-05-17 11:38:32|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短篇小说)美女的路    作者:晓 萍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晓 萍   责编:【绝句小说】夜蹬金顶(285字)    作者:中 鑫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  莎 


短篇小说美女的路      

 

 /  晓 萍


 

      农闲时。女人们在家里做饭,干家务。男人们坐在村头的大树下,看着夕阳红红的,把树叶烧成金色的,给你,我,他的脸上镀了一半金光。圪梁村的男人们,乘着微风,乘着晚霞送来得风光,在这里笑语声声。每当世旺走过来,那个比他大十多岁的老哥就和他说笑着。老哥边抽烟,边赞口不绝地说:“兄弟好福气,紫兰俊的占全了,粉格嘟嘟脸色,红点点嘴,弯弯的眉毛,水灵灵地眼,细腰,长项.....。”另一个抢过来说“:你就知道说紫兰漂亮,夏花帮村里人干了那么多好事你怎不说!“我老婆忙不过来,她就帮我老婆看孩子。”  “就是那天我忙了她还帮我喂猪呢?”  “那天我家老人摔倒在院子,是她搀扶回来的。”确实是好人。“又一个抢过来争着说: “我说呀!她在外培养个模特,舞蹈演员的没话说,呆在这圪梁村,屈了。”  “男人家还是谈谈女人的美!人家现在写美人,什么小芳,阿娇。“”那是什么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长又长,这就是美?难说是个塌鼻,大嘴能漂亮吗?““紫兰这样形像?她还没有长辫子呢。”这时世旺有意不插话。他当村长以来,村里的事,啥不是他说了算。唯有别人夸夏花,他不想插嘴,有意让别人多夸奖几句她老婆。夸多了,他想该收场了。世旺扯大嗓门说。“改换聊天内容,不要老谈这个,谈多了不怕你们老婆来了把耳朵揪下?

       

男人们在说笑中,他们的老婆来了,一人揪一个耳朵。“回!回去吃饭,坐在一起就,紫兰,紫兰的。”“老公辩解着:“你也不是常说紫兰好来着。”"我说可以,不准你说,说多了思想就跑一边了。““臭娘们!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就是随便说说,这个村只有世旺,和紫兰相配.世旺人聪明,长得帅,又是高中生。“ ”他爹要有钱供他上大学,说不定当县长了。”  “在这里当个村长屈才了。”  “我算什么敢打紫兰的主意,下一辈吧!我这个西葫芦只能配你这个南瓜了。“他老婆揪着她男人的耳朵:“回家!不要贫嘴了。”

 

夜幕降临了,村里聊天的人们都各回各家了,圪梁村平静了。星星点点的灯火点缀着静寂的山沟。紫兰,世旺在灯光下谈论着,逗乐着。

 

     “你是村长,在我们的村办个工厂咋样。“”那是你单想,你看现在村里人都往城里跑。上面的政策在改变,山里交通不方便,好学校,大医院,能建到我们圪梁村吗?我们光不是解决穿衣,吃饭的事。孩子要有良好地教育,人们生活要达到现代化的高水平,家电,通讯等等在我们圪梁村都不容易发展。办厂?看社会以后发展情况再说,目前把自己日子过好。”   世旺边说,边看着紫兰,看得发呆了。“看呀!”紫兰脸红了。“你看!看你那傻样!看进去拔不出来,那可不能怨我呀!”紫兰笑得格外开心。 “我老婆真漂亮,他们说出去当模特,当演员,还是留在我身边放心。再说我也很不错吗?哈! 哈!““看把你臭美得,自大自夸。”  “你声音低点,孩子在做作业。”  他俩同时把食指放到嘴边,轻轻地“嘘!”了一声,都会意地露出笑脸。他们看着可爱的孩子,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紫兰爱着圪梁村的山山水水。爱着那满山的果园,红枣、小麦、糜谷、川里绿油油的菜地。她更爱世旺和她这个温馨的家。她离不开养育她的土地。圪梁村的村民祖祖辈辈在这里受苦,她听得太多了。眼下贫困面貌改变了好多,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好多。她没有心事去当模特,当演员。这只是村里人逗她玩呢,她那里有那个细胞呢?她只想着和世旺过一辈子平安的乡村日子,男耕田,主外;女看娃,主内。每天劳动干活是人生不可缺少的,靠她二人地努力能养家糊口,负担起娃娃上学就知足了。所以夏花对生活充满着希望,再说还有世旺男子汉在身边。 紫兰天天都是笑口长开,精神焕发,说话噼里啪啦,干活雷厉风行,走路风风火火,脸上经常带着笑容,像春天怒放的兰花。

 

     可是天不测风云。那天,世旺开着自己贷款买得运输车,满载着一车货,运输车骋驰在高速公路上。这时世旺觉得车里有些发热,他停下车去检查。刚走出车门口,嘭嘭!得响声震耳欲聋,火苗燃起。“这是油罐爆炸声!”消防车马上来救护,瞬间灭了火。就这也没有避免烧毁了车上的货物,炸坏汽车,炸伤了世旺。这晴天霹雳得灾难向夏花劈头盖脑而来。夏花哭天求地,求乡亲,求政府,能给她解决多少问题呢?贷款几十万,车上的货价值十多万。世旺住进医院大夫说:“半身不遂,脑瘫终生不得下地,大脑不得清醒。”医生的话给夏花迎头一棒,她觉得天旋地转,晕倒在地上。紫兰醒过来睁眼一看,她住进了医院,十一岁的女儿守护在身边。

 

      “妈!你醒了。村里的乡亲们刚走。“   “快!我要出院!我不能住在医院,太费钱,我去看你爹。”紫兰说着爬起,下了病床,向世旺的病床跑去。世旺吊着针,昏迷不醒,她守候在身边。女儿随后来到父亲的床边。紫兰对着哭得双眼像两个大红桃的女儿说:“你快回去休息好,明天还要上学,任何时候都要好好上学。”随后夏花大喊一声:“哎!大夫,我病好了,给我办出院手续。快大夫!“大夫急急忙忙跑来:“好!好!你马上出院。”

 

      紫兰出院了,可是世旺啥时能出院吗?住院费,孩子要上学,看守病人她一人怎能行呢?“她正在思考怎样度过这每一天?这时世旺的俩个嫂子来了,给世旺带来营养品。二嫂请求紫兰的孩子在她家吃饭。三嫂请求每天帮照看紫兰世旺。俩位嫂子的来到,激动地夏花热泪盈眶。夏花拉着俩位嫂子的手说:“太谢谢了!你们真是雪里送炭,下了一场急时雨。我正在考虑怎么解决眼前的困难呢!"三嫂说:"我们帮忙是应该的,世旺的哥哥都出远门了,只有我们帮你了。再说你平常不是经常给我们帮忙吗?下大雨你帮我们修水沟;天热你上山顺便给我们送来一个大西瓜;那次我们地里活干得很晚才回来,回来一看,我们的孩子都在你家吃过饭了,而香甜地睡着了。现在你有难了,我们不帮,还能算是人吗?“

 

     紫兰 答应了俩位嫂子的请求。世旺在一月的住院期间,紫兰,和三嫂轮换地给世旺送饭,喂饭,看护吊针。紫兰说:“大小便我一人承包。夜间他不打吊针,嫂子就不要来了,嫂子白天帮忙也好辛苦,有空就多休息一会。”她处处想到得是别人,总怕三嫂,二嫂受累。她尽量自己多干点,让俩个嫂子少干点。

 

      世旺终于出院了。紫兰看着孩子,床上躺着半植物人的丈夫。面对几十万元的债款,目前家中没有存款,怎么办?首先自己不能倒下去,要坚强,要面对一切事实

 

     从此紫兰 出外打工 ,早上五点起床清扫马路,八点给饭馆打杂,到天黑。晚上给人家照顾病人,或看孩子。晚上病人,和孩子睡着了,她也可以睡睡。有时她下地道挖土,一小时挣一百元。她短工,钟点工,只要靠劳苦能挣钱得工作她都干。紫兰交给女儿一个任务,给你爹倒水,端饭。她在饭馆打杂,抽时间回来给孩子们和世旺做简单地饭菜。就这样夏花昼夜二十四小时的上班。她在熬呀!熬!人瘦了好多,桃红的脸上浮上黄色,但是她脸上仍保持着笑容。

 

     

这样的生活过了三月。紫兰在全城出名了,男人们三三俩俩在议论着紫兰。“你看那个扫街道的多漂亮呀,扫街道可惜了?“ ”早上一人起得那么早,不怕让流氓给遭塌了。”  “她每天还去酒香饭馆干前台,那里去得什么人,不是大款,就是大官,就她那长腿,水蛇腰,两个皮球似的屁股一扭扭,胸前隆起得两个一闪一闪得,仙女般的脸,她能逃过那些人得魔掌?现在都不知是谁的二奶了。”“那不会的,要是那个大官,大款的二奶还在那扫马路?”不管人们议论成什么,紫兰还是紫兰,每天重复着每天。

 

      一天,天不亮。三个流氓躲在紫兰扫马路的附近:“咱三个谁有本事把那女人闹来?“”怎么闹来,那么大个人。”一会紫兰拿着扫把开始清扫街道。突然三个男人围上:“美女别扫了,又脏又累的,不如你和我们好了,我们把你养上。”“滚开臭流氓,紫兰拿起扫把,敲在三个流氓头上。一个流氓上来抢紫兰夺的扫把。“快来人呀!有流氓。快来人呀!”

 

      这时一辆小车开了过来,停在紫兰身边。小车上下来一对夫妻。丈夫:“你们三个男人围着一个女人要干什么?”“我们干什么与你有屁事。”  “她不是喊有流氓吗?“流氓早跑了,我们是救她得。“紫兰生气地哭着说:“就是他们三个,耍流氓!" " 我们咋耍流氓来着,就在这大街上和你睡觉?哈!!笑死人了。”紫兰继续拿起扫把向欺负她的人头上打过去。“滚,滚,不要脸的,没女人,回家睡你妈去。”紫兰从来不会骂人,一气之下怎么能想起这个来骂人呢?那三个男人一看天亮了悄悄地溜走了。

 

      紫兰 :“您们好!" 小车里的 丈夫说:"你也好!一个人出门干事要小心。”  “没办法生活逼得,为了多挣点钱,给老公看病,供孩子上学,还得还账。只要干正当的工作,吃苦,受罪不怕,不挣不干净的钱,不要叫别人戳上瘠梁骂。““你每天早晨在这里扫地吗?”  “是。”“你忙吧,我走了。”  “好再见了谢谢了。”

 

      夫妻俩上了小车。小车在街道上捷驶着,一会儿老婆阴阳怪气得说:“你喜欢上了那水蛇腰了吆?看那个热情劲!老婆用嫩声细语来风嘲老公:“你每天早晨在这里扫地吗?”多恶心人,老婆脸一下变得像个老窝瓜, 满脸的愤怒:“你怎么明天还想在这里和她约会?”老婆的话像刀子一样戳着老公的心。他老公生气地停下车,你下去!下车!“”我为什么要下车呢?我不下!”  “我不和你说了,回去再说。”老公踩大油门,小车飞似地向前跑。

 

      小车停到一座别墅的大院门前。门前两边绿树像巨伞,爬墙虎,牵牛花,爬上墙头,绿墙环绕着白楼。白楼的主人赵岗走下小车,手夹着黑色皮包,身着格子花的衬衫,乌黑的头发,显得四十岁的他更加年轻,他国字脸,五官搭配的恰到好处。一条毛料裤子,裤腿搭在脚面上,下面露出黑亮的皮鞋。赵岗一肚子气还没有消,他冲着老婆:“快下,慢腾腾我要锁车了。今天不要出去跳舞了,家里的佣人都减掉了。你在家里看好孩,照看好老人。我上班去了这是你的工作。晚上我有事不回来了。老人孩子出了事都是你的责任。“说完赵刚打开车门坐上车,小车扭转头,转了几个弯消失在大街上

 

      赵岗的老婆红桃,比赵岗小几岁。比不上夏花漂亮,也算是美人类的,她特注重打扮,穿着时髦,在外人面前走路,说话都讲究赶时髦。赵岗开着小车走了,她生气得,甩着手中的红色提包,拍拍白色的真丝连衣裙。把满头的卷发,摆弄得没完没了。她登上二楼,开了门走进她的卧室,一看真的用人减雇了。室内的卫生没打扫,被子没叠,桌子没擦。红桃想起赵岗的话要她看孩子,照顾老人。老东西一下饿不死,先看孩子。她走进保姆的卧室一看孩子睡着了,保姆在身边看着,保姆低低地声音:“我走了赵岗把我们都减雇了。孩子刚吃完奶,奶粉在柜子里。早饭做好了,给老人你们吃,我走了,清洁工,养花工都走了。”佣人都走了,红桃把自己工作早已辞退了,她就是这栋白楼里的佣人。红桃坐在地板上发呆。一会孩子哭了,桃红生气的:"小崽子哭吧!多哭一会有什么呢?“老家伙饿一会也没事。"她起来趟在床上,懒洋洋得自语道:“眼前摆下这么多的活,让我一人干?够你心狠,我不干,你等着。老家伙,小崽子饿半天,渴半天又会咋得?你赵岗就不要回来!红桃气得把房间东西乱扔,头发用手抓成个鸡窝。

 

      白楼的老人在少气无力地喊叫:“快快---给我------给我水。”红桃慢腾腾地走进老人卧室,拿起水杯里面剩的半杯凉水,递给老人,老人颤抖得双手,水喝不到嘴里流到外边去了。红桃接过老人手中的杯子,猛地把水灌进老人得嘴里,咬着牙:“喝!喝死你!”老人呛得一阵阵咳嗽,水流了满脖子。半岁的女孩醒了,哭了好长时间。这时赵岗不放心,开着车回到白楼。听到孩子的哭声,和老人的咳嗽声,他走进厨房一看半锅饭没动,满地乱七八糟的东西。赵岗马上给饭馆打了一个电话,快派一个人到白楼来。赵岗抱着孩子,从冰箱取出奶瓶把奶放热水中一泡。然后走进厨房给老人热了一碗饭。这时饭馆派来服务员,急急忙忙地跑上三楼。:”老板好!有什么事?“”你好!帮我给孩子喂喂奶。”赵岗把孩子递给女服员。他过去给老人喂饭。红桃在一边吊着脸,抱着双臂,站着不动不语也不瞧,好像眼前的事没有发生过。

 

     老人孩子吃饭后。他俩把老人扶上小车,女服务员抱着孩子先上小车。“赵岗把冰箱里,家里的食品全部装了几袋子要提走,这时红桃上去阻拦:“干什么把吃的都拿走,我吃什么呢?“赵岗:“滚开!这里没你的分,今天离婚!走!“”我不离咋的?“”你等着瞧!"赵岗提着几个袋子下了楼。上了小车,小车飞快地开进一个普通的小院。

 

      紫兰 清扫完街道急急忙忙跑回家,十一岁的女儿已做好一锅拌汤绘菜,紫兰舀了一点尝尝味道还可以。紫兰高兴地想女儿会做饭了。但她还是打了女儿一顿:“你触电了咋办?烫着了咋办?你怎么敢一个人在做饭?”“女儿毫不留情地跟母亲吵起来:“我触电了吗?我烫伤了吗?我不做饭咱俩人不就都迟到了吗?你打我。”女儿受屈地哭了。”“好好是妈的不对,快吃饭,快上学。你爸爸早饭还没吃,快我喂他吃饭。紫兰给世旺换了纸尿裤,又帮他翻了身。洗了脸,旁边放上水杯,杯里放上吸管。世旺转头自己就能喝上水。”

 

     紫兰  骑上自行车带着女儿飞快地送女儿上学。她又来到酒香饭馆,走进更衣室急急忙忙地换了工作衣。跑步到领班室报到,领班:“今天迟到五分钟 ,警告一次。下去打扫餐厅。

 

     餐厅打扫完毕。一会进来三个顾客,一个粗腰、一个秃顶、一个白脸、三位西服领带,皮鞋曾亮,脸上的润夫露散发一股香气。紫兰 手提茶壶,走近顾客:“先生好!请坐,请用茶!”

 

      秃顶:  “听说这里有个叫紫兰的长得好美呀!让我们见一见。

 

      紫兰生硬的语气:”她有什么美,有什么可见得,先生是来吃饭吗。要看美人去看电视好了。”

 

      秃顶:“看来你是紫兰?“紫兰转身离开这个餐桌。“哎!哎!别走给我们上菜。”

 

      紫兰:“菜单在桌子上自己看。”紫兰转身要走。

                   

      粗腰嬉皮笑脸地上去拦 住紫兰。“你别走,让哥哥多看几眼。我看你就是紫兰。”

 

紫兰 :“先生点菜。“她打开菜谱。“这里什么都有,红烧猪蹄,麻辣虾,鱼香茄子,黄焖鱼,三丝凉拌,炒尖椒。样样美味可口。“紫兰在报菜单中,粗腰上去抓住紫兰的手。”哈!!这俩只手最可口。“

 

紫兰 生气得:“先生干什么呢!放开,把手抓疼了!粗腰放开夏花的手。“这有什么呢,中国女人太封建,外国人见面就拥抱呢,拉手算什么。”秃顶,粗腰同时笑得哈啊!哈呀!“紫兰甩开手离开餐桌。”

 

      秃顶:“她是紫兰!够漂亮得。”   粗腰:"咱们为什么娶不上这么好的老婆?

 

      白脸:“听说她老公是个半植物人。

 

      粗腰:“她肯定需要钱,咱把她包了,给些钱不就完了吗?”

 

      白脸:“你们在糊乱说什么?我们出来是谈工作的。”

 

      粗腰:“就是开开玩笑,你把他当真的了?”粗腰瞟了一眼白脸。

 

      领班走进这个包间:“先生点什么菜。

 

      秃顶:“你们的紫兰呢?”  ”在别的餐桌上服务。”

 

      晚上八点钟粗腰一个人来到酒香饭馆。这次是饭馆经理接待:”欢迎赵局长光临!经理紧紧地握着粗腰的手。“请坐。”“祝贵馆生意兴隆,财源滚滚。”“接局长的口福”。“给我派个上等服务员。”“好!没问题。”经理走出包间餐厅,一会夏花走进包间。粗腰眼直溜溜地看着紫兰。笑喜喜地说:“给我来一盘麻辣虾,再来一盘 香菇青菜,来一小瓶台。””好“紫兰退下。一会酒菜上全。粗腰一把拉住紫兰的胳膊。“你不要走陪哥吃吃饭。”“不行呀!我下班了,家中有孩子。”粗腰“那好明天中午你陪我吃饭好吗?”紫兰不语走出餐厅。

 

      这紫兰花回家忙完了家中的事,好久不得入睡。早上扫街道遇上三个年轻流氓,饭馆里又遇上粗腰,秃粗腰要我陪他吃饭?别有用心吧?我要提防着点。现在过得这般日子挣钱这么难。我再能干什么呢?真的去当模特呢?模特眼下挣不下钱还得花钱,开店铺更没钱,怎么办呢?

 

     第二天紫兰硬着皮头去酒香饭馆,像往常一样忙到中午。赵局长真地来了。要求了一个包间餐厅,赵局长拿起手机"!经理我请紫兰陪我吃饭,出去游玩,半天时间。“好她马上到。”

 

      紫兰 来到赵局长的餐桌前:“局长好!用什么餐?”局长“你喜欢吃什么,我用什么?”“局长开玩笑了,我喜欢吃的这里没有。”“你好幽默。没有我们就不吃了,你陪我喝杯咖啡,好吗?””局长要喝咖啡好。“紫兰给局长盛咖啡。“我不习惯喝咖啡,太苦。” “那你陪我出去玩玩,一小时二百元小费。” 那不行局长!中午我得赶回去给我老公做饭。赵局长有点恼火,但他在强控制着自己。“你老公还停有福气得。”“我下班了赵局长再见!”赵局长猛过去伸出双臂搂着紫兰的胸部。“我好想你呀!,"紫兰马上手捂着肚子大声哭叫着痛死我了,痛死我了。”紫兰地喊叫声惊得赵局长束手无策。这时领班,经理都跑了进去。“你怎么啦!""我肚子疼,疼得可利害。”“赵局长快快送病人去医院。” 紫兰 和领班经理一块走出餐厅。“紫兰说:“我不去医院我要回家,肚子痛一会就好。”领班在紫兰耳边低声地说:“你又在装病。”夏花伸出食指:“嘘。”

 

赵局长几次没能实现他的愿望,他恼羞成怒地夹着尾巴走了。赵局长这一走 甘心罢休吗?谁也不知道。

 

饭馆经理见赵局长不辞而别,他心事重重,他怕惹恼赵局长,他有惹不起老板,老板一惯秉公执法,他这是饭馆,就是来了吃饭,不许乌七八糟,不三不四的丑恶行为带到饭馆。无奈下经理只有把紫兰的经过告诉老板,看 老板把这个女人怎么办?下回紫兰还是这样对待赵局长,他可能要给酒香饭馆找毛病了。你们饭馆的绿菜不新鲜,大肉不是土猪肉,鱼要海水鱼,服务员太死板,不会灵活机动讨顾客喜欢,在严重了就封闭饭馆了。

 

   下午领班说:紫兰“快去经理班公室。”  “好马上就去。”紫兰来到经理办工室。经理说:“老板给你找一个俩全齐美的好工作。晚上照顾一个奶奶,和半岁的女孩,他给你开三个人的工资。怎么样?

 

“紫兰好呀! 俩全齐美的事呀!"  那好!这几天晚上过来照看一老一小。白天来饭馆,你不要干餐厅服务员,你帮会计算算账,数数钱。”“好呀!"谢谢经理,谢谢老板!谢谢!”

 

       晚上餐厅领班带紫兰来到一个普通的小院子,按排她住处。紫兰说要见见主人的面,领班说:”不要见,她睡了不要干扰她,你和女孩住一起,对门就是奶奶的卧室。临睡时换一次纸尿裤,半夜要喝点水,吃一次药,顺便给翻一次身。小的晚上要喂奶,换尿布。这里主人就是老奶奶,这是我朋友的家,俩口离婚了,女人走了,后来朋友去逝了。丢下一老一小的。我们老板管着他们的生活。但老板出钱,顾你照顾他们。白天另顾了一个人,你叫她王嫂,这是王嫂的电话。早上七点到。“早饭是她做,领班安排好工作,开着小车离开了小院。

 

     紫兰关好大门,房间的门。房间布置的很清爽,沙发,电视,冰箱内放满各种好吃的。老奶奶醒着躺在床上,微微给紫兰点头微笑。“老奶奶你认识我吗?”老奶奶点点头。“刚才那个女人是谁?”老奶奶摇摇头。“她的老板是你的恩人!”老奶奶点点头”紫兰走进她的卧室,只见半岁的女孩睡得好香呀!这个领班好粗心呀!怎么不领我看看老人,她就走了。老人可能老了也不认人了,只要每天有人照顾她就行了。这个老板可不一般呀!有几个这样的人呢?紫兰的心中树起了一个名字酒香饭馆的老板,可是这个老板为什么不露面呢?

 

      紫兰 在饭馆八点上班,中午午休回家给世旺做饭,下午六点下班,晚上八点到 这里来照顾老人和孩子。她觉得比过去轻松点。她走了,女儿好听话,和父亲住一个房间,承担起照顾父亲的责任。一个人乖乖的,不看电视,不玩耍,不吵闹,在那里静静地做作业。她们知道母亲为了这个家,晚上去看别人家的孩子老人去了。

 

     可是家中还有世旺,世旺虽说卧床不起,智力比不上正常人,但简单的事情,道理他还懂,世旺对,夏花说:“你给我穿个纸尿裤,床前放点吃的、喝的你就不要管我了。“那不行,每天三餐要吃好,换尿裤,翻身每天抽空回来给你理料。孩子回来,我回来都可以抽时间给你喝开水。夏花给世旺睡觉的梁上绑了一个绳子,世旺每天手拉着绳子,锻练起坐,世旺咬紧牙:“一二!一二!”天天练习起坐。是夏花给了他生活的勇气。世旺想,没有夏花,他都有轻生地念头。

 

苦也好,累也好,你紫兰可不能落花,你是紫兰,你没有落花时,你没有败花时,你没稚嫩时,因为你是,盛开的一朵夏花。在紫兰的心里只要有工作干,把贷款还了,孩子学上了,不饿着肚子,一家老小平安,再不出事故就紫兰够谢天谢地了,这样心中的这朵花永远开着。

 

     人在走,天在看。“这是老乡们口头一句话。夏花的命运是她自己走出来的。这天小院的孩子病重,体温上了40度,她抱着孩子挡了出租车,来到医院。她给饭馆请假电话打不通。给王嫂打电话打不通。怪事,有时好多事往一块遇。夏花没办法,还是照顾孩子要紧。她一人守候在孩子身边,看着大夫给孩子吊上针。她想饭馆没请假,算旷工,旷工一天扣除当天工资,和月奖。旷工两天开除。钱不算什么,孩子重要!可是以后再遇上这事,饭馆要开除了,她离不开那个饭馆,饭馆的工作是她这一家人的主要生活来源。

 

      九点钟了她又给王嫂打电话:“哎!你在那,孩子病了,在市医院住院。” 我今天有事请假了。”紫兰:“哎老板孩子住院了王嫂请假了,我去不了饭馆。”“你好,今天没在饭馆干活,也没请假,饭馆的经理告诉我了。真是事不单行,我给你再加双倍的工资,你给我白天晚上看管孩子和老人。”“那不行呀,我家中有孩子,有残废老公。”  “这样吧,我马上回来。”那你快回来,在医院找我。奶奶早饭还没吃呢,。“”不是家里有你吗?“”孩子发高烧,我在管孩子,没有时间管老人吃饭。这样把我让我嫂子,上街给老人买些早餐送过去,”“那好太好了!谢谢了!我在外面,说马上回来也得三个小时呀!”

 

      赵岗开着上百万的小车,走进小院,车停下,回家看了老人,给老人倒掉一盆尿。帮老人洗脸,洗手。“老人抖着战战兢兢地手笑着说:“这些事情,每天夏花都帮我干了,洗簌,吃早餐,喝茶,扶我起床,开好电视。”做得真细,想得周到。““好!我知道了,她在饭馆里干活也是大家都夸奖她,能吃苦,卖力,是个难得的好人。” 赵岗边说,边为老人盛茶,给老人身边放了,水果,糕点,打开电视转了老人爱看的台,告别了老人。赵岗马上开车来到医院,见到夏花,夏花惊呀得:“是您呀!那天早上小车里出来保护我的人!“赵岗说:“你不知道,我早都知道你了。”“谢谢你了!这个家多亏你了。” “那呀!不是还有你离婚的女人也管着这个家吗?”“不要提她了,她根本是爱钱,不是爱我这个家。我白天晚上顾了两个佣人。就在俩佣人中间一早,一晚,她管俩个小时。你不知道她花了我多少钱,孩子管不好,老人也管不好,纯粹来了是为了享福。昨天我们离婚了。我就想叫妹子长期待在我家。我可以一次把你的贷款还完。给你挣四个人的工资。”“那不行呀!我的孩子,老公谁管呀?”“这样吧!我这院子大,房子多,放下没用,让他们都搬过来,住在一起好照顾。”“那你再不找老婆了?人家来了一看,你这家像个什么?”“我忙,目前顾不了那么多,先就着样定下吧,你只在这里干活,扫街道,饭馆都不要去了,来回不跑路,能给你节省多少时间。今天我帮你用汽车把你老公,全家人用的衣服,洗具拉来,床,铺盖这里都有。很方便吆!晚上我要赶到工作的地方去。”这突然来得变化,夏花措手不及,看着赵岗迫不及待样子,她只有坐着赵岗的小车回她家。一进门,她对着躺在床上的老公说:”为了生活,为了还账,今天我们全家人要搬进这位先生的住宅.......。“她老公向赵岗微微一笑,轻轻地点点头,表示同意。赵岗将孩子、老人、紫兰全家都搬进白楼。

 

      孩子,老公住进赵家的白楼。他们没有见过这么好的花园,盆景,假山。紫兰用轮椅推着世旺,赵岗领着他们在前后院子游了一遍。他雇了养花工,清洁工,保姆,厨师,门卫。夏花想我来干什么呢?这么好的条件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离婚呢?要是这样那女人一定不会离婚。夏花在那里思索着。赵岗给厨师说:“他们随着老人,每天要吃上各种水果,早晨要喝上牛奶,中午要吃上肉食,牛,羊,虾,鱼,鸡肉换着吃,蔬菜,杂粮要吃到红,黄,绿,白,黑各种颜色的食物。赵岗走近紫兰:“这一切都是为你准备得。过去,那个花园门锁着,里面养花工从另一个门出进。几个佣人我都退了。我不想给那个没良心地坏女人享受。她不按时给孩子喂奶,给老人吃饭,经常打骂他们。这样我工作能安下心吗?这下好了,她走了,你是这里的主人了。你看我这花园,别墅,赵岗领紫兰走进另一个大院,多漂亮呀!她没想到赵岗这么有钱。“我告诉你,你打工的酒香饭馆是我开得,我还有三个宾馆,两个上千人的工厂。可我找不到像你这样既干能,又诚实,又善良又美丽的女人。

 

      赵岗出去忙于管理他的企业,这个家留给了紫兰。紫兰第一天上任,招集了佣人开会,佣人来到赵岗家的客厅,沙发上,椅子上坐满了人,等着紫兰的来到。“她是女主人吗?”“是赵岗另娶得媳妇吗?”“不是,“也是雇来得。”紫兰穿好工作服,走进客厅,向佣人们微笑点头,佣人们静了下来。看着这位新来得管家,着装普通,走路像运动员,身条像模特,说话像家乡的广播员:“大家好!主人工作忙,把他的家交给我管理,我们得为他负责。他对我们好,所以大家要凭良心干好自己的工作。养花工,厨师都是技术活,主人既然能看上你们,就把自己的本领施出来。尤其是,孩子,老人的饭菜要做好。带孩子最重要,要用科学方法,管理,教育孩子。总之不管干啥,都要有一颗善良的心,人常说内心无愧。你不要内心有愧了,主人把你辞退了就得不偿失。散会!”佣工们都站起正在 离开会场中,紫兰又强调了一遍。:“下去各把各的活干好!“佣工们三三两两地议论着:“这个紫兰不一般,怪不得赵岗那么重用她,是个人才。“   ”可她命不好,床上躺着一个残废老公?”“哎!一个人一个命,不在你本事大小。”

 

      夏花有空就守在世旺身边聊天,她想更多的唤醒世旺的意识:“世旺咱们遇上好人了,赵岗收养了一老一小,为了你他专照顾我们,我们一定要对得起赵岗,所以你要好好地活下去,只要你能听懂我说话我就足了。”世旺微微点头,含着泪水,紧紧拉着夏花得手表示欠意。“世旺你不要太内疚,只要你能听懂我说话我就足了,你知道了吗?“世旺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忙了一月的赵岗,回到白楼,他进门先看老人。只见老人手里拿着摇控躺在床上看电视,他没有打扰老人。他看夏花,紫兰抱着孩子和世旺逗笑。赵刚回到他的卧室,卧室收拾得整齐干净,开着窗户,新鲜空气流动着,窗外的花香一阵阵飘了进来。他觉得香味宛如带着夏花的香,赵岗心中有了夏花这位女人,连她十一岁的女儿他都觉得多么可爱,小小年龄多么听话,懂事。夏花的残废老公多么可怜,但又多么幸运,一生由紫兰陪伴着。可是夏花多么不幸,陪着个不存在夫妻生活的丈夫。赵岗怎么能把他的心里话告所夏花呢?夏花每天忙完白楼的事情,就是陪着世旺。她和世旺的感情不是别人想的那么单纯,她们是真心地厚爱,他怎么又能拆散他们呢?可是在赵岗的眼里再没有别的女人了。赵岗一人躺在床上苦苦地思虑着。

 

      带小孩的女佣人走进紫兰的卧室:“紫兰妹子,孩子给我,主人回来了,你快去招呼招呼。”“赵岗回来了,怎么我不知道呢?”女佣抱紫兰手中的孩子。去赵岗。“咚!咚,赵岗卧室门开了。赵岗见到紫兰高兴地眉开眼笑:“请进!"紫兰站在门外:“先生回来了,让厨房给你坐点什么吃的?”“随便,清淡一点。“紫兰走进厨房:“师傅给赵先生做点清淡有营养的饭菜,香菇,青菜,木耳,土豆,瘦肉,虾,你看着做吧?

 

      赵岗再也躺不住了,他起来走到客厅喊了一声:“来人!”紫兰马上到:“先生什么事?”赵岗指着身边的沙发:“你坐下。”紫兰坐。赵岗:“你的工作干得很出色。我这里不能没有你呀!我还是单身汉,你帮我介绍一个合适的女人做终身伴侣,只要人好,那怕是带孩子的,带残疾老公的?”赵岗的话不就是征对着紫兰吗?不语,这是一个很难答复的问题。这个一问一答,俩人藏在心里几月。

 

       离开白楼几月的赵岗回到白楼,他把白楼的每个地方都看了一遍。花园、厨房、老人、孩子,还关心了每个雇工的生活。他对紫兰的管理很满意。他来到紫兰和世旺卧室门前,轻轻地敲着门。紫兰开门:“赵先生回来了,请进!近日工作辛苦吧?请坐! 喝茶。“赵岗走近世旺床边,握着世旺的手亲切地说:“这里住习惯吗?安心疗养,加强锻炼。你很有福气找了个好妻子。”世旺微微点头,泪流满面,含含糊糊地说;“我--对不--起她呀,她为了---我受苦了。让她和---你过吧!大好人--你救救--她。”

 

      赵岗坐上沙发,品茶:“紫兰坐吧,我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什么任务?”“给我当红娘呀。“不带残疾人的人行吗?我发现一个姑娘,可漂亮哩大学本科,二十四岁。” “不行,我这白楼需要这个残疾人。” “先生我知道你的心,因为世旺还有着意识,不是完全的植物人,我们要在一起了,怕世旺心中不愉快。”赵岗不语,思虑了好一阵,最后说:“我还是没看错人,你不会为了我的财产抛弃世旺。我也没看错人,你没有为了你饭馆的工作,丢下孩子不管。”通过这俩件事赵岗认准了紫兰,赵岗苦等着她,他除了管理好他的企业外,就是惦记着她。

         

几年过去了,紫兰的女儿上高中了,紫兰把赵岗替她还得贷款连本带利还清了赵岗。赵岗收养的老人去逝了,她们沉痛地安葬了老人。赵岗收养的孩子长大了,他把孩子送进贵族学校,由学校管理孩子的生活。紫兰收拾起行囊要带世旺回家,离开赵家。世旺拉起梁上的绳子,缠在他项部要自杀。紫兰急忙过去,强取掉绳子:“你想干什么?“赵岗说:“你不能走,你走了我不活了。“ 世旺用手做出要写字的手势,紫兰拿来纸和笔,世旺歪歪扭扭地写到:“离婚协议书:......。最后写,以后我们是兄妹关系,你和志岗结婚吧!否则一周内一定要自杀。”紫兰哭着说:”为什么呢?我们多少年了,好不容易熬出来了,你怎么要和我离开?世旺呀!你不能那么想,我这几年的苦白受了吗?“世旺在纸上写道:“你们结了婚,我们还是一家人,我是你哥呀!不答应?“世旺又拿起绳子往项上套。紫兰急忙上去拦住世旺。紫兰流着泪:“我答应!我答应!我们结婚。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呀!”

 

      一周后紫兰和赵岗办了隆重的婚礼。

         

    新婚夜,紫兰对赵岗说:"我好想回到村里去,你在那里办个羊场多好,山里不缺草,村里空下那么多地方利用起来,羊粪可以做肥料,羊皮,羊毛多贵呀,再说这里人可爱吃羊肉呢!

       

    “我们的新房这么好!你还想回你那村里去?“”我不是不想住在这里,我是觉得村子丢在那太可惜了。我们好多人在城里打工,吃苦被人小看。我看在那里创一番事业也是好事呀!“赵岗:”好,我答应你的要求,现在孩子不带了,老人不养了,世旺留在这里雇人照看着,或他想回到村里住住都行。就创一番事业吧!”   

         

    “你的白楼这么大,空下有什么用,我们再收养俩个孤儿就是我们的孙子。"“哈!哈!你想把什么都利用起来,都不要浪费。你才四十岁还可以要我们自己的子女,睡吧!不早了。”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m13772719475.blog.163.com/blog/static/225686094201682343915546/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