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说)如烟的倩影 作者:秦川梦回(旅人笔记)  

2017-05-08 16:31:58|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小小说)如烟的倩影   作者:秦川梦回(旅人笔记)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秦川梦回(旅人笔记)     责编:【绝句小说】夜蹬金顶(285字)    作者:中 鑫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  莎 


如烟的倩影


 /  秦川梦回(旅人笔记)


 

    理发师劝我别再留和尚一样的“三毫米”,改做更合乎整体形象的偏分头。对这种过分的殷勤,我只回答了一个字,不。

    身罩雪白的围布,望着镜子里的推剪像只老鼠贴着我的头皮四处飞窜的当儿,心里忽然冒出一阵感慨。感慨上帝何等公平,既赋予我挺拔的身材,端正的仪表,层出不穷发财、做官、艳遇的机会,却又给了我拘谨、内向、逆来顺受等劣根性,使我的人生既不成功,又不至失败到没得饭吃。从处境到梦境,分分秒秒都是故事。

    这回想起的是当年知青生活里的一件。随着招工单位一批批来,大队一次次推荐,同在一个锅里吃了三年饭的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兴高采烈返回城市,曾经热闹得像座猴山的知青小院一天天冷清下来,最终只剩下我和她。

    生活就是这样,再没有希望也还得过。白天忙着下地干活,倒还罢了。到了晚上,一灯如豆的厨房里,我一声不吭地拉着风箱,她一声不吭地朝大铁锅里贴玉米饼子。或反过来她拉风箱,我贴饼子。两个人的世界,似乎已说完了一切可说的话。

    晚饭之后,总有一个首先动手刷锅洗碗,另一个便回到一墙之隔的宿舍里,再无声息。

    那天是个例外,晚饭后她破例来到我的宿舍。

    “半年多没听到招工的消息了。”她在门口停下脚步,小声地说“会不会已招够了人,到此为止了?”

    “你能不能换个话题呀,那样日子还好过些。”我从糊墙的旧报纸上撕下一条,卷了支烟卷儿点着。

    “整个大队只剩下咱俩。莫非真得像当初说的那样扎根农村,接受一辈子再教育?”她就像没听我的话。

    “人少未必是坏事。再有招工的来,哪怕是最后一拨,除了咱俩,整个大队再没其他可推荐的人了。若只一个名额,我一定不和你争。”我没事人一般应道。

她抬起眼睛望我一眼,叹口气说,“最近我老梦见你也走了,黑乎乎的院儿里就剩我一个。教人简直喘不上气儿。”

   “放心吧,任何情况下都有我垫底兜着。”我干脆地说,心里想的却是也做过类似的梦,只不过主角换成了我。还梦到最终搬出了知青小院,娶了吴书记那个因小儿麻痹瘸了条腿的女儿,杀猪,摆席,生了一大堆拖着鼻涕的儿女。

   “所以想和你商量商量。”她的声音里有了种不曾有过的倔强。

我没有认真听,只觉得她有些可怜。不管咋说我是个男人,又长她几岁。她不过是个不满十九的女孩子,背井离乡,一年到头干着那么重的农活,正是需要得到呵护的年龄。

    “不知你想过没有,当初那么多人一块儿来,一样受再教育,干着完全一样的活儿,为什么最后剩下的偏不偏就是咱俩?只能说明你我这种黑五类家庭出身的子女,回城也罢,扎根农村也罢,都不会有前途。”

    “未来的事谁说得清,我觉得还是别想得太多,省得自寻烦恼。也许将来老了,活明白了,会发现今天的苦闷啊,执着啊,全无意义。”虽明知是空话,我只会这么说。

   “我想好了,如果只有一个名额,我肯定不走。”她突然冒出一句,教我摸不着头脑。

    “你是傻了,还是怎么了?别忘了那些当初高唱扎根农村一辈子的积极分子第一批就走掉了,倒该叫我们这些黑五类子女留下来落实?”我提高了嗓门,“你是女生,只要能离开,咋都比现在强。”

    “秦哥,”她忽然轻轻呼了一声,教我疑心是不是听错了,“一直想和你商量,今天就明说了吧。你和我的人格、人品,吃苦耐劳,对党和国家的忠诚,都不比任何人差,只因家庭出身被看得卑贱。但那只是种看法,并非咱们真那么下贱。换个角度去看,就不是这样了。譬如我眼中的你,就与我完全平等,不存在任何鄙视对方的理由。既然如此,招工出去也罢,留下种地也罢,只要能在一起,任何处境下都不会觉得孤单。不知你怎么看?”

    她说得有道理,教我心里顿起涟漪。说真的,她与我无论哪方面都十分般配,有些方面比我还强。何况我本就以为,古今中外,爱情什么的不过是种错觉。只要彼此看着合适,与人世间任何一个女人由邂逅而相悦而成婚,不过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此后我俩便开始了一种秘密的、心照不宣的关系,其实不过两次短暂的相拥而眠。她坚持要把她的女儿身留到结婚那天,我也怕她万一怀上了通不过招工体检。

    不久队里派我去百里之外的茅家山工地出民工,她也报名要去,队里没有同意。没想到就此再没能见到她了。

    不久便收到她第一封信来信,告诉我又来了招工单位。据她去公社、县里打听到的消息,由于这一带大多数知青已经回城,如果还按以往的录用条件,未必招得够那么多人。所以录用的条件有所松动,名额也不少。吴书记已原则上答应推荐她去,对我的去留却没表态。希望我赶紧回来一块儿与书记好好谈谈,也许能像梦想的那样双双远走高飞。

    我赶紧找到领工的副书记请假。副书记皱着眉思量了半天才回答说,分给队上的工程量这么大,本来人手就不够用,如果都像你这般说走就走,这活就没法干了。再说了,如果大队打算推荐你,肯定会给工地打招呼。若没招呼,明摆着不同意推荐,回去也不顶用。最后劝我再候几天,等大队那边有了消息再走不迟。

我认为他讲的在理,便照这个意思给她回了封信。几天后收到了她第二封信,小小一张纸上,既没抬头,也没落款,只有寥寥的几个字。

   “我走了。

    好好活着,忘掉我。

    我已经配不上你了。

    仿佛意料之中,我没感觉到一点儿失落,更没一点儿责怪她的念头。古人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我俩还不是夫妻。

    半年多后回到村里,才晓得她不是招工走了,是失踪了。为此公社、县里都来过人,进行过几次调查,到最后也没查出她的去向。有人见她背着个绿色挎包走在去县城的路上,有人见她空着双手独自走向南边的滪河滩。

    吴书记因此受到了党内处分。他见人就说应该处分,那么好的一个娃,说不见就不见了,怎么对得起人家的父母呢。

    这样的态度,使我发现他那张看似冷冰冰的面皮之下,也有着与普通人一样的悲悯。

    仿佛一定要与梦境吻合,不久队里便把我安排在一位去世的老鳏夫家里,原先的知青院改成了大车库。接着有人上门提亲,介绍给我的正是吴书记的女儿。

我没答应,继续过着我不咸不淡,波澜不惊的单身汉日子,直到77年恢复高考离开。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unclexa.blog.163.com/blog/static/172207084201732823932377/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