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文学连载:黄河入海流(十一) 作者:刘铁龙  

2017-06-26 17:27:07|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  (纪实文学连载)黄河入海处(二) 作者:刘铁龙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刘铁龙     责编(纪实文学连载)黄河入海处(二) 作者:刘铁龙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  莎


纪实文学连载(十一

        十一 、“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



/ 刘铁龙

 

 (纪实文学连载)黄河入海处(四) 作者:刘铁龙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当时不满十七岁的知青,以他辛勤的手迹,记载了那段历史和岁月。

——题记

十一  “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

1969年6月18日

    “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

这两句农谚在来农场前就知道,但并不完全理解。现在来到黄河农场了,对种庄稼一知半解的炊事员们,一边搓着馒头,一边在争论中补充完善。农历五月北方麦收,晒麦进仓最害怕下雨。进入六月,夏收夏种结束,庄稼生长需要雨。

    七嘴八舌得出的结论似乎还不完整,于是去请教农业专家。老朱说,五月旱些好,是因为一定程度的干旱能使农作物根系向土壤深层发展,为后期生长打下良好基础,还能大幅加强作物的抗灾能力。六月气温较高,连续降雨可以使根系发达的作物生长速度加快,并有助于增加作物的单产,是获得丰收的基本保障。

刚刚解决了一个问题,却被一队迟来的信息吓的瞠目结舌。

    麦收大忙之日,因七分场地多劳力少,总场在河东几个分场抽调了数百名知青对一队进行支援。没有想到,来支援的知青与一队知青在抢收工作中产生纠纷,周全虎领着一帮铁哥们大打出手,把河东来的几百名男女知青追赶到黄河边。

这个愣头青,胆大妄为,惹祸不小!

 

6月19日

    小高探亲返回农场,捎来二斤桃酥。另外带有一封家书及几本学习材料。

在李树林点拨下,叫来王会计及全体炊事员共同分享。

    品尝着可口的点心,心思还想着周全虎带头打群架的事。我和他哥哥曾经是少年玩伴,自然比别人关心。预感到他惹下麻烦,苦无好办法挽回。真想去十八里外的一队,找到他批评一顿。

    小高把寄养会计室的蚕带走了。

因麦收忙,桑叶供应不足,蚕吐出的丝勉强裹住瘦弱的身体。能不能破茧成蛾,真不好预料。

    蚕固然具有默默奉献的美德,但缺少独立生活能力。

    晚上静读家书。父亲说我捎回的信中竟出现四个错别字,要求今后注意学习。

在我们家,母亲付出最大,承担了全部家务,对子女的教育也操尽了心血。父亲工作忙,会议多,和仨孩子交流少,所以批评也较少。自幼年起,是他的以身作则,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成长。

    父亲的少年在战乱中度过,没有读过几年书,15岁进铁工厂学徒。解放后通过夜校学习,取得高小毕业证。他工作认真,要求进步,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基层干部。

    我们家是双职工,父母早起晚归。自上一年级起,我就是个脖子上挂钥匙的孩子,一天三顿饭,都去街道食堂打。每天放学,先到幼儿园把妹妹背回家。平日母亲给我留一些钱,用于街道商店凭购物证所卖副食品。有一回随几个大孩子去新华书店,禁不住新出画书的诱惑,买下《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勇敢的小鹿》两本。母亲知道,嫌乱花钱,要责罚我。父亲说,买书不是乱花钱。他说自己也喜欢看书,年轻时经常去书店站着看不花钱的书。

    从此,我学会借书看,实在想买,征求父母同意再买。

    来农场前,都是借同学、邻居的书看。古今小说类,借到就读,多数有交换条件和时间限制。母亲发现我老捧着书看,怕看坏眼睛,耽误了学习,斥责为“看闲书”。

    父亲说,看什么书都有益。至少多识字,懂的道理多。

    有父亲的支持,我读书的兴趣一直未减。学习成绩较好,眼睛没有近视。记得五年级暑假,借到一本线装竖版《红楼梦》,在杨树荫凉下读的入神。邻居李爷爷好奇,问我能够看懂吗?他提了几个问题,没有难住,就把他家里的书借给我看。其实,那时候读古典文学作品,许多字不认识就跳过去,许多字因汉字会意特点,能够顺下来,不查字典就懂。

    考进中学,学校有图书馆,凭借书证借阅。世界名著展开了更广阔的视野,在老师指导下开始系统阅读。初一学习课程没有结束,文化大革命开始,图书馆藏书被批判为封资修藏污纳垢之地,彻底关闭。

    连高尔基、鲁迅的著作也不让阅读,无可奈何。

    看家书,竟引起这些回忆,回到现实中,头脑还昏昏沉沉的。

  

6月20日

    王成先的床安置在会计室东侧,和我的床对列。

    这老兄,躺在床上以标准的普通话阅读报纸,慢条斯理,声音像广播电台播音员那样清晰、纯正。看不出憨二吧唧的王胖子,不光知识面广,还有这个特长。平心而论,老王的水平比场部广播员强多了,来帮炊亏了人材。

   “南斯拉夫王胖子和假古兰丹姆会谈……”有人模仿着他的音调,在面案前逗乐,他憨二吧唧地一笑,还认真纠正错误的发音。

    同样是高中生的王绍兰,性格泼辣像男子汉。我去三十里外的陈庄,骑自行车载回八十斤猪肉累的腰痛腿酸。这愣大姐真有办法,在饲养院牵出小青马,把同样重的猪肉驮回,轻松愉快。

    同一伙房的知青,每个人都有值得学习的长处。

    崔东华主动承包了谁都不愿意洗的笼布。面案的活干完,又去菜案插手,一系列热心助人之举,让人感动。

    中午,我洗衣服时被她看到,抢夺过去,非要代劳。我又不是忙得没有空,连拆洗被褥,都是自己学着缝。怎么好意思让女生帮此类忙?谢谢好意,但愿别造成什么误会。

    辛照珍与爱说爱笑的崔比起来,略显沉默寡言。她是28中八级四班同学,在校期间互相不认识。中学三年,多数时间搞运动了,即不是造反派,又不是保守派,在历次辩论、争斗浪潮中做观望的“逍遥派”,都不是风云人物。

    辛文静、幼稚。当我和小曹谈天说地争执时,惊讶地睁大睫毛下黑亮的眼睛,很少参与话题。

    没有新书读,心烦,空落落的滋味很无奈。

  

6月21日

    人是能够思想的高级动物,念头有时候会自动出现,难免海阔天空,想入非非。

    搓完最后一笼馒头,把笼扇抬到热气蒸腾的锅台上。猛不丁想起一个词儿——“幸福”。

    什么是幸福?

    它不是舒适安逸的生活。不是私欲的满足,不是俗人眼里羡慕的一帆风顺,荣华富贵。

    革命者的“幸福”,是庸俗的灵魂所不能理解的字眼。

    它是人生奋斗中盛开的花,历经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所催开的花,所以才灿烂夺目,光辉照人。

    这朵花在亡命中的马克思困窘生活里开放,在列宁流放途中开放,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开放,在震荡着国际歌悲壮的刑场上开放,在先烈前赴后继厮杀在枪林弹雨时——它的花朵开放的最为美丽!

    我也许还不能充分理解它所包含的意义,但愿意学习革命先辈,做自己人生幸福的创造者。幸福,不会乘着两只翅膀飞到身边来,要靠奋斗去求索,去追求。暂时不能为革命做冲锋陷阵的战士,就应该把平凡的革命工作做好。

    或许,幸福就在我们现在的生活中,在无限的为人民服务工作中。只要怀着革命的理想,有一颗高尚的为人民服务的心,它可能就在每天的搓馒头、烧火、压杠子中。

    一个人在自己的生活中有志向,有目标,生活就是幸福的。

 

6月22日

    常言道:一个锅里搅马勺,没有勺子不碰锅沿的。

    一个面案上男女炊事员对面干活,为芝麻绿豆点儿事逗几句嘴,本来是嘻嘻呵呵就过去,谁也不应该在意。

    机关伙房有三个姓刘的炊事员,菜案刘师傅、面案刘晶美和我。小周开玩笑说,为了好区分,菜案刘师傅称呼“老刘”,我年龄小叫“小刘”, 刘晶美应该叫“二刘”。大家包括刘晶美均认可,没有意识到里面有含义。

    叫了几回“二刘”,便改口“二流子”。 刘晶美只好以“周扒皮”回敬,俩人并没有反目结怨。

    我有时也和人开玩笑,争论问题,事过即忘。今天遇上伶牙俐齿的小赵,她却恼火了,把人噎得说不出话来。

    甚至记不得什么话题产生的争论,争不过立马翻脸:“好了,好了,以后谁也不和谁说话。你要再说,是个王八蛋!”

    多奇怪,喜欢读文学书籍的人,居然如此修养。遗憾,以前还评价她懂事,通情达理,看错了。

    每个人都有和别人不同的东西,性格、爱好、人生观。起点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看法、理解的差异总是客观存在的。为了得到一个正确结论各抒己见,不至于恼羞成怒嘛。

    此事也应该当成一面镜子,经常自照检点。

  

6月24日

    天公做美,给了农场实实在在的五月旱。麦收期间没有下雨,目前即将进行的是收尾工作。上交国库的麦包全部运走,麦场现在存放的麦子,一部分是口粮,一部分是种子,尚需倒进仓。

    工宣队、军代表对在抢收中做出突出成绩的单位提出表彰。

    王会计想犒劳机务队,带我跟他去三十里南——集贤镇买黄瓜。

    把两筐黄瓜在自行车捆绑好,看到门口一株仙人掌挺招人喜欢。老菜农看出我的心思,在侧枝切下一个“掌”,教我如何栽种。其实,我知道这种花容易插活的特点。

    回伙房把黄瓜交给小周,就找了个旧搪瓷痰盂种上仙人掌,把它摆放在会计室窗台上。

    中午,去菜园要了些草本木槿花种子,撒在西围墙下。希望这个角落里有鲜花开放。

    伙房的工作逐渐轻松。因麦收来帮忙的王、崔、辛没有离开,赵小平、刘晶美却调至大田连。

    下午,和小曹进行搓馒头比赛,以一分钟8:7取胜。

 

6月25日

    夏季丰姿绰约地漫步而来,满眼繁花绿树,展示着柔媚的风采。

    和小曹到菜园玩,遇见朱澄清在用一架旧基辅照相机拍照片。邀请下,很高兴地与张琨、袁训曦、朱合影,还单独拍了一张。

    小曹不肯拍照合影,很坚决。

    回伙房想起此事,感到费解,执意要他回答究竟是为什么。

    他犹豫了一阵,含混地把原因说了出来。

    小曹父母均是沂蒙山革命老区干部,解放后在济南某单位担任领导职务。文革中,受到冲击,在老战友帮助下调回了老家。他父亲嘱咐过他,不要写日记,不要随便与人合影。

    我想,或许小曹父辈曾经因战争年代的合影受过牵连。五七年反右,查日记查出的右派很多,他们有切身体会吧。

    受父辈影响,小曹不写日记不与人合影。他遇事谨小慎微,过于敏感,恐怕也与此有关。但麦收前我们去利津县城,我提出在照相馆合影,他没有任何犹豫,足见我们之间已经有了值得信赖的友谊。

    想来想去,还是接受这一善意的提示,日记不可轻易给别人看。

  

6月26日

    轮到我和小曹休息,约南伙房桂国斌及新认识的徐天真,同去河东罗家屋子看望同学。

    徐是省实验中学的高中生。他们来到农场后,在学校期间形成的派系斗争依然持续,不时爆发矛盾冲突。总场领导制止不住,便把一派调至七分场,拆散在场部和罗家屋子两个队里。

    夏天了,黄河大坝太阳毒,我们选防风林间的黄土大路东行。十六个条田,使关今在伙房里的年轻人,饱览了大自然神奇的变化,踏踩着绿波翠毯,追逐着野花丛中的蝴蝶、蜻蜓,心都陶醉了。

    最令人感到新奇的是,草地里的蝈蝈像济南郊野的蚂蚱那样多。捉到手里看,和济南的蝈蝈不一样,生有一对能够飞翔的翅膀。这里的蝈蝈叫声嘶哑,不太顺耳。

    徐天真推测,此地蝈蝈系进化缓慢缘故。

    听老朱说过,黄河三角洲是中国重点蝗区,每年都安排飞机洒农药,控制蝗虫大量繁殖的同时,免不了大批蜜蜂死亡。

    过河后,曹、徐各自去同学处。我和国斌还是找王新生,现在骑马可不选“木头”,而是挑脚力快,性子烈的。

    熄灯前在蚊帐里写日记,利津洼蚊子凶,现在就咬人了。

    就要到农历六月了,农场的连阴雨将会是什么样子?

 

    2017年4月20日整理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原文链接:

    http://liutielong1952.blog.163.com/blog/static/49594922201732083245488/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