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雪中的傲梅 作者:寒路(伟国)  

2017-06-06 12:38:36|  分类: 散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欢迎光临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散文☆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雪中的傲梅


 

   作者【散文】雪中的傲梅   作者:寒路(伟国)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寒路(伟国)     编辑 【散文】虎峰岭游记  作者:刘凤英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木子叶寒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散文】雪中的傲梅   作者:寒路(伟国)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06年9月5日,是一个非常沉痛伤悲的日子,奶奶与世长辞。

 

“一声悲鸣从天降,杜鹃啼血染裙衫”、“纵有秋虫伴人泣,长宵已尽泪仍滴”,仍难敌我心里的悲伤。 

敬爱的奶奶您走了,进入极乐世界,欣赏蓬莱仙景,享受锦衣玉食,但您仍用一颗诚挚的心为我们祈祷幸福,仍无法舍弃对我们的挂念。 

敬爱的奶奶您走了,留下的是光明磊落的一生,是仁慈博爱的一生,是无私奉献的一生;留下的是青松的高洁,红梅的傲骨,又有芙蓉的娇柔与妩媚。 

敬爱的奶奶您走了,这撼天地之悲,这泣鬼神之伤,何以为记,何以为念,我仅能以旧时陋文泣上,略表点滴之心怀;以睚眦之伤肠,告慰敬爱的奶奶在天之英灵,以感上苍之恩德。

 

1

 

童年最快乐的事是什么?对我们来说,就是过年一桌丰盛的饭菜,一身崭新的衣服。 

在我的记忆里,那时父亲大多时候在外打工,母亲整日劳作在田间地头。到年节之时,我们在暖暖的被褥里酣睡,奶奶却站在结冰的水泥地上,与顾客讨价还价,用出售新鲜时令蔬菜换来的钱,为我们三姐弟买零食、新衣服。穿着崭新衣服的我们品尝丰盛的年饭,在院子里欢呼雀跃时,此时仍穿着一身旧衣服的您最开心的时刻,因为我看见您眼睛里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童年的心是不断地向外扩张的,童年的我不愿意安分的呆在奶奶的视线里,喜欢到外面的世界里游荡。常常穿梭于外面的蓝天白云下,仰躺在碧波荡漾的湖水里,翻滚在柔软的草地上。一身污迹斑斑的快乐,换来的却是奶奶忐忑不安的心。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小伙伴在西龙潭边嬉戏玩闹。突然一个小伙伴对我说,您来找我回家。玩兴正浓的我胡乱的穿上衣服,躲藏在水库边一个破旧的房子了,看着您来来回回地在堤岸上寻找我的身影,最后失望离开了。每次回想起,一种莫名的负罪感在我心里不断的蔓延,生长。

 

2

 

1999年,背上行囊,挥手与亲人告别,踏上了去昆明求学的旅程。 

三年的光阴,对于我来说短暂得一晃而过。而对于时时关心处处挂念我的奶奶,这是多么的漫长的岁月啊。虔诚的跪在神灵面前,只为我祈求平安;漫长寒冷的冬夜里,您披一件单薄的外套,在昏暗的灯光下,凝视着照片中的我,整夜辗转难眠。 

风吹散了秋末,迎来了严冬,家乡的冬天特别的冷。还没有放假,奶奶您在一天一天掐算归家的日子。每次回家,总能看见您伫立在石桥的寒风里,雪白的银丝在风中飞舞。这熟悉的身影,不是巧合,而是每天在这里守株待兔的结果。

七十多岁了,您开始学习编织毛衣,仅仅只是为担心在外的我受冻了。我穿起那厚厚的毛衣,同时也承载起您对我浓厚的爱。 

您的固守、您的坚持,蕴藏着对我世间最纯真的爱。

 

3

  

到农忙抢收时节,已近八十高龄的奶奶,仍颤颤巍巍的在厨房忙碌着,为在田间忙碌和上学的我们做饭。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的生活则是另一番景象:有的人躺在睡椅里晒太阳,闭目遐想;有的聚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的在闲聊,世间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有的领着一只小狗四处溜达。看着他们,我满心愧疚。 

一个七十多岁,佝偻着后背的老人,一旦看见我,就停住脚步,跟我讲她与奶奶一道上山砍柴、背石头及在厂里干活的故事,并再三叮嘱我好好的孝顺奶奶。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会有如此真切的关怀;只有从那段艰难困苦岁月里走出来的人,才会有如此厚重的嘱托。 

此时我脑海里总会闪现这样的画面:月亮的余辉凌乱的飘落在结霜的地上,一位中年妇女背着一块大石头,一步一步艰难而缓慢的朝前挪动步子;一只手还时不时地拿开挡在眼前的发丝,擦去流到眼角的汗水;当汗水流进眼睛里,眼前顿时一片模糊,无处歇脚时,只能不停的眨眼睛。也许家里的事情太多,只能急急忙忙的往前赶,一团白气在嘴边来回奔跑,喘息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来。 

老人的话,再次为我打开奶奶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饥饿困顿的岁月,在城里长大的奶奶却干着沉重而繁忙的体力活:每天先要打好一背猪草,再出工挣工分,收工安顿好孩子和老人,又匆匆赶到城里照看生病的母亲,深夜里,才能挤出时间清洗换洗的衣服。大多时候没有肉、没有白米饭,只能靠馒头、玉米面甚至用凉水充饥。我问自己,面临如此的困境,我能继续前行吗? 

繁重困苦的生活,没能压垮奶奶瘦弱的身体,但缺医少药,却给奶奶一连串无比沉痛的打击。每次想起这些伤心的往事,坚强的奶奶总是捶胸顿足、泣不成声向我们倾诉心中的苦闷:如果能及时找到针水和药物,聪明又懂事的儿子就不会离我而去,他是那么的小,又是多么的眷恋着这个世界呀,最后还苦苦的哀求我,找人救救他。但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他弱小的身体承受无情病痛的折磨,只能看着他闭上眼睛。你从事赶马的爷爷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摔到地上不省人事,一病不起,也弃我而去。我的心完完全全的碎了,我生活的天空完全塌陷了,只能躲在黑夜里独自哭泣,把女儿紧紧搂抱在怀里。 

这个时候,这种伤痛也在一点一滴的吞噬着我的心灵,我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言语才能抚平奶奶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4

 

在外求学和流浪飘荡的岁月里,在良辰美景衣食无忧的日子里,一种叫思念的心绪在疯狂的滋长,因为在哪个遥远的村庄,有为我四处奔波、承受生活各种艰辛的亲人。让我更难以释怀的是,历经冷雨风霜,在那条坎坷多难的道路上,独自挑起生活的大梁的奶奶,仍保持着博爱、宽恕的心。 

每次看到随风飘动的满头银丝,它们似乎在向我诉说奶奶的往事;纵横交错或深或浅的皱纹,又似乎在向我倾诉那段不堪回首艰难困苦的岁月;俯首甘为孺子牛长年累月累积的劳累,早早的压弯了奶奶笔直的脊梁。我常常拷问自己,历经那样的磨难后,还能像奶奶一样不向任何困难屈服,保持一颗仁慈宽恕的心吗? 

我不堪回首奶奶那段艰苦的岁月,但它早已满满烙在我心里的深处,每次想起奶奶,我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去回想、回味它的味道。 

陈毅元帅曾写了一首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正因为有了无情的大雪,才有人赞扬的青松的高洁。奶奶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却没有埋怨多牟的命运,没有放弃新生的希望,仍保持有一颗仁慈博爱的心,这不仅是大雪下的青松,还是雪里的傲梅。 

奶奶的一生,将全部的爱都无私的奉献给我们,还给予我们战胜困难继续前行的勇气。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散文】泥螺慢悠悠  作者:岛主或船长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30期 总第55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文地址:雪中的傲梅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