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节选) 草地春梦(第一卷第九章)作者:洞庭流行子  

2017-06-06 22:03:01|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洞庭流行子        责编: 卡  莎 


                                    (长篇小说节选)

                    草地春梦(第一卷第九章) 


              暴露行踪人皆知   人前嚼舌成是非

                               

                                   文 / 流行子

     

    那些晃眼的车,在市区的跑道上行驶,总是不把路人们放在眼里,霸住道,只一味的像泥鳅似的,闪光样的飚来飚去。也不管天气阴沉,人心忌讳,一辆辆的都黑起脸,冲着街道肆意的耍疯泄愤。亦或偶尔遇上辆温和点的,那也只会扔烟头样冷冷的瞄一眼蚁行的路人。谢雨离开电视台便往回走,却没往马路对面史丽君那去,怕谢红玉看见。直到走临史丽君平行地方,史丽君才越过马路走向谢雨问道:“侄女答应吧?”

     

    “答是答应了,也不是像穿衣服扣扣子那么保险。”谢雨不无担心的说道。

     

    史丽君即挽住谢雨手说道:“那她真要是告密那她就不是人,我怎么就碰上你这么个混蛋,把我卖了还要为你数钱。”

     

    谢雨道:“你不同样混蛋,我告诉你了你还要。”

     

    史丽君却是既感庆幸又抱着担忧地说:“噢,你可以说大话了。针屁股眼被你用线穿了,我挣得脱吗。”

     

    谢雨道:“形象,感情这东西嘛,有爱,他是不怕下油锅的。”

     

    谢雨正说到这,突然迎面一个男人见了史丽君就一声说道:“耶,找了个秤砣呢。”

     

    史丽君随即就驻足说道:“他可是秤杆,都标有星的。”

     

    那男子就又说:“还带钩吧,恭喜。”

     

    史丽君道:“来喝喜酒吧。”说罢就移步离开。没走出几步,就又对谢雨说道:“他以前追过我,就是太矮了。要是有你这么个,可能就和他好上了。”

     

    谢雨道:“人还不错,像个红灯笼样,玲珑剔透。”

     

    史丽君道:“他做生意的,有钱。”

     

    谢雨就又说:“那不看在钱面上,嫁给他也过舒服日子嘛?”

     

    史丽君道:“我有工资,干嘛嫁给他。”

     

    谢雨不由地又想起问道:“唉,我又问你,你一共找过了多少男人?”

     

    史丽君倒是诚实地说:“差不多有七八个吧,都没上过床。就只和你有那么一回。”

     

    谢雨却并不相信道:“我不信,那么多年的煎熬如何受得了。鸡狗都还知道寻欢呢。”

     

    史丽君则带有那么点人生的无奈说道:“以前谁还想那事,在外边打工挣钱都没奈何了。后来回来又装修房子,女儿没成人做那事也怕让女儿丢脸嘛。”

     

    说着话快要到了码头,迎面远远的卢卫国骑着摩托自大桥方向驶来了。且一路在注意史丽君,差不多三四十米距离时,卢卫国便发现了二人。于是就到码头边停住。谢雨和史丽君则也刚好抵达。立刻也就站住。卢卫国后边坐着廖雪抱着女儿,卢卫国即叫一声史丽君说道:“妈,带下宝宝。”

     

    谢雨马上就接口道:“来,给爷爷抱。”说着就移步走向摩托旁边从廖雪手里把卢雨倩抱到手里。卢卫国便带着廖雪轻松的跑了。

     

    卢雨倩头一回被谢雨抱到身上,家里虽然见过,却还是觉得陌生,不由地就把一对珍珠眼对着谢雨痴痴的注视察看。史丽君见了孙女那般认真,即对卢雨倩说道:“他是爷爷,奶奶的擦脚布,以后就跟爷爷玩。”

     

    卢雨倩还不会说话,似乎懂得是家里人,不像外人抱她那样拒绝。且带着一种认可的神色由着谢雨抱她。二人移步间,史丽君便一声说道:“不好玩喽。”

     

    谢雨道:“你要怎么玩都可以,这小补丁还能妨碍你?”

     

    “有她就不得潇洒自由了嘛。”史丽君似乎觉得有孩子是种拖累,有点无奈。

     

    回到家,史丽君就打理做饭,乐得有谢雨哄妹妹。卢雨倩还不大会玩,谢雨便打开电视让她看光头强。自己也同着一起欣赏童话。不多久,史丽君便提醒谢雨道:“老公,有这一阵子了,让妹妹撒泡尿。”

     

    谢雨便起身去卫生间蹲下,一手抱着,一手扯掉尿不湿往背后折,谁知卢雨倩在拔掉尿不湿之际,就像打开闸门样随即就喷出尿来了。致使谢雨没来得及收手,即刻就被尿的袖子和裤子湿了一大片。撒完尿,谢雨一模尿不湿却是很干爽的。不禁就说道:“呵,你还是很爱干净的孩子,一直憋着的。”

     

    走出卫生间,谢雨即对史丽君说道:“老婆妮,你看这下好了,她自己干干净净的,可把我全身都尿湿了。”

     

    史丽君一看谢雨,不禁就笑道:“呵,这工作就不会做了吧。你不是喜欢作诗吗,妹妹不就陪你做湿了。先吹干下吧,晚上再换。”说罢就去电视机旁拿电吹风给谢雨吹干。

     

    晚饭后,史丽君收拾了碗筷觉得待在家里干巴,就同谢雨说:“媳妇,我们出去走走吧。”

     

    谢雨听得史丽君叫自己媳妇,也就回她一句道:“嗯,老公,俺刚嫁来和外边人都不熟悉,怕不好吧。”

     

    史丽君道:“迟早都得见公婆,多熟悉人,以后碰到一起也好说话,到一块玩。”说着就往门边换鞋。

     

    谢雨则说道:“认识了蟑螂就得认识臭虫,还得和跳蚤比高低。”

     

    史丽君站到了门外,一边从谢雨手里接过卢雨倩一边说道:“人不都只是一只蚂蚁,除了贫富,谁也不比谁聪明多少。”

     

    谢雨则一边穿着鞋说道:“这话可不见得吧,有人当得了将军总统,制造飞机原子弹,人人都比得吗?”说完就关了门。

     

    史丽君却又推了下门看关紧了没说道:“那只是少数,我是说普遍。”

     

    谢雨就又从史丽君手上抱过卢雨倩说:“给我,你男人抱着不好看。”

     

    外边只剩下山那边太阳照出的那点影子了,像个谜,像个梦里的神话。四散的拖扫地裙样从高空往地上滑落,一路的向西天拖去。致使西山头上淡淡的云彩快速的变了脸,由开始的红光满面像水洗一样的褪色。渐渐的就像一个休克的病人,由青变紫。额头暗淡。接着便是黄昏的薄纱轻飘飘的如同青烟一样的垂落,遮瞒邝空。成一派朦胧的淡昏。隐隐的如同古战场冲阵拼杀的军旅,无毛之地飞沙尘暴,或遥遥大海里即将到来的怒潮那般,眼看着就要降临了。街灯没亮,路灯也没醒,巷道里却隐隐有点儿恐怖的气氛。史丽君没有走码头,却带谢雨绕一个大弯左拐到巷道里。巷道的左边只是个立在坎上的围墙,右边不过是改建的私人住宅。背后还都是老城房屋。巷道里一般的小车可以通行,会车了可就得退让。巷道旁边单单的只开有一家麻将馆,临近和两头的老人们一般都到这里布施自己的私房钱。到了门前,史丽君就跨步走进屋里。进屋的左边还有一间,里边开着灯,正有一桌子人在打麻将。旁边还站着两个看的。老板是个中年女人,租的这家屋子开馆。外边间屋里还没开灯。史丽君进屋就去了里间,谢雨随后便到间门边站下没进去。老板娘见史丽君后边还跟着一个抱孩子的,却面生不认识,即一指后边问史丽君道:“是你甜枣?”

     

    史丽君即点下头笑道:“嗯,是口香糖。”

     

    老板娘马上就移步走向外边把灯给开了,史丽君也就从里边退了出来,和老板娘说起话来。谢雨也就隔着门就便坐到接近间门的麻将桌前,眼睛看着里边。谁知里边一个知道史丽君找了谢雨的姓黄的老妈子,却打广告发新闻的津津乐道的嘀咕起史丽君的事说道:“看见吧,屎妹找的那个鞭子还是晨江的呢。以前找的都没成,这回网上找的反倒还成了。”

     

    “就是她啊,那真不是个好女人。”说这话的却偏偏就是谢红玉的婆婆,晚饭时在家听的谢红玉广播,心里已对史丽君和谢雨有了小三偷奸那样种看法。尤其是对史丽君,怀有种挖人墙脚,勾引别人家男人,破坏他人家庭的坏女人意识。

     

    听她说史丽君不是个好女人,另一个熟悉史丽君的姓杜的老妈就说:“屎妹人还是蛮好的,你不了解,怎能这么说她?”

     

    谢红玉婆婆就又说:“你们哪知道,我看她是坏透了。”

     

    姓黄的则满怀不解地问道:“你不是不认识她吗,怎么说她坏?”

     

    谢红玉婆婆道:“我问你,她找那老头是不是才来的两天,是晨江人?”

     

    “是啊。”

     

     谢红玉婆婆便抖出内幕道:“可那老头他还有老婆,是我媳妇的亲伯伯。刚才吃饭时说出来的,不知怎么就被她勾来了。这不是诚心拆烂别人家庭吗。”

     

     马上,几个打牌和看的人不禁都是一震,没料史丽君竟有那么大能耐,还勾得远地的一个有妻室的老头。同时也对谢雨那么大年纪人竟会像年轻人样抛妻离子跟了外边女人大惑不解。

     

    “可这男的也不是人。”姓杜的女人则嫉恶的这么说。

     

    姓黄的则接着又说:“真这么回事,屎妹也是不应该。”

     

    “简直就是土匪婆了,到家里抢人了。”谢红玉婆婆却亢奋的这么放大声说道。

     

    马上姓黄的就说她道:“唉,你怎么到后边抓牌了。”

     

    谢红玉婆婆这才知道自己抓错了方向,姓杜的就又说:“这事也真是奇了,两人又是怎么搞拢的呢,男的也不怕犯错误?”

     

    四个人也就只谢红玉婆婆看得到门口,其她三人一个不说话,姓黄和姓杜的却不知道史丽君还在外屋里没走。谢雨在外边却都听见,只当是听鸟叫,麻雀唱歌。女人的背后嚼舌,说三道四闲聊还真是有那么一番趣味。想着小说里又怎么描写她们。

     

    谁知里边的三人说到兴致高坡上,劲头却愈来愈大,腔调也放肆了。“这个屎妹不是人,明天我得好好说她一顿。”

     

    “什么屎妹尿妹,我看就是个鬼,狐狸精转世。比妲己堂客还坏。”谢红玉婆婆正说着这话,史丽君则刚好往里走到门口听见,不由地火冒三丈,气爆锅炉轮胎,恨不能飙枪穿山,弹头钻石的捅进说自己坏话人的心窝里去那般奔向牌桌一拍桌子骂道:“你们是批痒了,痒的不快活背地里说我坏话是吧?刚才谁说的我狐狸精,又妲己堂客?”一时间满脸的凶光,眼喷芒刺,像只斗红眼的母狼,虎视眈眈的站在几人眼前。见几人一时无语,就又追问道:“说啊,不说就算狗日的,满屋人不得好死。我一个个的到门上去骂。”

     

    眼看是惹上了土蜂窝,真要是被史丽君到了自家门前骂街,那可是太失尊严,太没面子事情,姓黄和姓杜的便马上就说:“我可没说啊。”

     

    “我也没说。”

     

    史丽君于是就一指从一开始都没说过话的女人道:“是你?”

     

    “我一句话都没说过,这么多人都可以证明。”

     

    史丽君就又指着谢红玉婆婆道:“那就是你了,我爸釼过你祖宗八代啊,跟我那么有仇吗?”

     

    谢红玉婆婆却理直气壮,一点也不示弱地说道:“你还有脸骂是吧,勾引人家男人,拆别人家庭,枪毙你都不够。”

     

    史丽君没想到会遇上这么个火刺猬,不但不服软给自己赔礼道歉说好话,反还满锅滚开的热油四溅烫人,不禁就一个拉弓反弹抓向谢红玉婆婆骂道:“你不也是块坯,干嘛干涉别人找男人,你……”

     

    谢红玉婆婆人矮,一下被史丽君提兔子般提起,脸上“啪”的一响就挨了一巴掌。霎啦间两人便撕扯扭打起来,放鞭炮般的对骂。众人也就拉的拉扯的扯,像群狗抢骨头似的窝成一团。谢红玉婆婆眼睛则瞪的像桐球,曝起痛恨,仇视愤怒的绿光。嘴巴像雏鸟要吃的那么忙急的张弛吼骂史丽君。什么“B”呀“卵”的,尽世上女人能骂的出口的丑话脏话全都喷雾器喷水般吐了出来。正像洗衣机搅衣服扭到一起拉扯不开那样时,外边又来了两个男人。老板娘就像看到田野里送凉水人样,急忙叫去劝解拉开众人。一时间屋里便乌烟瘴气,群情激昂。一个个心里都擂起了花鼓,热火朝天。

     

    只是那麻将桌子和凳椅,颗颗麻将,及屋角的饮水器全都干瞪眼看热闹,没能表示。

     

    人被劝开了,牌也散了,史丽君被老板娘拉到了外屋。接下来便是喋喋不休的麻雀闹饥荒,菜市场的杂言碎语。各说各的长短。

     

    不多会,卢卫国骑摩托带着廖雪回家抵达门前见了屋里的史丽君和谢雨,还有满屋子说话的人,又没见有人打牌,即停了车看究竟。廖雪则走进屋里见史丽君神色忿怒,一脸的不快,便关切的到面前问道:“妈,和谁吵架了?”

     

    史丽君即愤懑怒气再次起泡的说道:“不知哪老鼠洞来的块臭坯,无怨无故的骂我偷人,什么妲己堂客,土匪堂客。像是我踹了她家神龛样。”

     

    廖雪则疑惑道:“您不惹她她能骂您?”

     

    史丽君道:“我哪惹她?我在这外边和人说话,她在里边打牌几个人说我。”

     

    廖雪一听原是这么回事,顿感妈妈遭人侮辱欺负,不由地火炉子掀开盖喷出火苗般嚷嚷骂道:“谁那么烂嘴巴没教养东西,到底惹你们什么伤你们什么,坯臭了没得人捅是吧?”

     

    谢红玉婆婆里边听见,心想史丽君骂骂也就算了,竟还被年轻的丑毛丫头诋毁,哪能有这等不合算的买卖。自己一个偌大岁数人竟被一个小的这般凌辱,顿时踩跷跷板那等心里不平衡,不由地又回拍乒乓球地接应道:“自己不是好东西还怪别人,做丑事别人说不得吗?”

     

    廖雪听得老妈子嘴硬,立马就说:“嘿,污蔑人还嘴硬,我撕烂你的嘴。”说着就往里屋扑去。

     

    当即站在门外的人见了,马上就拦住了廖雪。廖雪则上蹿下跳的一边骂一边欲往里边闯。

     

    外边没吭声的卢卫国目睹耳闻了眼前情形,于是就想问个究竟的向站在外边近门处的一个老人平和的问道:“那女人是谁?”

     

    “是电视台家属。”老人显然熟悉谢红玉婆婆。

     

    卢卫国得知,即移步走向里间屋里扫眼仅有的五个人,发现就谢红玉婆婆不认识,认识的四人有两个不知何处人,于是就笼统地问道:“你几个是谁说是非?”

     

    姓黄的和史丽君住一处地方的,同卢卫国彼此熟悉,则把嘴对卢卫国暗示的向谢红玉婆婆一撇。卢卫国得知了目标,即上前抓住谢红玉婆婆肩头轻轻往前拉出两步说道:“是你挑事吧,吃饱了撑的?干嘛要大庭广众里随便损人?”

     

     谢红玉婆婆却也不惧,抬手就去拔卢卫国抓住肩膀的手,拔不掉就又拍。卢卫国便干脆使下劲,让老妈子知道她自己是在徒劳。谢红玉婆婆见没法去掉卢卫国手,就又挣了下说道:“我没损人,是她自己行为不对,难道还不让人说?”

     

    卢卫国手下就又掐了下老妈子说道:“人家做什么关你屁事?犯法有国家管,做错事自己知道擦屁股。有你这么乱说别人的吗?你想说是吧,那就把你儿子叫来,这事你要不道歉的话,那就去你家里我们好好热闹热闹。”说罢就把老妈子往外拽。

     

    到了外间马上就被人劝住,之前卢卫国问话的老头则扯开卢卫国手说道:“你一个大后生别跟老人一般,有话好好说。”

     

    卢卫国道:“不跟她怎么样,是好好说。她不是爱损人吗,赔礼总应该吧?”

     

    “老人们嚼舌头有时不注意,说清楚就算啦。”

     

    卢卫国道:“那不行,她必须上门放鞭炮赔礼,否则就跟她没完。你是不是跟她熟吗?要不你把她儿子或老公叫来。”

     

    老头便忙答应道:“好好好,我去叫。”说着就推起谢红玉婆婆出门去谢红玉家里。

     

    接下来老板娘就老鼠爱大米的招呼众人上桌打牌,加上后来的一并又凑成了三桌。谢雨则离开桌子,卢雨倩就往站在一旁的廖雪身上扑。谢雨便把卢雨倩给了廖雪。卢卫国就对廖雪说:“抱妹妹先回去吧。”

     

    接着谢雨则把史丽君拉到门外去问道:“是不是回去,别闹下去了?老娘子的街谈巷议,日常的是非长短,都是避免不了的。谁也封不了谁的嘴。”

     

    史丽君却没解气地说道:“不行,我得等他来。不能就这么算了。”

     

    谢雨道:“这有什么值得争强好胜的,”说到这就又把嘴贴到史丽君耳边悄声说道:“她是我侄女婆婆还不明白,算了吧。”

     

    史丽君却坚持道:“是也不怕,我光明正大,不能让她这么的四处损我名誉。你怕事就先回去。”

     

    “好,我走了。去那楼台听雨声。招来横祸又何为。”谢雨说着自己心里的无奈与惶恐便先自走了。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原文链接:

http://liouxingzi88988.blog.163.com/blog/static/25065502120175594033156/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