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生死欠款 作者:独行天涯客  

2017-06-06 21:58:13|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短篇小说)生死欠款     作者:独行天涯客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独行天涯客   责编:【绝句小说】夜蹬金顶(285字)    作者:中 鑫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  莎 


短篇小说生死欠款

 

/ 独行天涯客


 

能控制住的火,是热源和光明。无法控制的火,那发起来,就是灾难。一下子,会让所有的生命和幸福,灰飞烟灭。市场经济的社会给了我们平凡的角色,我们注定和油盐酱醋一起生活。与其登高望远而纠结,不如好好感受生活。三生三世都已经擦肩而过,今生注定相濡以沫。

---------致追求幸福的人们

 

                              (一)

 

天气逐渐变冷,人们的单衣有点单薄。电视台美丽的播音员穿着端庄的套服,开始今后一段时间的天气预报。唐都市大华化工厂的职工宿舍,这是单位为照顾职工住宿,而改造的40平米大通道住房。

顾恺和都蓝夫妻俩就住在这里,一起感受人间冷暖。但是,俩口最近老是围绕还清房贷和装修的问题纠缠不清,一度冷战,几乎濒临离婚打铺盖的份儿了。窘迫的现实让尊严全然扫地,生活过如此卑微,倔强让愤怒占据了理智,俩口从互不搭理,演变成两卧分居。宿舍空间小,怎么分居呢?自然是都蓝带着女儿睡大床,顾凯靠在沙发上瞎凑合。赶上单位值班,顾凯就呆在单位值班室。不值班,他也找理由在值班室休息,倒让值班的同事过意不去。

话不投机半句多,见面不是带女儿看电视,就是闷头吃饭,不会有第二句话。在家都是娇生惯养的都蓝,一下子感受到小家空气凝结的如此难受,人生如此郁闷纠结。说实在的,顾凯也是知道妻子是爱自己的,但是,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本来想握手言欢的,可是,一看到都蓝余气未消的样子,顿时就退缩下来。

顾恺性格刚硬,前年因工作问题被单位老总劈头盖脸训斥一顿,第二天领导通报对他的处理时,顾恺会场当着众多管理人员的面当即反驳,让领导很下不了台。工作有工作的规则,领导犯错的时候,总要找个台阶下。但是,有的领导为维护自己的权威,往往不愿意面对错误。这个时候,总要有个人出来担待一下,才能顺坡下驴。不过,领导念在他的敬业和这次委屈没对他认真。但是,本来准备提拔他为中层的事宜就此耽搁下来。

就这样,顾恺每天过着不咸不淡的生活,工作上也就马马虎虎。“解铃还须系铃人”,顾凯一直在想办法,打开这个局面。但是,在现实面前,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渺小,无能为力。因为,还有很多同事盯着这个关键的岗位。顾凯一不小心,给人家闪了一条缝。这也不能怪人家。毕竟,大家都要面对生活,都要出人头地。

顾恺打小在农村长大,孤寡的妈妈和他相依为命。后来认识了现在妻子都蓝,俩人感觉一直很好。婚后,俩口在老人们和亲戚朋友帮助下,在市区置了一套90平米新房。都蓝的意思是自己父母掏钱占大头,顾恺老妈也得掏一部分赞助他们。这套市区房产140多万,俩口攒足10多万,再加上岳父岳母资助的40万养老钱,首付已经不成问题。一大把一大把票子经过冷漠无情的银行验钞机,俩人这下子是感受到“票子就是数据”这句真理。

已经拿到新房钥匙,妻子忙着联系装修。计划赶不上变化,装修费用犹如大海涨潮,一浪翻过一浪,费用一杆子往上长。妻子一再要求,让顾凯家里再添6万填补装修费用的空缺。顾恺知道,自己来自农村,培养一个大学生已经让老人含辛茹苦,筋疲力尽。亲戚家的欠款还没有还完,哪还有闲钱资助自己,那不是要老妈的老命吗?

“你妈辛苦,我爸妈不辛苦啊!”,都蓝就用这句话对着顾恺。结果,双方不欢而散。谈起房子资金问题,自然会牵扯到婆媳问题和家庭问题,还有孩子教育问题。俩口子把问题扯大了,又是年轻气盛,又没有把问题扯回来的能力,把问题扯的一地鸡毛,头皮发麻。就这样,问题越扯越复杂,夫妻之间的自然温度,一降再降,就等着在离婚书上签字了。

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情,逐渐演变成呕心的事情。没新房时候,想新房。那一阵子,俩人满市区转悠,到处打听房源,仿佛房子成为他们的所有世界。现在倒好,新房有了,新问题接踵而来。更关键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问题和麻烦多着呢。

装修已经让俩人忙的不可开交,顾凯还连赶着一个月出差。回来的时候,打开新房的瞬间,顾凯第一次看到都蓝的时候,感觉妻子一下子消瘦很多。他顿时有抱一抱妻子的冲动,可是,都蓝的表情,让他顿时清醒下来,心情也随着暗淡下来,又回到拉锯冷战的状态。

更让俩口子焦躁的是,政府对企业环保要求越来越严,从事化工的条条框框越来越多,单位产品滞销,职工不仅薪水下降,而且个人住房公积金也在缩水。顾凯还因为环保问题,报表和实际情况出现误差被通报。单位和领导都被市环保局通报被罚款三十万除外,顾凯的月薪当然要按照制度,扣除一定比例的系数。提职无望,薪水下降,住房公积金缩水,问题接连不断,打击着,摧残着,这个基础还不太扎实的小家。

“喝凉水也塞牙”,想起这些问题,顾凯就会焦躁起来,就想骂人。他再一次感受到,自己还是如此渺小,渺小到自己看不清自己,认不清自己。他对自己,开始了怀疑和否定,并越来越不自信。

因为装修费用,俩口冷战起来,越演越烈。一个人冷静下来的时候,顾凯会独自跑到正在装修的新房,督促一下装修进度。打开窗户,透透气,想想烦心事,顾凯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感觉自己像一只关在铁笼子里的雄狮。他真担心,自己那一天会把新房给拆了。

为了双方都冷静下来,岳父岳母让各自思考成熟再做决定。显然,有丰富经验和阅历的老人们采取冷处理的办法,希望借助时间和空间,冲淡一下小俩口的情绪。都蓝带着6岁的闺女妮妮回娘家已经三个礼拜了,顾恺为不让老妈担心,也一直未告诉老妈自己准备离婚的事情。

 

                            (二)

 

  今天都蓝出差珠海,参加学术研讨会,得一个月才能回来。顾恺到幼儿园接回妮妮,可把小妮子乐坏了。一下子钻到爸爸怀里,喵喵的说个不完。妮妮上幼儿园,对所有都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好奇,唧唧咋咋的让顾恺心底暖暖的,暂时忘却了所有烦恼。中午没有午休,看到电视剧一位早年守寡的老奶奶训斥着一对没良心的儿子和儿媳妇:上辈子欠你们的。说着拉着包裹推拉车就离家出走了。妮妮老是不明白电视剧奶奶那句含义,左歪头右歪头,纠缠着爸爸问清楚。顾恺望着女儿稚嫩的脸,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第二天上班了,顾恺还在为女儿的问题正在发呆,想起老家的头发斑白老母亲。忽然,老家邻居二狗急匆匆地打来电话:“凯哥,老婶子摔到了,在医院抢救,你赶紧过来看看”,接着电话就是一阵忙音,顾恺怎么打也打不进去。

顾凯下意识地感觉有些不好,难怪这几天胸有点闷,一直还认为是夫妻问题。哪知道是老妈,是老妈那种母子连心的意念,把信息已情绪的方式传递给了自己。顾凯,有点紧张和不安。

当晚,顾恺带着妮妮一起来到抢救母亲的医院。亲戚门邻还有黑脸老村长顾伯都来了,一看到那阵势,顾恺头一下子就懵了,他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接着疯也似的向抢救室扑去。两个小时过后,抢救室打开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一身疲惫和沮丧出来了,丢下“发现太晚了,准备后事吧”就走了。冰冷冷的那句话,让顾凯一辈子都忘不掉。送回上弯村的老家,经过车辆一路颠簸和手术的折腾,老人面色蜡黄带着惨白,散乱的斑白的头发无力垂落一边。

院子堆满了一地的塑料瓶子和废旧纸板,陪伴老人的大黄狗懂事的守着老人床下,发出呜呜的哀鸣。

“醒了醒了”,老人黄裱纸一般的脸上显现了光泽,慢慢地,老人睁开了深凹的眼睛来回寻觅着。她挥着手弱弱的呼喊着妮妮和儿子,但是老人每一动作似乎都在耗尽她那不多的心血。她抖抖索索地在枕头翻找着,妮妮懂事地帮助着奶奶翻开枕头,找到一个布头包裹的东西。奶奶接过那只包裹,望着妮妮那晶莹剔透的圆豆豆的大眼睛,嘴压线条渐渐有些弯曲。

房屋里的人都在微弱的灯光下,看着这对老人和孙女的对望,仿佛千言万语都在这里面了。房屋内一股暖暖的光影和气流,笼罩着这对老人和孩子,笼罩着整个屋里的人们。

就这样,老人也感到很虚弱,她喘着粗气,在床上又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她的眼睛盯着儿子,可是手却在抖动着颤抖着。顾恺知道老妈还想弥留之际,搂一下自己的儿子,这个昔日还留着鼻涕的孩子,如今已经而立之年。这个而立之年的孩子已经不同于村子里那帮人,他还要饱守城市的压力和许多无奈。灯光似乎在渐渐暗淡下来,但是老人的眼睛却不断明亮起来。

她取出那只裹得严严实实的布团,想一层一层地打开,却似乎找不准打开的布团口。她屏住呼吸,稳了稳神,尽量控制喘气带来的颤抖。这样好多了,可是却让屋里所有的人不忍心,大家都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但是,旁边的田婶的肩头明显在颤动,在灯光下愈加明显。老村长黑脸上的肌肉抖动,嘴角在紧张的绷着,尽量不想表露自己的情绪。

老人终于准确找到打开布团的开口了,嘴角露出不太明显的浅淡的笑意。布条一条一条解开了,灯光透过布条纹路间隙,照射到整个满屋。布条解开口,老人接着里一层外一层地打开包裹的棉布,似乎一个魔术师在揭开神秘的谜团。渐渐的,发黄带着潮湿的,破旧斑驳的人民币露了出来。

老人有些累了,疲惫不堪,大口大口的喘气。她使出浑身的力气试图扭转身体,顾恺紧紧握着母亲的手,感受瘦骨嶙峋的手臂在颤抖。老人示意顾恺把脑壳贴近一点,好像有话交代。

老人看了看包裹钱的包裹,又看了看儿子,使出全身的力气,微弱的留下了一句话:“四千八百,还差两百,两百,就够整了。 蓝儿,你俩,都别急,那二百,就算,就算我,我,我欠的……”

老人突然抽动起来,喉咙艰难的挪动,大口大口地出气,眼睛光芒渐渐消失了,闭上了眼睛,脸上微微露出笑意。老人僵持的胳膊无力垂落,搭在了包着一沓沓钱币的布团。一颗硬币从解开的布团里滚了下来,落在床边的搪瓷脸盆里,转着圈儿不愿停下来,并发出清脆的响声。

顾恺顿时大哭起来,全屋里的人再也抑制不住哭了起来。这时候,上弯村的天空暗淡起来,渐渐的瓢起了大雪。

 

                                   (三)

 

顾凯是家乡人的骄傲。小时候,顾凯就有小大人的样子。别的孩子都哄哄乱跑,他就知道帮助大人干农活。夏天,豆大的汗珠顺着衣服往下流,让邻居们都一直夸赞,这孩子真懂事。然后,再谈起自己孩子,直摇头。家里没有其他收入,为了养活孩子,顾凯妈跑到邻居家菜地,不是捡拾麦穗,就是把一捆捆劈柴背回家。那一年,洪涝灾害,家里没钱买菜。老妈一个人到菜市场,拾烂菜叶子。回家经过整理,顾凯照样吃的津津有味。

老妈的身体积劳成疾,顾凯最大心愿就是想把老妈接到市区安享晚年。哪知,农村生活的老妈和市区娇生惯养的儿媳妇处不来。尤其是老妈把裤头和袜子放在一起,都蓝每次提醒,婆婆照样原样干,说这样能节约水。因为,老妈知晓儿子家水电费开支这么厉害,再也不愿意多用一点水。晚上吃完饭,看着客厅几盏灯亮着,老太太就要关掉其他的灯,这样能省电啊。洗菜时候,婆婆能把水从厨房,一路带到客厅,然后再在客厅里留下一串串奶孙俩的一老一小的俩脚印。然后,妮妮还高兴的来回在水印上蹦跳。

媳妇自然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妮妮,赶紧回去睡觉去”,都蓝不敢训斥婆婆,却用训斥女儿的方式,让婆婆一度很尴尬。

顾凯知道,老妈不是故意的,但是农村多年的生活习惯,不是短时间能改变掉的。看着媳妇冷言冷语,顾凯老妈自然呆不住。何况,家里的庄稼,也需要自己整理。中秋节过后,老妈执意要回农村老家,顾凯强留不住。

婆婆临回去的时候,都蓝给老人买了一套棉衣。但是,都蓝借口单位忙碌,让顾凯一个人送老人。妮妮吵着不让奶奶走,也让都蓝一鼓作气送到幼儿园去了。显然,老人还是想抱抱自己的亲孙女。

远远望着老人佝偻的身躯,顾凯控制不住,落了泪。这,已经为俩口闹别扭,埋下了导火索。再加上其他那么多料子,小俩口自然抵不住一下子这么多问题的折腾。俩人的嘴就似火山口,一点就着,就会很随便的喷一次火。

能控制住的火,是热源和光明。无法控制的火,那发起来,就是灾难。一下子,会让所有的生命和幸福,灰飞烟灭。顾凯有时候,会一个人发呆,会一个人躲在黑暗的角落里,静静地想。

准备母亲的后事,让顾恺忙得没时间合眼。只要一闭上眼睛,他就想起母亲的模样,那黄表纸般的蜡黄,还有母亲那瘦骨嶙峋的冰凉的手臂。有时候,顾凯再想,人啊,究竟为什么活着?就像自己母亲,一辈子吃苦受累,一辈子不得安身。自己活着,又是图什么?要钱没钱,有点积攒,那点儿在这都市,都不算做是钱。即便属于有房一族,自己一屁股都是帐。自己买房了,却高兴不起来。

大家都在为老人的丧事忙碌着。忙碌一天,顾凯才发现没顾上妮妮。到处寻找妮妮,才知道妮妮已经让田婶安顿休息了。望着女儿那胎气十足的小圆脸,顾恺忽然想起母亲望着妮妮的眼神,这小家伙见过奶奶次数不多,但是能感受到奶孙俩割舍不断的血脉渊源。想到这里,顾恺又多了一丝欣慰。但是,又有些哀伤。

正要抽只烟,手机响起来了,顾恺执拗的关闭,对方还是执拗的打过来。妮妮一下子醒了,“妈妈,妈妈,妈妈的电话。爸爸,爸爸,我想妈妈”,妮妮小脸顿时滑落一串泪滴。顾恺看着妮妮的可怜样,心都碎了。

因为母亲和房贷这件事,顾凯对妻子都蓝非常生气甚至愤怒。虽然忙碌母亲后事,让他没时间考虑自己和妻子的事情。现在,顾恺已经想好了,他不会再对妻子抱丝毫希望。妻子如果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再找他在电话里煲房贷的事情,他会立即回家把都蓝踹一顿,把自己对母亲的愧疚或着对都蓝的不满,一下子宣泄出来,然后找一个地方痛苦一场,然后痛痛快快地离婚,再也不理会这个女人。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切随它去吧!不该留的,你也留不住;不会走的,你撵也走不了。何况,还会有什么,让他顾凯承受不了的呢?

对方手机又执拗的想起来了,顾恺没理会,可是妮妮胆怯地望着自己的眼神,让他不知如何是好。打开手机,熟悉的声音。

“真的对不起,对不起,恺!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我连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妮妮需要我,求你,把门打开一下”“你不开门,我就在这站一夜”“凯,你要照顾好自己,家里都需要你,凯”……顾凯干脆把手机关掉。

“如果可以飞檐走壁找到你,爱的委屈不必澄清,只要你,将我抱紧……”

这时候,手机还是执着地响起来了,顾凯干脆不接也不关电话,就让铃声响吧。熟悉亲切的旋律犹如一道绚丽的流星,划破这冰冷的空间。这是许茹芸一首爱的告白歌曲,执着带着哀伤。这首歌,也是顾凯和都蓝热恋你死我活的时候,一次刻骨铭心的误会的见证。为了让自己控制情绪,顾凯就把对都蓝的悔悟和思念,作为铃声。那时候的他在想,也许都蓝也像这样,站在自家的窗台,唱着这首歌,想他。这样想着想着,顾凯抱着手机和音乐,仿佛拥着都蓝入睡。

那是多么熟悉的旋律啊,热恋的他们站在海滩,十指相扣,对着望夫石,对着天上的星空,发誓爱着对方,无论天涯海角,海枯石烂。

“如果云知道,想你的夜慢慢熬。每一个思念过一秒,每次呼喊过一秒,只觉得生命不停燃烧……”歌曲如同一瓶高粱老酒,炙烤着顾凯的胸腔,让自己战栗。

顾恺还是不忍心,抖索着打开了门。门一开,一个憔悴的身影带着飘落的雪花扑了过来。“妈妈,妮妮想你,妈妈抱”,妮妮一下子从床上挣脱下来,猛得向都蓝扑了过去。屋外,雪花飘落,异常的静谧,唯有许云茹的歌声在荡漾……

 

                             

 

忙碌母亲后事几天,顾恺一直绷着脸,不理会都蓝。都蓝想几次靠近,安慰一下顾凯。但是,都被顾恺那愤怒的气息,阻挡不敢靠身。

都蓝凭着女人的直觉知道,这时候愤怒会让人失去理智。没有理智的男人,能把自己拧碎掉。然后,自己就会像一片片玫瑰花瓣儿,悄无声息,一片一片的,从他的手掌里,滑过。都蓝拎着的自己为婆婆做的最喜爱的绿豆糕,也被顾恺扔多远,引得门外哪里来的野狗围观过来。然后,绿豆糕就成了这些荤素不拒家伙的饕餮大餐。

悲观的男人会认为,十五的月亮十六才能圆,而错失机会。乐观的人,即便有一颗星光,也能用光芒照亮别人。无论是社会、家庭,只要自己学会面对问题,寻找解决办法,那些坎坷不都是浮云吗?等到自己暮年回首,有很多挫折会成就人。如同鲤鱼跳龙门,它们为了它们的追求,溯源而上,历经坎坷。跳过去,就是一马平川。跳不过去的,就只能在闸口等待,成为捕捞人们餐桌上的美味。暮年回首,自己还会真心感恩那些挫折磨难。因为它们,成就了自己。

其实,顾恺一个人发呆的时候抽着烟,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岳父岳母也不容易,老俩口义无反顾的把养老钱都给了自己。妻子做姑娘的时候,属于月光族,拿得起,放得下,香奈儿的裙子和化妆品,也照样用。自然,后面会有不少追求者,可人家就是死心塌地跟自己,丝毫不拿那些高富帅和自己老公对比,就是一心一意爱自己老公。

婚后,都蓝也学会节俭度日,自己衣服专找特价店,给自己买的衣服全部都是品牌。一个农村到大城市买一套房子多么不容易,很多同龄人还在租赁潮湿黑暗的房屋,自己已经很幸福了。

这不就是母亲所希望的吗?母亲难道希望看到自己和都蓝离婚,带着天黑就想妈妈的妮妮。这个时候,顾恺一下子清醒过来了。他一下子读懂了母亲和妮妮对望的眼神。眼睛,不由得湿润起来。

出殡的车队陆陆续续,在殡仪馆的人们都在忙碌着,每天都有人出生来到这个世界并饱受折磨,又有人不断地老去带着遗憾带着满意离去。其实,谁也躲不了这个规律。大雪纷飞,来往车辆和人群都在雪地上留下自己的踪迹,那些大大小小的脚印参差不齐,但又有自己独特的规律。但是,这一切,瞬间就被大雪掩盖。

大雪,这个神秘的使者,似乎想掩饰人们的某些尴尬。大雪,有时候,似乎是一位通达的智者,似乎对人类的什么都了如指掌。它仿佛又是一位威严的大师,它以它的方式锤炼着人类。人类怕它,可又有点喜欢它,离不开它。

忙活好一切事宜,顾恺要准备回单位了。村民们目送这一家刚刚历经波折的小家。突然,一辆车斜冲过来,车辆急速转弯。顾恺一下子拽过妻子,一场虚惊,但是顾恺能感受妻子的颤抖。他,一下子,搂住怀里还抱着妮妮的妻子。一直察言观色的女儿,敏锐地捕捉到,父母之间微妙的变化。她一下子挣脱都蓝的怀抱,在雪地里又蹦又跳起来。孩子的天性,永远不受周围环境的影响。

顾恺这时候在想:我已经让给自己生命的一个女人受苦受累受牵连了,再也不能让这两个生命中的女人受苦了。雪地上,留下了一串串脚印。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母亲的注视下,顾恺如同父母那一代人一样,带着这个家庭带着妮妮,又开始了新的人生旅程。

但是,从此,顾恺的心底就有个秘密,如同一个沉重的包裹,永远带在自己身边。这个秘密,他对谁都没说。他只有在母亲的坟前,用心和母亲说。

 

  2017526修改于忘我斋)

  2015年腊月于忘我斋)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原文链接:

http://gbliuhui.blog.163.com/blog/static/681166862015112135225541/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