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等公交 作者:谭 晔  

2017-07-28 09:41:33|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短篇小说)等公交       作者:谭 晔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谭 晔   责编:【绝句小说】夜蹬金顶(285字)    作者:中 鑫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  莎 


(短篇小说)等公交


 /  谭 晔

 

简小凤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疲劳过,一下班连工作衣也忘了换就拎着挎包赶公交车去了。

 

    从昨天开始,一车间要连续检修72小时,主要是对环保设备的更新换代。

今年,上面对环境保护抓得很严,企业根据上面的精神制定了相应的措施,要求烟囱不能冒黑烟、黄烟,地上不能有烟头、垃圾,厂区空地要栽树、种花,没做到,直接考核。这可不是一项普通的政绩工程,而是直接涉及到领导的位置、职工的收入。于是全厂上下抓环保,终于见了蓝天白云、绿树鲜花,然而,由于除尘设备的淘汰还是让人提心吊胆。为了杜绝后患,厂里下狠心对除尘设备进行更新换代。

 

    简小凤所在的电工班主要是负责电气设备的安装和线路的排设。她昨天连续上了12个小时的班,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今天本来轮到她休息,她想好好地睡它一天,可是同事林中花突然请假,由于检修人手不够,班长只好叫她来加班。

 

简小凤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含笑公交站走去,迫不及待地想等到公交车早点回家休息。每当累倒了的时候,她就佩服班里的男人,他们那股牛劲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发挥得淋淋尽致。就说班长李长根,他几乎每天都在加班加点,从来就没有看见他累得像自己那样无力;再说那“天不亮”刘长醉,平时人如其名,每天一上班就像喝醉了酒一样半睁着眼打瞌睡,可是一旦干起活来,全班没有谁比得过他。简小凤这样想着,她似乎悟出了女人与男人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含笑公交站设在菜市场的边上,以前这里非常热闹,简小凤每次下班都要从这里顺带买点菜回家。自从新余开通了微公交,刷卡骑免费自行车已成了许多市民的时髦,从那天起她就告别了巴士,每天骑自行车抄近路上下班,今天她实在觉得太累,所以想改坐公交。

 

    当她走到公交站台时,发现这里完全变了样。以前的菜市场不见了,如今只有一堵围墙圈着一块空地,围墙上有几个洞洞眼,她探头瞧了瞧,见里面乱糟糟的,也许这个菜市场拆了不就,城管还来不及清理。

 

    围墙外有一块公交站牌紧紧地挨着一颗树,站台上没有人等车,简小凤觉得有点奇怪,现在是下午5点钟,正是坐车的高峰期,怎么今天就没有人等车呢?她没有多想,只是把包带往肩上一挂便站在了树底下。

 

    这时,来了一群人,他们拖着行李背着包,一看就是去坐火车的,简小凤家住城东,和他们不是一条路。901路车来了,这群人全部上了车,站台上只留下简小凤一个人。随后,又零零散散地来了不少人,简小凤似乎感觉到他要坐的602路公交车马上要到站了。然而,接踵而来的都是901路公交车,从公园北村开往火车站的,大约每10 分钟一趟。据说公园北村曾经是全省最大的居民社区,难怪公交车特别的多。602路公交车以前是公园北村开往一机修的,开通这条线路主要是解决职工上下班的问题,然而近两年来终点站却改成了东方花城,这让住一机修的许多职工很有意见。以前从家门口坐车去上班,如今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坐上公交,这确实很不方便。但有意见归有意见,公交公司不是你们企业开的,你们拿他没办法。

 

    简小凤在含笑公交站等了40多分钟,眼看着一拨又一拨的人坐902路公交车离开了站台,而602路公交车一点踪影都没有,她急得不知道从哪来了一股无名之火,突然开口骂到:“就是这个死妖精,每天就知道请假请假。”她骂的当然是林中花。

 

    说起林中花,她可是全厂鼎鼎有名的大美人,她从进厂以来不知道迷倒过多少男人。然而,她进厂5年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婆家,于是车间里就有了不少风言风语。有人说她眼光太高挑不到合适的人,有人说她过于时髦不想结婚准备一辈子打单身,还有人怀疑她生活作风本来就有问题。就说电工班有几个女的,总喜欢在她背后说长道短,而且还说得有鼻子有眼,还有人拿班长批假做文章,就连简小凤这个平时不愿管闲事的人都弄不明白,班长做事历来都讲原则,怎么对林中花就网开一面呢?

 

    也不知怎么回事,林中花自进厂以来就隔三差五地请假,具体有什么事,她从来没给同事们透露过。平时上班,她都认认真真地,从来没有出过差,但她与同事在一起几乎不会聊天。最近两个月她的请假频率越来越高,每次请假班长都毫不吝啬地批准,并且还安慰她放心地去,这让班中人不得不怀疑她与班长有另外一层关系。

 

    简小凤像那块公交站牌一样也紧紧地挨着那棵树。虽然现在是下午6点钟了,但盛夏的太阳依然很强,而且傍晚的阳光斜射,那棵树根本无法给她遮阴,她只好躲到公交站牌的后面,只有那里才有一些阴凉。

 

    这时,她突然看见一个熟人从身边经过,赶紧问他602路公交车是不是改道了,熟人告诉她没有改道,并且马上就有一趟车出来。她一下子就来了精神,睁大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前方的岔路口,只见一前一后来了两辆车,前面的是901,后面的是602,她赶快走到站台边掏出零钱准备登车。然而,901到站了,602却从岔路口右边溜走了,她顿时傻了眼。这时她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个时间段在这个站台上只有等车去火车站的而没有去城东的在等车,简小凤觉得再等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简小凤又一股无名之火涌上了心头,她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向公交公司投诉,然而她没有这样做,因为几年前她坐公交车也经常遇到晚点和缺班次的情况,有许多人向公交公司投诉过,甚至有人打过市长电话,然而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公交公司把公园北村开往一机修的车改成了公园北村到东方花园,连公交线路都改掉了,她知道打电话也无济于事,只好放弃了投诉的念头。

 

    简小凤离开了含笑公交站沿着街道向中医院公交站走去,因为那里有几路公交车开往城东。一路上她看见有2602往公园北村方向开去,但只是有去无回。这时,太阳完全西落,天空上布满了像鱼鳞似的彩霞,街道两旁的路灯开始点亮,抱石公园的夜舞在音乐中拉开了序幕,宽阔的抱石大道在流动的灯光下显得很拥挤。

 

    夜晚是女人的世界,不管是少女少妇还是大婶大妈,她们都穿着轻便的服装或逛超市、或轧马路,不管她们是穿短裙坦胸露背还是穿宽松睡衣,灯光下的女人就是比白天更有风姿。简小凤穿着工作服在人流中穿行,她总感觉到自己身上满身的汗臭会扫别人的雅兴,于是尽量拣人少的地方走。

 

    中医院公交站挤满了一群老年人,偶尔来了几个年轻人没呆几分钟就打的走了,只有那些老年人死死地守在站台上。简小凤一到站台就问他们等了多少时间,有人告诉她等了2个多小时。简小凤见他们有的坐在凳子上、有的坐在水泥地上,他们摇着扇子喘着气,她突然觉得这些老人也很可怜,然而她又很快地否定了刚才的想法,又觉得他们在这里受罪是活该。

 

简小凤的这种想法是有道理的。如今城里的老年人没有几个受穷的,他们有钱不会花,平时省吃俭用,喜欢逛超市捡点便宜货,而遇到骗子大家都大把大把地把钱掏出来,把自己的掏空了还向儿女要。就像目前有人“走进社区”卖老年营养品和老年健身器材,只要给这些老年人一上课,他们就像着了魔似的把钱掏出来。

 

    简小凤要说的还不是这些事,而是早晨等公交。每天一早,工人上班、学生上课,老年人也倾巢出动,他们有的是去带小孩让子女去上班,有的是送孙子外甥去上课,而绝大多数是去逛超市买便宜货。自从市里推行老年人免费乘公交以来,公交车几乎成了老年人的专利,每天一大早,老年人便成群结队地等公交,把学生娃挤在了通道上,把上班族挤上了摩托、自行车,这样还是缓解不了公交的压力,难怪简小凤对这些老年人有了看法。

 

    简小凤走到站台的顶端,想从报站显示屏上了解去城东有哪路公交车已开出。这时,她看到602路还有5站,她叹了口气说:“终于来了”,然而当她再用眼睛瞄显示屏时,602路却消失了。她不甘心眼前的是事实,两眼紧紧地盯着显示屏不放,在流动的字幕上,她意外地发现603路公交车还有6站,于是放下心来跑到马路上去看了看。这时已是晚上7点多钟,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公路旁的绿树和花草只剩下朦胧的身影,只有满街的霓虹灯像拉绸缎似的在流动。

 

    简小凤回到站台再看看显示屏,她惊奇地发现603路公交车还有22站,“报假站”、“报假站”,这时她有点冲动,很想朝着天空大喊一声,然而女性的修养让她没有这样做。她不想这样等下去了,她离开了站台准备拦车打的回去。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在简小凤的不远处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人,在黑暗中向她拼命地招手。她睁大眼睛一看,是个女的,只见她身材苗条,绣发飘逸,身着粉衣白裙站在夜幕下就像出水芙蓉,亭亭玉立。那身影好熟啊?简小凤睁大眼睛再仔细一看,看出来了,是林中花!是林中花!前面她还在怨她,而现在她什么都忘了,高兴地向林中花跑去。

 

    林中花见到简小凤内疚地说道:“不好意思,又让你加班了!”

 

    简小凤本来想说什么,然而当她看到出租车里坐着一个瘦如干柴的婆婆时,把话打住了。林中花马上腼腆地介绍说:“这是我妈妈,她在医院住了两个月,我今天办了出院手续把她接回家。”简小凤一听马上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于是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我在等车?”

 

    “你正好被车灯照到了,我看很像是你,于是就叫司机停下来了。”说完,她牵着简小凤的手一起坐进了车。她说顺路,正好可以把简小凤带回家。

 

    从那天以后,简小凤对林中花的身世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摸底,她发现林中花14岁那年失去了父亲,母亲把她拉扯大,让她读了初中又读了技校。毕业后,林中花分到了现在的岗位,成了一名电工。她母亲由于长年积劳成疾身体状况一直不好,林中花是母亲的一根独苗,与母亲相依为命。林中花由于长得漂亮,在技校时就有不少人在追求她,那时,她还没有参加工作,家里的情况她自己清楚,所以她只管读书,从来没有分心过。她参加工作以后,追她的人更是络绎不绝。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林中花也试探性地谈过几次朋友,但最终是因为母亲的问题给告吹了。这两年,林中花不想谈朋友了,她只想陪着母亲让她安安心心地度过晚年,不想让她在心灵上有任何伤害。

 

    有人怀疑她生活作风有问题,那是无稽之谈。有人怀疑她与班长有不正常关系,那确实有那么一点点不正常,但说起来又很正常。那年她从技校毕业分到这里工作,班长就是她的师傅,在长期的工作和交往中,他发现班长这个人为人忠厚,工作实在,敢于担当,有能力、有魄力,确实是个好男人,她从心里喜欢上他了。然而,班长也有他的缺点,他一天到晚只会工作,不知道林中花在暗暗地恋着自己。后来,班长结婚了还请林中花去参加他的婚礼,那天,林中花偷偷地哭了一天,不过,林中花的单相思谁也不知道,这怎么能说她与班长有不正当的关系呢?至于班长批假一事,是因为班长了解林中花的家庭情况,换了谁都会批。

 

    简小凤了解了林中花的实情以后,他很敬重林中花,她似乎看到林中花就是现在环保以后蓝天白云下,在企业的绿化美化中盛开的一朵鲜花。她以林中花为骄傲,并且很快地成了林中花最信得过的朋友。

 

    不过,简小凤始终有一个问题搞不懂,那就是为什么女人漂亮就会是非多?也许,这个问题谁也回答不了。

 

2017716日谭晔写于新余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原文链接:

     http://tianma.18.blog.163.com/blog/static/705272892017619104733646/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