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心情故事)天堂里家人在等你 作者:夜 语  

2017-08-26 10:16:01|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心情故事)天堂里家人在等你 ??夜? 语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夜 语     责编:【绝句小说】夜蹬金顶(285字)    作者:中 鑫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  莎 


(心情故事)天堂里家人在等你  

 

/ 夜  语

 

一、油尽灯枯

 

房间里飘散着一股刺鼻的尿味,悦儿捂着鼻子进去看叔叔,他眼框凹陷,眼球突出,眼珠子动也不动一下,连喝水都费劲了,浑身瘦得只剩皮包骨头了,臀部的褥疮已经破了,渗出很多血来,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却不怎么吸气了,此刻他身上一定也很难受。估计去世也就是今明两天的事了,悦儿也知道他也是怕死的,所以总是不咽下这口气,于是安慰他说:“你不要害怕,你这次是去和你的公公婆婆去见面的,公公婆婆在那边等你的,你去了今后还和他们一起过日子的”。从中暑去医院住院治疗,回到家里也已经二十多天了,起初还能自己吃一些汤水,乡邻亲戚也多有探望,但这两天明显不如以前了,也不大能吃了,人越来越瘦,也不知能不能撑过今夜呢。

 

已经夜里11点多了,悦儿此时也准备休息了,但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睡去了,仿佛梦见叔叔已经死去了,家里人将他送去火化了,回来后一看,他竟然又出现在了家门口,难道是他的魂魄还不愿意离去,悦儿吓了一跳,赶紧开房门叫老公,不想这时叔叔竟将头从有栏杆的窗户伸进了房间。悦儿吓得脸一下子变了色,这一吓于是惊醒了,于是起来如厕,又来到叔叔的房门口,仿佛一点动静也没有了,难道又睡着了?悦儿于是又进了房间躺下,又不知过了多久,就当迷糊中要睡着时,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悦儿拿起手机一看,这时已经夜里两点多了,是爸爸打来的,他进房看了叔叔,告诉悦儿叔叔已经去了。于是悦儿马上叫醒老公,通知了殡仪馆的人及几个姑姑,不一会姑姑,姑父就到了,随后殡仪馆的人也到了,将他的双眼合上,又麻利地将事先准备好的丧衣给他穿戴整齐,叔叔无儿无女,爸爸决定将他先放置在殡仪馆停放三天,然后就下葬。一家人依次向遗体鞠躬,看着叔叔的遗体被抬上灵车,悦儿一家及弟弟也开着车尾随其后,一路朝西平山驶去,路上叔叔的一生的过往渐渐浮现在悦儿的脑海里……

 

他出生于60年,刚出生时得过比较严重的大脑炎,所以从小智力发育就有问题,一看就不象正常的孩子,父母连正紧名字都没有替他取一个,因为是鼠年出生的,于是便唤作“老鼠”作为小名,直至需要办身份证时才有了真正的名字。

 

由于上面已经生了一男一女,所以父母对这个上天不眷顾的孩子也没有什么指望,于是联系了本地一户没有生过子女的家庭,送给了人家,起初人家看是男孩还挺乐意的,便高兴地收留了。但没过多久,这户人家发现这孩子经常将黑眼珠给翻上去,很是吓人,于是便将他又送回了原来的家里。这时恰逢三年自然灾害,家里缺衣少粮的,为了谋生活,孩子母亲于是经人介绍远上北京去给人家当了保姆,抛下三个孩子离开了。

 

二、少时之乐

 

其它两个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纪,唯有老鼠还是个孩童需要人照料,孩子父亲一个人照料不周全,于是将这个孩子送去了他外婆家由外婆代为抚养。于是老鼠在外婆家度过了相对快乐的童年时期,因为外婆没有子女(女人是认养的,且早就成家了)就是老两口生活,很是孤单,有了老鼠的陪伴,他们日子也有了些奔头,老两口经常将一些吃的省给老鼠吃,从没有因为他是弱智而冷落他。老两口也不叫他名字而是亲切地称呼他“乖乖”。带着他到田里种菜,教他认识各种蔬菜。老鼠对老两口很是依赖。日子虽过得清苦,却是无忧无虑的,因为他本来是弱智,也当然就更没有什么烦恼了,就这样他在乡一直过到了二十岁。外公外婆渐渐老了,照顾他有些力不从心了,于是将他送回了家中。

 

三年自然灾害过去了,奶奶从北京回来了,与爷爷又生了两个女儿,大儿子也结了婚,并生了个女儿,就是悦儿,于是老鼠成了悦儿童年的一个玩伴。他偶尔也会帮家里做些家务,比如扫地,但人们一般是不指望他做事的,因为做也做不好。悦儿印象最深的是自己喜欢吃瓜子,又剥不好,叔叔会剥瓜子给自己吃。年轻的叔叔也不管对自己生活的憧憬,他曾对悦儿说过以后要学开拖拉机,做个拖拉机驾驶员。想来他觉得开拖拉机驰骋在田野上是件神气的事。但由于另一件事,使得老鼠不得又一次被送往外婆家里,因为他将悦儿的玩具洋娃娃的头用刀给剁了下来。大家因怕在众人不在家时伤害到孩子,决定还是将他送往外婆家居住。

  

 去了外婆家里,老两口依然十分疼爱他,外公平时抽烟喝酒都会叫上他一起。所以那时候他还学会了抽烟喝酒,有一次悦儿去那儿看他,他正在给一户人家放鹅。看着他脸上时常挂着的笑容,可能那是他最灿烂的日子了,他觉得自己也能干些活,虽然他给别人家帮助干活是得不到报酬的,顶多照顾他一顿饭,但他觉得已经十分能体验自己的价值了。有一次悦儿和弟弟去看老婆婆,老婆婆坚持颤巍巍摸出四个鸡蛋,摸出几个蜜枣,顿了糖水蛋给姐弟二人吃,虽说对悦儿姐弟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稀罕食物,但她知道这已是老两口接待客人的最高礼遇了,本不想吃的,看着老婆婆一个劲地说:“吃啊,乖乖,乘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于是两人还是吃完了,看着老婆婆满脸皱纹里发出的深深笑意,悦儿有些心酸。但谈到老鼠这个外孙,老人还是满脸的欣慰。

 

  三、相依为命

 

不知不觉到了该结婚的年龄,由于他的痴呆,也没有人给他说媒,自然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嫁给他,但不时会有人拿他开玩笑“老鼠啊,怎么不叫家里人给你谈个老婆啊?找个老婆多好啊”。他听了也只会冲人傻笑。也许他心里也是渴望的,但谁知道呢,于是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没过多久,外公患了重病,很快便撒手归西了,老鼠在外公去世下葬那天哭得很伤心,是张大嘴巴嚎嚎大哭的那种,谁也没见他哭得那么伤心过,因为他平时除了会傻笑还是傻笑。也许他也知道,外公去世了,就不会有人对他那么好了!外公走了,剩下外婆年老体弱的也照应不到他了,家里本想接他回去,但他坚持不愿意离开,还要跟外婆一起生活。家里只得作罢,听说那段日子他就在别人家田里帮帮忙,人家会给他些饭吃,还会带些回家给腿脚也不太方便的外婆吃。外公去世的这几年,两人的生活应该是更艰难了,一老一小真真是相依为命了,幸好,悦儿奶奶还有其他亲戚也常去看望他们给他们带些吃的穿的,生产队里也会给他们救济金。两人勉强度日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没过了几年,老婆婆也因为多病倒下了,从此再也没能起来。老人一生信基督教,也一生爱干净,临走时也一身干干净净地,看着教堂的神父给外婆做了祷告,用白布将老人家全部盖上时,也许最伤心的人也是老鼠,因为他又经历了一次最亲的人的离去。但这次他已不象上次那样大哭了,而是整个人呆呆的。

 

办完了丧事,老鼠不得不随父母回到了自己家里。可是这次回来,他整个人发生了一些变化,变得脾气暴虐了别人都说他不得,说他不好时,他会气得连碗都摔了赌气不吃。而且父母骂他,他也会顶嘴。气得悦儿爷爷会拿起扫帚要打他,而他虽然会躲开,但嘴里还是会不停地骂个不休。家里地脏了也不会主动去扫,别人让他去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他也会去做。这里有家工厂需要在本地招聘一些残疾人,老鼠也被划归在内,但公司路程远,他连坐公交也不会,还需要哥哥每天送他去站台,替他付了公交费用,因为他一直不认识钱,也用不着他自己买东西。所以一直也没有人教过他。能有单位让他去上班了,看得出那段日子,他一直都是神采奕奕的,脸上总是泛红光,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了,逢人便说,“我上班去了,我上班去了”。可惜好景不常,在单位里他也不象那些头脑正常的残疾人那样能好好地干活,况且每天需他上班还需要悦儿爸爸负责接送,也是很不便。所以班没上了两个月便不再去了。

 

 四、父母离去

 

从老鼠三十多岁回到父母身边,刚回来,乡里乡亲看到老鼠还是会拿他开玩笑:“老鼠啊,叫你家人给你谈个老婆啊”他也总是会呵呵地痴笑。这其间,他渐渐地学会了自己洗衣物,家里生活条件也好些了,伙食自然也就好了,经常买些鱼肉回来吃,家里人不吃的肥肉,都会给老鼠吃,从经常饿一顿饱一顿地,一下了天天有了肉吃,老鼠一下子胖了许多。食量大得惊人,一顿能吃下两个人的米饭量。可能这也为他以后得脑中风埋下了埋笔。

 

不知不觉,从老鼠三十多岁回到家里,就到了四十多岁的年龄,拿他开玩笑的人少了。但他的双亲都已经七十多岁了,悦儿爷爷也得了脑中风,第一次还能抢救过来,治疗一段时间后还能自由走动。但第二次脑中风就将他彻底击垮了,爷爷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奶奶一着急,也得了老年痴呆症,脑子时好时坏的,有时严重了连人都不太认得了。爷爷躺在床上有大半年的时间,一开始悦儿父母还能照应着,后来一边上班,一边照应也有些力不从心了,于是便请了一位男保姆,帮忙照应,但爷爷还是没有挺过那年冬天。爷爷去世了,作为儿子的老鼠,反倒没有什么感觉,也许在他看来,少了个骂他打他的人,对他而言是个解脱。

 

爷爷去世后,奶奶和老鼠的一日三餐一直都由悦儿父母每天按时送过来,母子两人有时竟会象两个小孩一样抢着吃,有一次送的饺子,奶奶竟将饺子全部端到自己面前来,吃不下了才剩下给老鼠吃,老鼠也不甘示弱,两人就吵也起来,冲奶奶大吼,奶奶也指着他骂:“你个结不熟的……”这时的奶奶走路已经需要靠拐杖了,两人有时对骂起来,奶奶就要举起拐杖打他,而他自爷爷去世后,对奶奶更是没有什么怕的了,也会做出一幅要打架的样子,每当这时,悦儿总会出来将他们两安抚一阵子。但奶奶的确老糊涂了,有时上完厕所都不记得拿手纸擦,而是直接在水龙头上洗,弄得全家上下总是臭薰薰的。

 

而这种两人不停吵架拌嘴的日子也没有维持几年,不久,患糖尿病、高血压的奶奶走路时不小心跌了个跟头,老年人缺钙,一个跟头就把腿给跌骨折了,于是儿女们纷纷来看望她, 将她送进医院,医院说老年人,身体恢复得慢了,像她这么大年龄,也不知道能不能康复呢,于是做了简单的处理后,由于家就在医院对面,准备先回家挂水休养一阵子的,但不知怎的,夜里奶奶竟悄悄走了,大伙一点也没预料到,但都纷纷说,老人就这么走了反倒是福气,要是象爷爷那样在家那么久不能动躺在床上,是自己的罪也是别人的罪。不过幸好走前一天,所有儿女都在场了,大家都在议论奶奶的死,也没有人理会在一边默默无声的老鼠。

 

五、寒蝉余生

 

奶奶去世后,悦悦父母依然每天三顿送饭给叔叔吃,只是他从此仿佛又多了个第二职业,到处去捡垃圾,然后拿到废品收购站去卖,但依旧不认识钱数,随便人家给几个硬币就行了,久而久知,他倒也知道哪些东西是可以卖钱的,哪些不能卖钱。家里人很是反对他到处去捡垃圾,因为他把垃圾堆得家里到处都是,自己也弄得每件衣服都黢黑黢黑的,不让他出去捡,但他非但不听,而且愈演愈烈了,从家门口的垃圾堆捡到了方圆五里,从家门口的废品站卖到了周围很多家,周围人都熟悉这么一个身影,都知道有个到处捡垃圾的“老鼠”。他自己捡垃圾换来的钱也会拿去换些油条,烧饼之类的。只是他并不知道跟人交流,只是将硬币朝人家钱罐里一扔,然后随便人家拿些什么给他。偶尔也会用这些钱来冲开水喝。自奶奶走后,便会经常有些他的远房表妹,弟媳,看到他会买些东西给他吃。毕竟是无父无母了,又是这个样子,多少人看到他都会不免叹息。

 

冬天里,他捡垃圾捡得手脚都破裂了,但依然不能阻止他,自己简单用布条包扎一下,又出门了。可能这已是他生活的唯一值得身体力行的事了,哥哥给他送早饭吃来却经常不见他人影,早饭都放凉了,他才带着他的“战利品”回来,而且手脚都开裂了,又深深地指责了他,不让他再出门了,还吓唬他再去捡垃圾的话,手脚发炎就会死掉了,他听了“死”这个字眼,很是愤怒,饭也不吃了,拿起碗就摔了,而且当天一天都没肯吃饭。

 

酷夏里,他也一样丢不开他的工作,顶着火辣辣的太阳也要出门找东西,连着几个夏天中最热的那段日子他都中暑了,好在几次挂了水吃了药,他又挺过来了。病好了也一样出去,任谁说也不听。

 

他本就有高血压的毛病,这两年虽然食量没有减,依然是两个人的食量,但身体已不如从前那样胖了,人瘦了许多。家里人给他的菜都控制大荤的菜了,但有的病,该来的还是会来,几年内,他已经中风脑梗四次了,要摆在旁人,别说四次,就是两次也就打倒再也起不来了,但他或许是因为久不用药的原因,药效在他身上很是有效,几乎送医院一抢救就会恢复了。于是这一次中暑,大家也以会他能挺过来,但是这一次,事与愿违了……

 

快快快,悦儿老公和父亲从医院借来了担架床,架起已经倒地口吐白沫的老鼠,一家人急冲冲地赶往医院。急救人员立即挂上氧气,戴起监听。敷上冰块。测量温度时,温度表已经爆表测出超出了42度了。医生当即诊断为热射病。在抢救室抢救了一个下午后,安排住院了。因为需要不停地挂水,还插上了导尿管。于是家里人轮流看护他。两天下来,人已清醒了。但能只能吃些汤水,还得靠人喂。由于他经常大小便失禁,已是没有病人愿意与他同房了,连医院的护士,到他这儿来查房,也都捏紧鼻子,尽量不靠近。但他不习惯插导尿管,经常自己想拨下来,但又拨不出,弄得到处是血。住院一星期后,看他病情有了好转,也稳定下来后,于是便出院回家了。

 

庄邻亲戚们都纷纷来探望他,带来了不少水果,牛奶等物品,但他已经不能象从前那样放纵地大吃了。依然是躺在床不能自理,随着他的大小便失禁,虽然也每天换衣服,但他呆的那间屋子还是一到门口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家里人没办法买来成人尿不湿给他戴上,但躺的日子多了,身上开始不可避免地长了褥疮。于是又买了褥疮膏给他擦上。姐妹来看望他也只能叹息一声。看他样子,估计也是不可能好得了的。于是商量着开始给他准备后事了,没两天,先将寿衣给买了回来。悦儿每次进房喂他都戴起口罩,看着他艰难下咽的样子,也是一阵心酸。

 

“快来看,快来看老鼠”悦儿婆婆大喊了起来,晚上吃晚饭时还能动弹的他,到了十点多钟的时候,已经在大口大口地喘气,只看到出的气,看不出进的气了。看着他肋骨突出的胸部起伏越来越来越大,早已瘪下去的肚子也起伏了起来。看来他是难熬过今夜了,今夜睡觉时都警醒着点吧,多过来看两次。看着他这个样子,悦儿乘他还有知觉,还能听见,赶紧安慰他说:“你不要害怕,你这次是去和你的公公婆婆去见面的,公公婆婆在那边等你的,你去了今后还和他们一起过日子的”。

 

“乖乖,你来啦,你终于来婆婆这边啦,我们都等你好久了,我们一家子终于又能团聚了,乖乖,来,快到婆婆身边来”看到日思夜想的公公婆婆出现在眼前,他的心终于能平静了一些,身上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不少,看着他们俩慈祥而熟悉的笑容,他仿佛又有了些力气,努力地伸手向他心爱的家人奔去……

                                         

夜语作于2017818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原文链接:

    http://yeyu26.blog.163.com/blog/static/15820178201771865419913/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