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记忆中的空白时点 作者:凉山人  

2017-09-16 17:33:27|  分类: 散文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欢迎光临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散文☆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记忆中的空白时点 

 

   作者【散文】记忆中的空白时点  作者:凉山人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凉山人     编辑 【散文】虎峰岭游记  作者:刘凤英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木子叶寒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1986年农历的7月中旬,正是山区多雨季节,那一年我还在会东县最偏远的松坪区区公所工作。记得也是连续的雨天,我在大桥区老街的一家老旅社住了一夜,由于当时感冒较严重,躺在床上浑身一阵冷一阵热,几乎一夜未合眼。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便早早起床,心想趁这个时候没下雨,早一点走,赶到小街乡吃早饭,这样就可早一点返回松坪区公所了。

也许是感冒和没有睡好觉的双重原因吧,我推着自行车走出旅社大门后,感觉整个脑壳不仅昏胀,而且好像痛得要炸裂了似的,那滋味实在让人难受。走了一段路程后,我感觉脑壳痛得实在受不了,于是又折返回来,敲开一家小卖部,向店家买了三包“头痛粉”,也没有水,就这样将三包“头痛粉”倒在嘴里干咽了下去。

吃完“头痛粉”后,我推着自行车继续向着通往松坪方向的公路走去。来到公路上后,我才往前骑行了没多一会儿,稀稀疏疏豆大的雨点便飘落了下来,打在脸上冰凉冰凉的。我本想返回大桥的,但转念一想,都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了,说不定下一会儿雨就停了也未可知,只要赶到小街乡就好了。想到这里,我继续往前骑行,并且速度也明显的快了许多。不一会儿功夫,雨点便变成了瓢泼大雨,由于没有雨具,我的全身湿透了,连裤腰带都是湿的。

这个时候,也许是“头痛粉”起作用的原因吧,我感觉浑身特别痛快,仿佛要“飘”起来了似的。这种在大雨中骑着自行车“飘”的感觉,就像腾云驾雾一般,真是舒爽极了!忽然,我感觉自行车的坐垫瞬间脱离了我的屁股,并且直往下掉……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连人带车已经重重地摔落到了公路坎下的山谷里……我清楚地记得,摔下去的地方全是乱石。当时,我用手使劲撑住身边的一块石头,挣扎着想站起来,不知怎么回事,那石头竟然跟豆腐似的没有一点承受力,直往下“陷”……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感觉似乎有人背着我在走,是的,确实是有人背着我在雨中快步行走,并且,周围好像还跟着几个人。我努力想睁开眼,可是任我用多大的力,那双眼睛就跟灌满了铅似的,怎么也睁不开,就连手脚也不能动弹。不管怎样,我一个20多岁的大小伙子,怎能让人背着?想到这里,我对背着我的那人说:“你赶紧放我下来,我自己走。”那人说什么也不放我下来,走在一旁的人对我说:“你摔下岩去了,受伤了,我们背你到糖房医务室去处理。”

我受伤了?怎么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不行,即使受伤了我也得自己走。想到这里,我语气坚决地对背着我的那人说:“你赶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那人执拗不过我,只好将我放下来……当时我感觉仿佛站在稀泥浆里似的直往下“陷”……我对那人说:“你把放在硬一点的地方嘛!”由于眼睛始终睁不开,我也不知道脚下站着的究竟是什么地方,唯一的感觉就像是站在泥浆里一般。见我站立不住要倒下去,围在我身边的人赶紧将我扶住,对我说:“这里是公路,你就站在公路上的。”随后,另一人将我背在背上继续往糖房医务室方向走……

刚到糖房医务室不一会儿,就传来消息,说我摔下去的那个山谷已被山洪吞没,进出松坪的公路已被洪水冲跨了。听了这一消息后,那些救我上山来的人,都说我的命真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在心里想,运气真够好的,要是再晚那么一会儿的话,真的就啥人都没有了。

雨,越下越大,屋檐水就像一排拧开的水龙头,肆无忌惮地从瓦沟流淌到地上。随着“哗哗哗”的屋檐水声,躺在医务室外木条椅子上的我,只感觉一股股寒气向我袭来,仿佛身处冰天雪地中一般。也许是失血过多,也许是天气太过寒冷的原因吧,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待我清醒过来后,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那些人是如何将我救上山来的,为什么我的记忆中一点印象都没有。任我如何的想,如何的回忆,反正这一段被救的经历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成了记忆中的空白时点。

这是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与阎罗王相拥抱的经历。通过这次生死劫,我不仅感悟到了生命的宝贵,同时还明白了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个人的这个身体,要是意识不起作用的话,我们不仅对外界的一切事物没有知觉和反映,就连对自己的这个身体也是没有知觉的,既不知痛,也不知苦;既不知乐,也不知忧……

经历此次生死劫难后,我想了解生命的奥秘,于是,开始对道家的经典感兴趣,随后又对心理学感兴趣,再后来对佛学产生了浓厚兴趣,畅游在佛法的大海里,不断从中汲取养分,滋养我脆弱的生命。

从2002年开始,我便一心专修佛家净土宗。平时除了看佛经外,还用心听法师们讲经的碟子。在听过的这些讲座中,法师们除了讲解佛经的内容外,还殷殷叮嘱净土宗的修学者们,一定要在活着的时候处理好身后事,交待家里人,往生后至少12个小时,如果可能的话,24个小时内不要翻动尸体。

为什么呢?法师们讲了,人断气后,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死亡后,第八识“阿赖耶识”还没有离体,要待12或者是24个小时后才会离体。这个时候好比生龟脱壳,无比的痛苦,要是动着尸体的话,死者会感觉如刀割般疼痛,这样就会影响往生极乐世界了。同时,法师们也讲了,有两种人的第八识,人死后立即就脱离这个肉体了。一种是往生极乐世界的修行人;一种是堕落地狱的大恶之人。

最初听到这种说法时,我感觉法师们真好啊,对净土宗学人可谓是关怀备至,由衷的顶礼感谢法师们!但是,随着对佛学的深入了解和修行境界的不断提升,再回想我生命中的那段空白记忆,渐渐地,我对法师们的“关怀”产生了怀疑。

从我阅读的所有佛经中,只看到佛陀教导大家要行布施,不仅“外财”要舍得布施,“内财”(也就是我们的这个身体)同样要舍得布施,尤其是《华严经》中讲得更是详细,要我们一切能舍。在我读过的佛经中,就没有看到哪一部经中有人死亡后12小时或是24小时之内不能翻动这种说法。不知法师们的这种说法是从哪里来的,有什么根据,或者是科学道理。

我想,要是我们每个学佛人都这样执着这个身体死亡后在12个小时或者是24个小时内不能翻动的话,那还谈什么“内财”布施,这岂不是一句空话?世间许多没学佛的一般人,死亡后尚且能将自己的器官无偿捐献出去帮助那些需要的人,而我们学佛人死亡后却还要执着这个身体不放,这岂不是颠倒,连一般人的境界都不如?像这个样子,还给世人做什么榜样?

再说,一个人之所以会有各种不同的感受生起,这都是因为意识的作用。要是一个人丧失了意识,意识不起作用,那么,各种的感受也就没有了。不要说死亡,就是一个人昏死后,意识处于“闷绝”位,这个身体的一切感受就都不会生起,就像我那次摔下山谷后,别人是怎样将我救上山来的,可以说毫无知觉,记忆中完全是空白。

昏死与医学上所判定的死亡在本质上是有很大区别的。昏死的人仍有呼吸、心跳,大脑也还没有死亡,而真正的死亡,不仅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而且大脑也停止了一切活动。这个时候,只有身体的一些器官还有微细的代谢活动。应该说这个时候的人,已经没有了意识。

要知道,一个人的意识活动是离不开大脑的活动的,可以说大脑是一个人意识活动的物质基础,这个物质基础不起作用了,产生于这个物质基础之上的意识活动也就自然停止了。没有脱离大脑活动而独存的人的意识。既然一个人死亡后意识就丧失了,那么,没有意识的这个躯体,也就没有了知觉;没有知觉,那自然也就不能够感受疼痛、苦乐……又哪来什么生龟脱壳一说!

既然我们这个肉体死亡后无知无觉,那我们又执著它做什么?世间的一般人尚且能将可用的器官无偿捐献出去,更何况我们这些一心往生极乐世界的学佛人,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与其执著这个身体,还不如给世人做个好榜样,如果有这个可能和条件的话,等死亡后,不妨将还能用的器官无偿捐献出去,利益世间人,做最后一件在人间的善事!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散文】泥螺慢悠悠  作者:岛主或船长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05期 总第30期]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2012第30期 总第55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1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文地址:记忆中的空白时点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