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月光下的玉米 作者:为 民  

2017-09-17 14:11:50|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短篇小说)月光下的玉米?   作者:为 民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为民      责编:【绝句小说】夜蹬金顶(285字)    作者:中 鑫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  莎 


(短篇小说)月光下的玉米  


/ 为 民


 

    时光走到了农历八月,平原上的玉米就要成熟了,玉米穗子像一个个棒槌裸露出丰收的喜悦,你就是想藏也藏不住,谁看见了都喜欢,走过时不由得驻足就想看看就想亲手打开一穗摸摸那新鲜的饱满金黄的籽粒。风划过玉米田发出沙沙的声响就是大自然的温存私语了,这个时候空气里散发着一股经久不衰的甜甜的香气,那是成熟的玉米的气息是丰收的味道,这个气息会随着风传播很远的,从上个世纪传播到了现在,从如一粒尘土渺小的村落传播到了遥远的繁华城市里。

 

    浩大的秋光里小村似乎更小了,被这就要丰收的玉米田淹没了,小村的人就是一尾尾鱼,在五月收了麦子种玉米的时候逆着金色阳光游出去了,游到遥远的陌生的城市里,现在季节到了这群乡村的鱼们又要游回去,回到自己熟悉的小村了。几个月前向四面八方出去的小村人都踏上了归程,又要从四面八方赶回来了,县城的公路上每天都会有背着行李打工回家的人。小村的人几乎家家都出去打工的,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谁也说不清。

 

    丽水的女儿碧玉打电话来了,说今天晚上就到家了,电话里丽水和女儿说了好长时间的话,女儿碧玉说她好长时间了就想吃家乡的嫩玉米,她好像闻见家乡玉米那特有的香味了,在她打工的城市里也有卖嫩玉米的,买了几穗就是不好吃,吃不出家乡的味道。丽水想自己的女儿和玉米有缘的,她就是八月收玉米时出生的,因此小名就叫了玉米,长大上学时把后面的米字去了,叫玉,偏偏又姓碧。丽水说生玉米时她只闻见满屋子到处是新鲜玉米的味道,真香,在以后这一二十年收秋时那么美好的味道再也没闻到过。

 

    社会的潮流谁也阻挡不住的,打工潮遍布了每个乡村,碧玉到了打工的年龄,就随着邻村的姐妹去了遥远的南方的厂子里打工去了,开始去时丽水心疼女儿还有些不舍,含了两眼泪,日子久了慢慢就习惯了,不觉就几年过去了。好在有手机,天涯也是咫尺,可以常常通电话,听听女儿的声音,随时了解女儿的生活情况。

 

    天就快黑了,丽水还是踩着电瓶车去自己的玉米田了,她要给自己的女儿掰几穗玉米,女儿出门打工都是过年出去,一直到年底才回来的,秋天回来这是第一次,有几年吃不到自己家乡的嫩玉米了。现在的玉米快收获了大都老了,想吃得挑着捡嫩的吃,丽水在玉米田里找,剥开玉米穗上的皮,用手掐掐试试老嫩。嫩玉米有许多种吃法,煮着蒸着用火烤着吃,在以前丽水小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吃法,就是生着吃,挑着嫩的剥开皮就吃,满嘴玉米的汁液,那甜丝丝的味道直沁心脾,那时再想不出还有更好吃的水果了。也许是现在生活好了吧,感觉玉米的味道没以前那么香纯了,有的说现在的玉米品种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也许是吧,谁说得清呢。

 

丽水回家时一弯新月已挂在西天拉开夜幕了,水一样的光辉温柔的洒满了玉米田,月光里的丽水想到在她踩着电瓶车回家的时候,她的女儿正从另一个方向的月光里往家赶呢,行驶在路上的大巴车上有许多回家的人的,这一晚会有多少个家庭团圆呢,而她们就是这无数个家庭里的一个,想到这些丽水感到被幸福围绕着了,有些小激动,这种感觉在丽水还是第一次呢。

 

    回到家丽水煮玉米剥皮的时候不把玉米皮剥光,特意剩下最里面的一层嫩皮,前一阵子邻居二嫂告诉她剩着一层皮的玉米煮出来好吃,她试了一次果然玉米煮出来嫩嫩的口感也好,再后来她剥玉米皮时老忘,这次不知怎么就记起不忘了。玉米是在电饭锅里煮的,先急火等锅开了再小火慢慢煮着,现在的玉米有些老了,煮的时间越长越好吃。煮玉米的味道从门缝里窗子里溢出来了,在夜空里向四周扩散着,和别家的煮玉米的味道混合一起,在银色的月光下漂浮着,仿佛织出一张大网一下子就网住小村了,网里的小村很乖巧很温暖的睡着。

 

    小村其实不小了,八九十户人家,在夜色下相挨着挤在一起组成他们共同的家园,每户人家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都演绎着自己的喜怒哀乐的故事,小村人的姓氏大都是一个姓氏的,如果把这个故事往回走,许多的家庭就会变成一家了就合成一个故事了,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血脉共同的祖先,向前进他们还会继续分着,分出许多新的家庭新的故事,感觉这很奇妙吧。

 

    丽水的女儿碧玉是在九点多时到家的,丽水的男人碧重去接的,一进家丽水就接过来行李问寒问暖,问得女儿都回答不及了。洗澡水早放好了,让女儿去洗澡,她捞出两穗玉米等着女儿吃,剩下的就在锅里闷着。闻见玉米的香味了,碧重伸手要拿一穗吃,丽水打了他的手说女儿还没吃呢,你不能先吃,重无奈只好坐下说好像是什么好东西呢,丽水笑说不是好东西也不许和咱们女儿抢,难得这时候回来一次。丽水说嫁给你这么多年,还就是有女儿那一年我秋天没有干活的,太快了,这日子一晃就二十多年了,那时你还是个毛手毛脚的小伙子呢,想不到一转眼成老头子了,笑着闭眼沉浸在往事的回忆里,碧重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妻子丽水又发神经了,瞎说。

 

    好香,碧玉还没进房间就说,这玉米的味道太好闻了,丽水拿起一穗玉米小心的把煮烂的一层皮去掉,又把粘在上面的玉米须摘除干净递给女儿,吃吧,锅里多着呢,搬凳子让女儿坐在灯光亮处,说好好看看女儿,一边的碧重说,玉,看你妈这是什么样子,最多八个心眼,丽水说你一边去,我们女人之间的事你少掺和,碧重说也是我女儿啊,丽水说你等儿子来了再亲,那就是你们男人的事了,说着和女儿都笑了。碧玉刚吃了几口玉米就不行了就恶心,放下跑出去吐了,回来丽水问怎么了,女儿玉说吃呛了,一会又恶心了跑出去吐,敏感的丽水感觉出什么来了,给她的男人碧重使个眼色,碧重也感觉出什么了,起身回房睡觉去了。

 

    丽水是个心思很细的女人,当女儿玉再次回来看到爸爸不在了问时丽水说你爸爸困了,睡去了,她并不急慢慢和女儿说着家常话,先说些别的,问怎么今年秋天想起回来了呢,母女之间是无话不谈的,有种天然亲近的成分在里面,女儿碧玉也不打算瞒着妈妈的,果然说是怀孕了,碧玉说本来想等到明天或后天说的,想不到被妈妈看出来了,说现在回来就是和妈妈商量该怎样办呢,丽水要女儿说具体些是怎么回事,问和玉好的男孩子是哪里人是怎样一个人,碧玉说了就是她们邻县的,那个男孩子的家离他们这里也就七八十里的路途,他们在一个厂子里干活一年多了,一直很照顾她关心她,对她挺好的,半年前她们就住一起了,碧玉说你不知道妈妈在外面打工的日子是很孤单寂寞很难熬的,丽水问碧玉现在想怎么办,碧玉说她也不知道了,丽水又问那个男孩子一起回来了吗,女儿说回来了。丽水心里很生气,可她并不显现出来,她知道这时是不能逼女儿的,逼急了会适得其反的,得慢慢来。遇到事情了解决的方法也许有许多种,可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现在丽水就是要找寻出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坐了会丽水看到女儿倦了就让她休息去了。

 

    这时天上月亮早落了,夜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丽水站在院子里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心情,她真希望夜就这么黑着永远也不要亮,把她女儿的事情掩盖的严严实实不让一个人知道了才好。站了会回房间时她男人碧重自然也没睡,丽水和他说了,碧重十分气愤说要是我当场就得打她两个耳刮子,这孩子就不让人省心,丽水不让他急说商量下怎样办才好,碧重说商量什么啊,赶紧的做了,马上要收玉米了,再晚就没时间了,在县城不行怕让村里的人知道了,得去市里,悄悄的神不知鬼不觉的。丽水的妹妹在市医院里呢,找她很方便的,碧重说明天就联系。丽水没有言语,她想这不失是一个好办法,可她拿不准女儿同意不同意,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吧。小村的人的毛病,有了光鲜的长脸的事情就满世界宣传,知道的人越多越好,有了见不得人的不光彩的事情了就瞒着,能瞒多久瞒多久能满多深满多深,不知道别的地方的人是不是也有这个毛病。

 

    睡得晚的丽水一夜没睡着,迷迷糊糊的做了一夜的梦,全是噩梦,醒来浑身汗头疼欲裂,五点多时天蒙蒙亮丽水突然坐起来说坏了坏了,把碧重惊醒了问时怎么了,丽水说昨晚煮玉米时锅的电门忘关了,急急的穿衣起床嘴里嘟囔着都是碧玉给闹的,忘得一点都没了,以前从来不这样的。刚开厨房的门就有一股糊玉米的味道扑面而来,打开电灯看时见半锅玉米都成黑炭团了,锅早熬干了,还往外冒着白烟,锅自然也熬坏了不能用了。丽水失态了,不知到怎么办好了,伸着两手嘴里嘟囔着人倒霉了什么都不顺。

 

    吃早饭了,碧重坐在凳子上黑着脸和女儿说我今天联系在市里的你姨,如果说好了明天就去做了,话语冷冷的就是命令,不许你有一点点解释商量的余地,碧玉没有言语扭头无助的看看她妈妈,一边的丽水也没有言语。在现在的小村里碧玉做的事情如果被村里人知道了是很严重的,无疑是揭她爸妈一层脸皮的,在以后的许多日子里在街上是抬不起头的,虽说现在开放了和以前不一样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稀奇了,可是开放也不是无限度的,也不是每个角落都开放了,古老传统强大的影响还在的。村子西头的大国的女儿前年出门打工时和人私奔了,回来就被大国赶出去了不许进家门,他女儿跪着他也不行,到现在一年多了还是不理他女儿的。

 

    这一天丽水一家没有出门,细细谋划事情,丽水和在市医院的妹妹通电话说好了,他们在家商量着让碧重陪着女儿去,到了市里有碧玉的姨照料就不用碧重管了,丽水在家这样在外人面前什么也显不出来。当天能回来就回来,回不来碧玉的姨可以照料碧玉几天的。如果顺利的话回来后碧玉在家歇一段时间就又出门打工了,换一个地方就和那个男孩断了联系了。

 

    碧重和女儿去市里时被一个问题困扰了,该给丽水的妹妹带些什么啊,最好是土特产,玉米穗子老了不行了,像前天丽水为女儿在田里找的大的大小的小自己吃可以,要给市里的妹妹不行的,玉米籽还没干的,玉米面也磨不成,想来想去就决定什么也不带了,到了市里买吧,人家不稀罕就不稀罕吧。八点时碧重和女儿坐车走了,丽水在家心里有事也是坐卧不宁,她踩了电瓶车去集市上转转,又买了电饭锅回来,心里想着这个时候女儿走到哪里了,到市里了吗,碧重和她一起去的,女儿还是很怕爸爸的,不敢不听话。丽水想不能在家闲坐着,就步行去自己的田里看看消磨时间,走到街上遇见了邻家二嫂闲话一阵子,说说街面上又有什么新闻了,然后慢慢走向玉米田里。现在不像以前了,田里种些红薯花生大豆等杂粮,现在都是玉米,为的是用灭草剂时好管理,腾出时间出门干活挣钱,现在就是种那些杂粮也生长不成了,据说是气候变了吧。

 

    田里没有人,丽水就胡思乱想了,她自己也说不清会想到一些什么事情,她想起自己做姑娘时的那些事情了,在和碧重以前丽水和一个男孩子好过的,那时她的父母不同意,把他们给拆散了,丽水那时很痛苦可还是听了父母的话。现在想起那些事情似乎还没走远,好像就在昨天或前天呢,丽水忽然想当时如果坚持和那个男孩在一起现在会怎样呢。那时的父母为自己操心自己不理解,可一晃到了自己为女儿操心的时候了,也明白父母了,父母和儿女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的,父母看得实在看的是以后的真真实实的日子,丽水明白女儿现在的这几步路很重要的,有可能就影响她的一生,一点也不能马虎。

 

    十一点多了,女儿怎样了呢,这个碧重也不打个电话,丽水有些不放心,她给自己的男人打过去,碧重接了只说了一句一会给你打回去就给挂了,这是怎么了,丽水坐立不安。十二点多了,碧重才把电话打过来了,丽水问怎么回事,做了吗,没有做成,碧重说别看女儿口里不言语,心里什么想法都有,原来碧玉昨天晚上就给那个男孩子打了电话说好了,他们走到市医院门口就被截住了,那个男孩等着呢,他们到了饭店里,要了四个菜,说了半响话,那个男孩解释这个事情的经过,向碧重表忠心说会一辈子对碧玉好的,碧重说看着女儿愿意,他也没办法了,就和那个男孩子提了条件,让他们找个媒人把事情挑明了放在明处,彩礼钱不比人家多,但也不能少太多,这个条件办到了就和男孩子的爸妈见见面,再说以后的事情,做事情就要有始有终,况且这是女儿的婚姻大事,不能草率了。

 

    丽水的男人和女儿午后就从市里回来了,碧重又把上午的话复述了一遍,丽水问那个男孩子怎样呢,碧重说第一印象还不错,挺稳妥挺懂事的,只是不知他的家怎样呢,我已经和他说咱们的条件了,说的都是情理之中的,看他们怎样回话吧,不能急慢慢来,咱们不能催人家吧,又说碧玉是死心塌地的愿意。丽水对自己的男人做的事情十分满意的,在家里有事和丽水商量着办,出门独自一人了又能处理得滴水不漏,结婚二十多年了没有红过一次脸,他们二人就像田地里的两颗玉米一样,日子过得实实在在清汤寡水,每天生活在油盐酱醋茶的烟火味道里,没有城里人向往的温馨浪漫和轰轰烈烈的爱情,丽水没有多少文化,眼光就看得近,对这平淡的生活已经很知足了。丽水觉得碧重做事和她想的总是一样,比如在女儿碧玉这个事情上他二人有时来不及商量,可总能想到一起,这也许就是二十多年夫妻之间的默契吧。

 

    话传过去了就是等待了,丽水知道她们是不可以急的,事情这样发展没按他们设想的那样但也在意料之中,无事时她和女儿拉家常闲话,几次谈话后看出来了,女儿是很爱这个男孩的,她清楚自己的女儿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丽水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是安慰女儿理解她不能逼的,逼急了女儿做出出格的事情就晚了。傍晚丽水叫了碧玉和她一起去村边的路上走走散散心,母女二人并排走着说着家常话,引来一片羡慕赞叹的。村子里有心急的人家开始收玉米了,开着三马车突突响着往家拉玉米穗子,小村里的气氛就不一样了,预示着秋收就要开始了。小村的妇女们都走向田里了,这一带的妇女们大都黑红的脸厚厚的唇,走路咚咚响,能吃能喝,长得粗粗壮壮的男人能干的活她们也能干,一看就是做农活的一把好手,像极了她们田里种植的一株株健壮的玉米。


    小村的人都开始忙了,丽水家的玉米也该收了,有机器田头等着收割的,丽水不舍得用,省力气就要花钱,收一亩地要一百多快呢,丽水白天和她男人在田里收玉米,不舍得让碧玉去田里,让她在家做饭,女儿这么大了一次田地也没下过呢。带着皮的玉米堆满一院子,到了晚上几个人干活不嫌累在月光下剥玉米皮,就要中秋了,天上的月亮特别大,月光特别亮,朗照着秋收中的田地和小村,小村的人现在干的都是一样的活,在清亮的月光下剥玉米,一边说笑着时间就显短了,不觉着就十点十一点了还没休息,说笑声在小村的上空漂浮着,混合着成熟的玉米的味道久久没有散去,这个时候的小村还是很令人向往的。

 

    事情的发展好像有些不对劲了,和碧玉好的那个男孩子家一直没有回音,丽水心里也有些急,按说这个没有不同意的道理的,他们也没有故意出难题啊,就是有不同意见也是可以谈的,他们这一带都这样的。和女儿一起的时候丽水试着问女儿话,女儿口气很坚决的,一定和那个男孩子在一起的,不同意把孩子做了,丽水问女儿和那个男孩通电话了吗,女儿说没有。丽水知道女儿不一定说实话,可她没有深追。丽水知道自己的女儿的,外表看着柔柔的样子,可骨子里的性格钢一样坚忍。

 

    这一天女儿忽然和丽水说那个男孩子来了,在县城里找了个宾馆住着呢,他们的家不同意不管他们的事了,女儿这次是没主意了,无助的望着妈妈,一时丽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女儿说让那个男孩子到家里来一次吧,丽水坚决不行,女儿说他在宾馆里住着怎么行呢,丽水说不行你和他打电话叫他就回去,你们就散了吧,女儿不说话了看了妈妈一眼,目光哀怨。

 

    田里的玉米收完了,现在是机械化作业,秸秆还田机进地很快就把玉米的秸秆粉碎在田里了,秋收的活就没那么累了,下面就该犁地播种麦子了,节气还早些,这时候小村的人可以喘口气了。大堆的玉米堆在家里从心理上说是没有那么紧张的,剥皮装袋慢慢干就是了。中秋节要到了,好好过个节日再开始忙吧。这个中秋节丽水家是注定过不好的,和女儿好的那个男孩子还在县城没走呢,女儿说了妈妈不答应他们那个男孩子一个人是不会走的,丽水明显感觉女儿是和那个男孩子一条心的,耐心正慢慢消失,和她就要成敌对状态了,她思考事情下面该怎么办呢,丽水的男人碧重气得没人时大骂那个男孩子的家混蛋,说好好的事情怎么非要这样做,骂完了那男孩子的家庭又骂自己的女儿。

 

    这个秋天没下雨,田地干硬墒情不好,玉米秸秆粉碎后田地是要浇水的,田地墒情好了下一季小麦苗才能出好长得好的,明年的小麦才能丰收的。小村的人就是这样,收了秋庄稼就要为下一季为明年准备了,就这样周而复始着多少年过去了,土地还是以前的土地,可人早已不是以前的人了。吃了早饭碧重出门说我去地里看看谁浇地呢,看看什么时候咱们能浇,丽水知道自己的男人去地里转悠不是看浇地,是心里为女儿的事烦呢不愿在家里,她不说破只说早点回来,家里还有活呢。丽水一边剥着玉米琢磨着这个事情到火候了,不能这样拖下去了,得和自己的男人面对了。

 

    晚上睡觉时丽水问自己的男人女儿的事该怎么办呢,碧重说怎么办,我也拿不定主意了,丽水说我想啊不如就依了咱们的女儿吧,碧重不高兴了没有搭腔,这要是几天前肯定得从床上跳下来的,丽水接着说这样下去也不是法子啊,碧玉这么坚决,那个男孩你见过的不错的,在这里又这么多天了,看来对咱女儿是真心的,女儿跟他走了说不定走对了呢,丽水说了一大堆话,分析的有情有理,说得碧重不再坚持了,只是叹口气说咱们的脸面没了,说句让丽水看着办去吧,下床找酒瓶子喝酒,喝了一大杯还要喝,丽水不让了,碧重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就是中秋节了,这天小村的人大部分没有下地干活,在家过节,丽水割肉买菜,还买了条鱼。上午碧重出去了不在家,丽水和女儿在家包饺子,说好了中午吃饺子,母女唠着家常说了许多话的,丽水仔细问了那个男孩子的情况,看到女儿还是那么坚决要和那个男孩在一起的样子就说你想好了,这是一辈子的事情,到时候后悔就晚了,你得明白我和你爸是为你好的,女儿说想好了,是低是高自己认了。

 

    晚上丽水家吃晚饭时,如水的月光已洒满庭院了,丽水叫碧重把挂在当门只有春节才放下来的家谱轴子放了下来,这样的家谱轴子小村家家都有的,供品摆下丽水为祖先上香,她跪下又让女儿跪下给祖先磕了头,丽水祷告着让祖先保佑着孩子们过好日子少受些罪,这就算是给祖先告别了。这个仪式是丽水自己想的,她也说不出道理就是觉着该这样做,由于这个仪式就使得她们家的这顿中秋节晚饭和以前不一样了,有种宗教一样的味道在里面,这顿饭他们吃得很慢,仿佛是慢慢品味生活的滋味,仿佛吃的是千金才能买得到的极珍稀的佳肴。吃完了丽水对说女儿走吧,真要放她走了,女儿却舍不得了,她给碧重跪下了,喊了声爸,就泣不成声了,碧重没言语,大口抽烟,摆摆手,丽水拉起女儿出了家门。

 

    这个时候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很安静,村头有一家几个要好的在一起喝酒呢,传来划拳的声音,丽水母女谁也没有说话,碧玉不觉牵住妈妈的手,她们母女向村子外走去。丽水真希望她们就这样走下去走下去该多好啊,谁家的玉米堆在街上,剥好皮了,在月光里闪着温暖的光泽。村子外面的收获后的田野有些疲惫,望不见边际,在月光里显得有几分神秘,仿佛谁也看不透的,远远的站着一个人影,丽水问女儿是他吗,女儿说是,问妈妈让他过来吧,丽水说不见,松开女儿的手说走吧,女儿一把抱住丽水,许久丽水松开说走吧,女儿走了,走向那个人影去了,看着女儿和那个影子越走越远越模糊,看不见了,仿佛隐藏在月光里了。这时丽水抬头忽然发现今晚月光很亮,如洗的空中月亮很大,她记起好像那里说了今年中秋的月亮是最圆最亮的一次,下一次这样的月亮得等六十年下一个轮回了。丽水仿佛看见当年的自己了,也是在月夜里,也是这样的年纪,只是自己没有迈出那一步。丽水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当年没有迈出那一步是幸还是不幸呢,她也不知道女儿现在迈出这一步了是不幸还是幸呢

 

    站了会丽水往回走,不想一回头碰到一个人身上,原来是碧重跟过来了一直站在她后面,泪水终于涌出了眼眶,丽水扑在碧重的胸前,双手握拳狠狠的打自己男人的肩膀。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原文链接:

   http://asdgzslw123.blog.163.com/blog/static/18709034820178832334385/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