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 Writers Asso

文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Literature lovers home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由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博客圈管理委员会主办,电子期刊本着:推荐名家以示范,推荐草根以鼓励的基本原则,在优中选优的基础上,每月分三期将其中优秀作品公布于本刊。 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请登录: http://q.163.com/zgzjxh/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 雪舞陌上萧(连载)作者:木子叶寒  

2017-10-17 12:44:19|  分类: 小说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长篇小说) 爱不将就(连载)作者:木子叶寒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木子叶寒        责编:小说备用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  莎 


(长篇小说) 雪舞陌上萧(连载)

 

/ 木子叶寒     

 

    第一章  回城

 

    ————有些人,注定惊艳你的时光,却不能,温柔你的岁月。

       

    雪儿是个追求浪漫的情调女子。

 

    在那个春天,鸟儿飞到窗前,飞来飞去,不知道在唱些什么,似乎在追求一片绿叶的爱。窗外的阳光正好透过窗纱,斜着照了进来,照在雪儿的脸上,她的微笑如阳光般灿烂。远处,当铺满杜娟花的山坡罩着一缕初阳的金光,轻柔的微风拂过,心儿不由得有些飘渺。

 

    雪儿又恋爱了。她的每一段恋爱总是如此浪漫,在她的爱情理念中,并非一对一的爱情就是真爱,爱情可以同时拥有,也可以同时爱上几个男人,而这份爱,同样是真心而热情。她的每一次爱情都是如此热烈,爱情来了,云开日出,山河壮丽,如沐浴春风;绽梦成花,花聚涌海,如蝴蝶双飞。

 

    雪儿倦怠地坐在沙发上,穿着粉红色的丝绸睡衣,醉眼朦胧的样子,大有一种美女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之感。她不能算是美若天仙,但绝对是那种生得标致,称得上漂亮的女人,皮肤细润白皙,生性灵活,尤其是一双妩媚的大眼睛,眼波如水,摄人心魂,嘴角带有些俏皮的微笑,曾让多少男人为之所迷惑,见过她的人都说这是一双钩魂眼。

 

    她正想安静地躺会儿,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好像没有看到萧风在屋子里,估计是去做晚饭了。雪儿一看是嘉伟打来的电话,想都没想,就把电话挂了。

 

    这时,萧风捧着一盘水果和牛奶从厨房走了出来,走到雪儿面前说:“先吃点水果和牛奶,等下做好披萨,就可以吃晚餐了。”雪儿说:“这苹果有点不太新鲜,我不想吃,还是切点哈密瓜吃吧。”

 

    萧风说了一声,好。放下水果拼盘,随即就回厨房忙去了。

 

    雪儿起身也跟着来到厨房,问萧风:“晚餐怎么吃披萨了?”。

 

    萧风看了一眼雪儿说:“前几天,你不是整天嚷嚷要吃披萨吗?这不,今晚,我就亲自做披萨给你吃,其实,做披萨很简单,把料理准备好,放在烤箱里烘一下就可以了。”

 

    这时,电话又响了。又是嘉伟打来的。

 

    雪儿看了看正在忙碌的萧风,竟然一点也不顾及他的感觉,索性拿起电话,与嘉伟聊了起来。

  

    “你在哪?能出来一下吗?”嘉伟在电话里说着。

  

    “今天太累了,不想出门,以后再说吧?”雪儿没好气地回答。

  

    “那好,我等你消息……”嘉伟还想说什么,可是,雪儿已经把电话挂了。

 

    雪儿跟任何人打电话的时候,都是这种习惯,不管是谁,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她只要想挂,就随时把电话给挂了。她对谁都是这种态度,尤其是对异性朋友,她说喜欢挂别人的电话,那感觉似乎很是骄气凌人,主动权在于她的掌握之中。

 

    虽然这是短短的几句话,萧风还是很小心地问了一句:“是谁打来的电话?”

  

    雪儿不想解释什么,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管那么多干吗?反正你也不会认识,告诉你也不会知道是谁?”

 

    萧风不再说什么。他从烤箱里拿出披萨,从冰箱里拿出奶酪,放在菜桌上。雪儿吃了几口,就说吃饱了,便走出厨房。萧风冲着雪儿说:“我辛辛苦苦准备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你就随便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雪儿一想,确实是有些过意不去,又马上转身回去,抱着萧风的腰,撒娇地说:“老公,人家晚上少吃点食物,要保持身材,必要时还得减肥哦。”

 

    萧风说:“别把身体减坏了,你已经够美了,多吃点饭,应该也不会胖到哪儿去的。”

 

    雪儿说不行。于是,转身就来到客厅,电视画面上正在播放着一对恋人吵架的镜头。

 

    萧风从来都是宠爱着雪儿,她不想说的话就绝对不会多问一句,她不喜欢吃的东西绝对不让她多吃一口。萧风跟着来到客厅,双手捧着雪儿的脸,轻轻地吻了吻,说:“你先去洗澡吧?等会水凉了。”

  

    雪儿给了萧风一个甜美的亲吻,起身到淋浴房洗澡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天一下就暗了下来。房间里到处都是雪儿的衣物,沙发上放有一大堆时尚的衣服,天蓝色丝绸晚礼服是雪黎最喜欢穿了。雪儿本来也是约好跟嘉伟一起去喝茶的,但女人的心犹如天上的云,一分钟前决定的事情,下分钟就改变了注意,说不去就不去了。

 

    萧风已经习惯了雪黎的生活方式,他们在读书时,同住在个院子里。那个时候,雪儿还是高中生,萧风已经快大学毕业了,当雪儿像蝴蝶一样飞进院子时,萧风便情不自禁地爱上了雪儿。为了追求雪儿,萧风整整用了四年的耐心等待,等到雪儿大学毕业,两人才确立恋爱关系。

 

    那年,雪儿读大学时,所学的专业是表演系,毕业后,想留在北京工作,可是,为了男友萧风能够跟他在一起,她最终还是选择回宁波工作。

 

    萧风在杭州读书,大学里学的是建筑专业,毕业后,回到宁波,未想考入公务员,做着与学校读书专业完全不相关的工作。萧风深爱着雪儿,可以说像宝贝一样,含在嘴里要融化,捧在手心怕跌落的那种,按照老人的说法,前世没有看见过女人一样,待雪儿犹如手掌心的宝贝。萧风虽然不太干涉雪儿的私生活,但他在感情上还是非常信任雪儿的,一直认为,虽然,雪儿爱他比不过他爱雪儿那般深情,但至少也是情真意切。

 

    雪儿芳龄二十五了,但看上去却像孩子般活泼可爱,她无比享受地躺在浴缸里,露出白蚕似的娇嫩身躯,连浴室内点着暗黄色的灯光也有些朦胧起来。浴室门虚掩着,哗哗地流水声随着夜色流进萧风的心田,仿佛还嗅得到室内那暖热的气味。

 

    这时,放在客厅桌子上的手机又响了,不知是谁发的信息。萧风拿起手机,轻轻地推开玻璃门,想把手机送给雪儿。不料,雪儿不领情,反而说萧风是多管闲事,一脸没好气地说:“你现在给我手机干嘛,没看到我在洗澡吗?”

 

    萧风说了一声:“好心没好报。”

 

    于是,有点不开心地把门掩上,转身走开,直接进房间睡觉去了。

 

    雪儿洗澡好了,哼着小曲,换上一件粉色小花的丝绸睡衣,抹上爽肤水和面霜,刚出浴的女人,身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她一付缠绵的样子依偎在萧风旁边,萧风不吭声,也不理他。

 

    这时候,萧风斜躺在床上,手枕着头,故意装作不理的样子,好象在思考着什么。雪儿索性把双腿翘到萧风的身上,搂住脖子,用一种很佻兴的口气说:“亲爱的,生气啦?”。

 

    萧风本能地转过头去,身体微微一动,但手还是不自觉地搂住了雪黎那素娟如丝般光滑的肌肤上。雪儿很年轻,又美貌,自然在男人眼里是备受注目,萧风也不例外。英雄难过美人关,无论萧风心中多大的怨气,被雪儿几句柔情密语,心中的气就全部消散了。

 

    雪儿对于萧风的爱,暗底里有些得意,但似乎还不满足,然,这份不满足感到底来自于哪里?雪儿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因为爱情太偏爱于她,她孜孜不倦地爱了又爱,每次都是在一个爱情未结束之前就拥有了另一个新的爱情。但是,对于萧风,她从来都是不离不弃,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开萧风。

 

    雪儿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打开一看,还是嘉伟发来的信息。“宝贝儿,你什么时候可以出来,我一直都在等你。”雪儿看了一下,忍不住憋着嘴,暗自笑了。她一直承认,自己是难以拒绝爱情的诱惑。每一次的爱情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每一次她都可以爱得醉生梦死,轰轰烈烈。同时,也可以不影响她对萧风的感情。

 

    萧风对雪儿说是感情上绝对的信任,还是没有能力管雪儿,反正,不允许乱翻雪儿的手机,这一条原则,是两个人在恋爱前,雪儿就警告过萧风,必须要做到的一个条件,另外,雪儿可以随便看萧风的手机。照理说,对于这样一种不平等的条约,萧风应该不会同意,可是,萧风认为可以做到,并很快就答应了,还一再承诺,一定不会随便看雪儿的手机。

 

    夜很深了,两个人难得如此安静,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忽然感到有种异常的寂静,萧风默默地望着月亮,为何心事总是不能随夜色消失。

 

    萧风一点也没有睡意,仿佛耐心地在寻找着一种关于爱情的答案。萧风为了雪儿,为了爱情,为了等待,终于等到雪儿考上大学,在大学期间,他发起猛烈的追求,终于等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萧风才真正地和雪儿谈起了恋爱。眼看着,萧风的年龄越来越大,已经过了三十而立,两个人同居生活都快二年了,每次萧风一提到结婚两字,雪儿总会避开话题。萧风心里着急,但表面上仍装出一付不在意的样子,因为他了解雪儿的个性,感情的事,任谁都是不能勉强的。

 

    夜越来越深了。冷风颓废而又迷朦。

 

    雪儿说,太无聊了,她想出去走走。

 

    萧风说,那就让他陪着一起去。

 

    雪儿用目光在萧风脸上扫了一下,爱情对她来说来像是春天里的绵绵细雨,变幻莫测。

 

    这时,手机又响了。雪儿一看,原来是闺蜜紫烟打来的电话。

 

    “雪儿,出来吧,王玲刚从广州回来,咱们一起去火车站接她一下吧。”雪儿躺在床上整整看了一夜的电视,接到紫烟的电话,差点从床上一跃而起。说了一声:“好的,我马上就出来。”

 

    她一下子从床上冲了下来,急匆匆地随手在沙发上挑了一件浅黄的连衣裙,穿在身上,看起来倒像是中学生那样可爱。

 

    萧风也想起身下床,问雪儿:“要不要一起去火车站接王玲。”

 

    雪儿摇了摇手说:“不用了,我们姐妹三人难得相聚,好好叙叙,晚上你也不用等我了,自己先睡觉吧。”

 

    夜幕已经降临,入睡的城市,透过窗户看到几片凋零的花瓣,那一地破碎的月光,洒落在窗前,恰似凋零的心,挂在树上摇曳着,体味着缘分的无奈。

 

    等到雪儿和紫烟赶到火车站时,王玲早就在车站门口等候了。

 

    紫烟说:“玲,雪儿为了接你,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一样,我在她家门口足足等了半个小时,简直是浪费时间,又不是跟情人约会,半夜打扮这么漂亮干嘛!”。

 

    雪儿有些不服气地说:“女人出门就是要体面一点,怎么可以随便走出家门,这不仅是对自己不尊重,更是对别人的不尊重。反正,我出门必须要化妆,不然,宁可呆在家里。”

 

    “好了,好了,难得碰到一起,真是冤家不聚头,一碰面就开始吵架了。”王玲示意让紫烟把车子后备箱打开,她拎起行李箱,边放边对说:“你也少说几句,雪儿本来就是爱美的女人,哪像你,出门就穿一件体恤,一条运动裤,舒服是承认的,但不是很好看。”

 

    “穿着最重要的就是舒服就好了,打扮那么好看干嘛,又不是去约会。”紫烟总是以为,约会的女人才会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她极力为自己争辩。

 

    “你啊,像你这样,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你再怎么打扮,也不会好看。”雪儿不服气地说。

 

    “好了,别说了,我还没有吃饭,咱们找个夜排档先去吃点心吧。”王玲打断了她俩的谈话。

 

    一路上,三人又是笑又是吵的,好不热闹。

 

    广州的天气很温和,不冷不热。回到宁波,这天气似乎有些凉意,王玲一时还不能适应,从包里拿出一条薄丝巾披在肩上。

 

    王玲说:“雪儿,这丝巾是送给你的,天有点冷,我先用上了。”然后,转过头去,跟坐在后排的紫烟说:“给你带了一套化妆品,也该像雪儿学习一下,怎么保护好自己的肤色,别太土气了。”

 

    王玲一直在广州打工,平时很少回家。她们是从小就在一起玩伴,三个人性格各不相同,却是无话不谈的知己好友。

 

    有人说,爱情需要互补,也许友情也是需要互补。这三个人一见面就是吵,吵了又好,反正,观点不同,想法不同,做法更是不同。但不管怎么吵怎么闹,三个人的感情永远都是吵不散,其深厚的友谊,堪称情比金坚。

 

    王玲身高1 米七左右,是一位舞蹈演员,她把全部的生命热爱着舞蹈,舞台就是她全部的人生。她的美貌和身材,并不比雪儿逊色,她在舞台上一转,举手投足之间,便会摄取住男人的心魂。但她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子,在她眼里,爱情是圣洁的,不能随便亵渎。尽管,追求她的男人也不比雪儿少,但是,她从来对感情非常专一,宁愿不随便谈一次恋爱,也要轰轰烈烈地谈一回真爱。

 

    在王玲看来,爱情,本就是件宁缺勿滥的事,急不得。有爱情,便全心对待,没有爱情,也一个人惬意。真爱就是那种,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世上,有这样的爱情吗?”雪儿总是取笑王玲太过于天真。可是,有些爱是不会忘记的,不自觉地,王玲止不住又想起那些早已尘封的情节……

 

(待续)

 

作者简介

木子叶寒,本名林海燕,70后,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原创作者作家协会会员。网络编辑及特约撰稿人。有诗歌、散文、随笔等在各类报刊发表,曾在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出版个人诗集和散文集。文字虐我千万遍,我待文字如初恋。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2017年03月30日 - 龙女小曼 - 龙女小曼的三画小屋

   来源:木子叶寒微信公众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